陈茂波真读懂香港两大矛盾了吗?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周日(25日)发表网志,述及自己到深水埗区探访住在“劏房”和公屋的市民,又指出香港必须以“解决劏房”作为目标,并认为在本地“住屋贵、住屋难、住屋细”问题表象背后是“收入的贫富悬殊”和“资产的贫富悬殊”两大矛盾,因此判断处理土地房屋问题“是经济问题、民生问题,同样也是重大的政治问题”。

尽管司长在这篇网志中强调土地房屋问题“一直困扰着香港社会”,但这次其实是他撰写随笔文章四年半首次提到“劏房”一词;同样,这篇网志也写到“实行‘两制’,并不表示香港存在严重的贫富悬殊是合理的”,可是他之前唯一提及“贫富悬殊”却是今年初继续表示对“透过大型的税制改革以处理贫富悬殊等问题”采取保留观望态度。

为何到现在才着紧处理劏房

由此可见,陈茂波其实到最近才把终结住屋难题和贫富悬殊视为自己首要任务,这也意味着他过往并未积极为民脱困。明明“劏房”住户已经捱苦多年,政府高官却到现在才知道要着紧处理“住屋贵、住屋难、住屋细”的问题,其契机估计不外乎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发言督促。市民对此除了感到既失望又愤怒以外,也只能感慨他们“离地”程度竟比远在北京的中央官员还要严重。

况且现届政府问责官员探访“劏房”住户并非新奇之事,陈茂波的同僚、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于2017年甫一上任便曾为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去年2月亦有到深水埗区做过同样的事,他们事后都对住户生活环境表现得很感慨,可是与此同时“劏房”数目上于2016年至2020年期间却是有增无减,由9.18万户升至10.09万户,可见官员落区探访加上哽咽一番根本未阻“劏房”继续蔓延。

尤其就陈茂波本人来说,他在为官之初已先后卷入家族购入“劏房”和新界农地牟利的风波,令其身为发展局局长的威信受到狠狠打击。他涉及的两宗事例正好反映富有港人锺情投资物业土地,连高官家族都不免于此,但要经济停止续由地产行业主导,政府必须敢于挑战这些既得利益者的阻碍。陈茂波如果真的打算坐言起行,那么他在余下任期定要做一些出成绩,才能向“劏房”居民、广大市民和中央给出交代,最低限度就是要在他领导的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加强协调各政策局的觅地工作。

贫富悬殊不只体现于房屋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他把本港收入、资产贫富悬殊原因诉诸房屋,似乎也是忽略了政府资源分配机制失效的因素。贫富悬殊绝不只由房屋开支差别引起,还来自一次和二次收入分配不公。本月中,《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提和博士后研究员杨利发布香港收入及财富不平等的研究报告,就发现在1981年至2018年间收入最高的1%港人的工资占本港收入比率从10.7%升至16.3%,而底层的一半收入占比则从18.7%跌至11.6%,即是说上层一小撮人收入比底下半数人收入还要多。近年坊间早已提出多个收窄分配悬殊的方法,包括提升最低工资、增加富人税、设立资产增值税、设立全民退休保障等,只是司长和其问责班子同僚长期冷待。

无论如何,陈茂波对“劏房”乱象有反思,认同减轻房屋支出能舒缓贫富悬殊是件好事,但反思需要更加彻底,亦要化为行动。打击贫富悬殊固然有土地房屋面向,亦有福利和税制面向,他需要令其他司局长也有如此觉悟,在任期末年认真推出解决方案,既要实践他提及的增加土地供应,亦要改革财税政策,为过去九年施政失职补回一点功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