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多边主义 何以容不下中国参与?

字体大小:

作者:祁宾鸿

美国务院副国务卿舍曼26日在天津与中国副外长谢锋进行超过4小时的会谈,后又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

此次会晤被外界视作“习拜会”前哨站,在中美博弈的风云变幻下,乘载了沟通与磋商的可能意愿。然就会谈发展观之,中美的分歧压力依旧存在。谢锋直指美方所谓“竞争、合作、对抗”三法系出同门,即对抗遏制为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则是话语陷阱。谢锋进而批评美方既要坏事做绝,又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与此同时,谢锋也提出两份清单,一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与言行,二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加总共有26项。稍后王毅与舍曼会谈时,同样明确了三条底线,大抵是不得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打断中国发展进程、破坏中国领土完整等。

如此举措,侧写了中方对美姿态的挑整。中美过去会谈并非全无交锋,但中国往往不轻易将摩擦见诸对外文件,为的便是维护中美关系的舆论氛围。然而自安克雷奇会谈起,中国显然有意在形象上“打开天窗说亮话”,不愿再单方维护中美关系的“一片和谐”,天津会谈可谓继承了此般外交力道。

而中国之所以会有这般变化,关键仍在拜登政府的系列动作上。

美式“多边主义”狙击中国

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底定时,曾有不少舆论期待拜登能破除特朗普标举的单边色彩,同时缓和中美关系。

而就拜登上任后的诸多举措观之,从确认续留世界卫生组织、重返巴黎气候协议、与俄罗斯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到缓和美欧关系等,拜登确实带领美国重回多边主义框架,然而中美关系并未由此缓和,反在新冠病毒溯源、香港、新疆与台海等场域中上演日渐激烈的交锋。

如此变化,暴露了拜登政府的对华三大战略失误:既没有对中国形成正确认知,也没能找到与中国打交道的合适途径,更无法走出特朗普的战略阴影,以至其虽高喊“多边主义”,却只是在所谓“同质国家”间拉帮结派,并用非黑即白的狭窄视角,将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粗暴区分为两大阵营:愿意维持现状的、怀揣“修正主义阴谋”的,而中国自被划归为后者的“主力阵容”。

在此脉络下,所谓美国重返“多边主义”看似春暖花开,实则注定要被解决“中国问题”的动机袭夺议程,无法聚焦解决新冠疫情蔓延、极端气候乍起、脆弱国家暴力冲突频繁、难民问题持续发酵、网络攻击无远弗届等全球议题。

世界只见加拿大于6月22日带头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狙击新疆议题,却不见欧美对于难民危机有何新解方,除了将其卸责给土耳其外;正如WHO于7月通过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再次将武汉、尤其是武汉病毒所列为重点调查方向,而诸如动物与冷链传播等途径所获关注,却远不如前述对中国子虚乌有的有罪推定。

拜登看似与特朗普不同,实在对华围堵上有志一同,只不过手段互异,特朗普猛烈冲击一中红线,拜登便在台海议题上反复横跳;特朗普“单打独斗”,拜登则吹响集结号,加强与欧洲、印太盟友的协调,通过构建“民主国家联合体”强化对中国的制衡。换言之,拜登政府的多边主义虽有心怀天下的外壳,底色却仍是鲜明的“大国战略竞争”思维,不仅未将中国视为合作对象,反向其拋出了讨伐檄文。

中美竞争去往何方

回顾中美过往互动,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到2016年的特朗普当选,双方大约走过44年的合作机遇期。在此期间,两大判断促使美国对中释出橄榄枝,一是中国经济崛起无法挑战美国经济优势,二是中国将在经济开放下逐渐采纳西方的民主制。

然而伴随冷战结束、中国推动“一带一路”计划,上述两大判断显然站不住脚,中国经济不仅正在追赶美国,其政治体制也未向西方靠拢,而是维持了鲜明的中国特色。在此境况下,美国“世界第一”的认同感开始动摇,中国也从温和伙伴,被打成国际关系的“修正主义者”,成为继苏联之后,美国意欲瓦解颠覆的战略目标。

然而欲以“多边主义”为幌子,对中国发动集团式“新冷战”,当今美国注定要步履维艰。一来,过去苏联多年来皆非美国经济对手,但中国如今在经济上可谓已与美国持平;二来,冷战下的美苏将世界分为两大封闭对立集团,但眼下中国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是多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想在如此局面下重塑阵营战,美国若不是招来无数“口不应心”,便是只能拉拢诸如立陶宛这般,与中国并无深度经贸往来的反共小国。

平心而论,中国实力确实与日俱增,但世界已难回冷战时的对立态势。即便美国在要求高同质的多边主义大旗下,能勉强建构所谓“西方集团”,但不论是北约、“五眼联盟”或欧盟,其内部皆非铁板一块,更无法在对华立场上全然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此外美方以己度人,在提防“中国集团”上惶惶不可终日,但事实上不仅前者并未出现,中国也不寻求建立集团。

长年以来,中国在参与国际建置上并无推翻现行制度意图,“一带一路”也不要求参与国政治选边,更不涉及不平等与排他条约,甚至可说,邓时代的改革开放,便是中国为适应多边主义的“前期投入”;反倒是美国,屡在自我中心、单边主义的大棒下,践踏曾经标举的规则,藐视曾经宣示的价值,时至今日,仍是一心要求集团斗争,多过解决人类的集体苦难。

大千世界的差异普遍存在,但有鉴于美国自身执念,其或许短期内都无法正确认知中国崛起,以至冲突仍会以各种形式窜出。然而这般竞争型多边主义老路,已难如推倒苏联般,型塑统一对华战线。拜登如今既想炒作台海议题,又怕被迫摊牌;既想与中国在某些议题上合作,又难超克国内舆论与政治环境,在不远的将来,美国恐在上述困局内反复摆荡,渐失多边主义的号召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