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伍家朗球衣政治风波 看激进势力酿成的香港悲剧

字体大小:

作者:黄云娜 黄舜煬

“或者有啲人注定就系做悲剧嘅主角,我一定会再企番起身,不过需要啲时间。(或者有的人注定就是做悲剧的主角,我一定会再站起来,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世界羽毛球坛排名第九的香港奥运代表伍家朗,上周因身穿黑衣参赛而遭民建联成员穆家骏发起政治狙击,7月28日在分组赛表现失准出局后在社交媒体发表的这番感言触动无数市民。不少人批评穆家骏上纲上线引发轩然大波,无疑影响伍家朗出赛心情和表现,但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指该党已经接受对方前晚在Youtube频道为“语气有点过重”而“表示歉意”的说法。其实,2019年“反修例风波”以来,蓝黄阵营都有人走向“激进极端”,如今显然仍未走出泛政治化漩涡,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颜色,才会被强加意义——有人兴奋,有人不忿;如果社会无法回到“理性务实”,香港恐怕也会继续成为“悲剧的主角”。

不问因由连番狙击 心情很难不受影响

相信没有人会忘记,两年前的香港如何围绕政治问题空转。“黄蓝”之间互相喊打喊杀,迫使社会走向情绪和极端,充斥仇恨和偏见,流于盲动和民粹。那时“极黄”阵营气焰较为旺盛,不断将暴力升级,“装修”和“私了”等远超道德底线的破坏法治行为屡见不鲜,但以“和理非”自居的泛民政客却只躲在“政治正确”的背后,被激进势力牵着鼻子走。然而,极端和暴力并没有令社会变得更民主更进步,反而倒逼中央制订《香港国安法》并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事隔一年,时移势易,“极黄”一方碍于法律阻吓普遍已经停止行动,但“极蓝”阵营却嚣张起来,他们虽未至于重演“721元朗西铁站白衣人袭击事件”,而是致力透过上纲上线的政治批斗“赶尽杀绝”,但结果同样令人侧目。

伍家朗的球衣风波就是如此。被誉为港队羽毛球“一哥”的伍家朗24日出战东京奥运男单C组赛事,因身穿没有印上区徽而只有英文姓名缩写和HONG KONG CHINA(中国香港)的球衣,被本身是教联会副主席的民建联成员穆家骏在社交媒体Facebook质疑其政治立场,并要求对方“如果不想代表中国香港,请选择退赛”。事件瞬即激起千重浪,伍家朗翌日回应指,即使要闹,还请大家弄清楚事情再闹,并解释称由于赛前与赞助商YONEX合约届满,故自行安排球衣,但鉴于未获当局授权,所以无法印上香港区徽。

及后,尽管奥运香港代表团团长贝钧奇、港协暨奥委会副会长霍启刚、体育专员杨德强等均表示伍家朗的做法并没有违反大会规则,又呼吁外界给予运动员更多空间,好让他们专注比赛、为港争光,然而,事件仍在香港持续发酵,例如“先撩者”穆家骏迟迟不愿为鲁莽指控和恶意言论公开致歉;民建联另一成员、立法会渔农界议员何俊贤则“转战”微博“吐苦水”,既不满霍启刚指运动员可以自行选择合适球衣,又不满工联会的行政会议成员黄国健“认为有关人士应向运动员道歉”;而近年频频以偏激言论争取曝光的新民党成员李梓敬,更是把矛头指向伍家朗出赛时未选择穿上由另一赞助商FILA所提供的印有区徽的球衣。

乱扣帽子原拒道歉 走向激进破坏和谐

事件没完没了,即使伍家朗训练有素,相信也很难不受影响。他前晚改穿印有区旗的绿白色球衣出战最后一场分组赛事,但面对世界排名远比他落后50位的危地马拉球手哥顿(Kevin Cordon),却以0:2出局,无缘晋身16强。伍家朗赛后坦言,过去数天已经尽量调整心情,但碍于心态问题,完全发挥不到平时一半水平;他及后再于社交媒体发表感言:“或者有啲人注定就系做悲剧嘅主角,我一定会再企番起身,不过需要啲时间。”与此同时,“潜水”多天的穆家骏终于在Youtube频道以文字回应事件,形容当天“一时情切”,所以“评论语气有点过重”,并就此“表示歉意”。

经过“反修例风波”的撕裂,东京奥运本来正是重新凝聚港人团结的大好时机,不料社会却是越发走向两个极端。事后很多人都忍不住要问——究竟要有多“激进”,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顏色,才会被强加政治意义,导致有人兴奋,有人不忿,结果就是“大家都输”?回想两年前,“蓝营”不时义正辞严批评“极黄”破坏法治,但两年后,却轮到“极蓝”势力小题大做、乱扣帽子、动輒发起政治狙击,尽管称不上违法,但无疑是在破坏社会和谐。

事实上,这种高度政治化的敏感神经似乎不时被触动,导致一些再正常不过的事变得不太正常。例如上月中(6月18日),当立法会民政事务委员会会议讨论港府出资购入现届奥运转播权并交电视台免费直播或转播时,已有立法会议员——例如被视为“建制战狼”的何君尧——表示担心会有香港运动员利用国际场合宣扬政治理念,故要求他们签署承诺书以免在比赛期间作出反政府行为。当时出身民建联的民政事务局局长回应指大部份运动员十分专业,又称政治与运动要分开,不应混为一谈;体育专员杨德强亦强调,国际奥委会早已规定不应混淆两者,而运动员出发前亦已签署相关指引,一旦藉此表达政治诉求或会招致停赛处分。

及至较早前(2月27日),获晋升为食物及卫生局常任秘书长的刘利群亦被激进建制狙击其“不够爱国”,例如断章取义质疑她在任食环署署长期间“双重标准”,一方面纵容“连侬墙”,另方面迅速清理爱国标语——事件后来获澄清之所以未有清拆该墙皆因牵涉诉讼。

领导乏力激进崛起 撩事斗非违背中央

政圈有分析认为,“极蓝”阵营的躁动,事缘中央确立“爱国者治港”原则后,不但强调“足够爱国”,同样重视“懂得治港”,导致一些原本没有什么能耐而只能透过挑起社会矛盾赢取政治支持的人士出现危机感,为了在未来的政治版图当中分一杯羹只好“尽地一铺”,搞得社会不得安宁。另有不少风声传出,指作为“全港最大党”的民建联之所以身陷漩涡,是因为党内路线分歧明显,尽管“温和派”主张息事宁人,但包括穆家骏在内的“极端派”态度强硬,结果重演两年前“泛民最大党”民主党任由“极黄”激进势力支配的覆辙。

这些耳语,不但暴露民建联领导层缺乏判断能力、无法带领该党坚持大党该有的务实理性,甚至突显整个建制阵营至今还未形成统一意识形态和思想理念的事实,当中有不少政客仍然只是以个人的政治利益驱动行为,只想透过民粹主义或政治争拗等激进政治动员获取少数群众支持。

更加可怜的是,这种“偏离务实、越趋激进”的“批斗怪风”,其实完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对“治港者”的训示相违背。例如夏宝龙早前出席《香港国安法》周年研讨会时,明明严厉提醒香港必须确保选出“管治能力强的坚定爱国者”,并就此开出“五大善于”的要求:善于全面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善于破解香港发展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善于为民众办实事、善于团结方方面面的力量、善于履行职务尽忠职守——试问,那些不问因由、动辄追究的激进建制人士,究竟能够符合哪一点要求?

和气致祥,乖气致异 实事求是,解决问题

无可否认,夏宝龙的确在首个“善于”当中,呼吁治港者必须“敢于同损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损害香港繁荣稳定的言行作斗争”;然而,在“伍家朗球衣事件”当中,一个偏激的思想,令一位奥运代表无辜卷入一场政治风波,甚至因而影响表现无法为港争光,结果激发大多市民不满,倘若要认真探究起来,恐怕是“先撩者”损害了香港的稳定。

再者,夏宝龙所言的“斗争”,根本不是激进势力所理解的那种肤浅的、往死里打的“政治斗争”。因为在中国共产党的治理哲学当中,“斗争”既不是逞强好胜、好勇斗狠,也不是鲁莽冲动、毫无章法,而是一种敢于直面矛盾、讲究礼节策略、致力解决问题的精神,旨在透过斗争谋求合作、取得共赢、达致团结——根据香港的情况,中央绝不只是要求治港者与破坏势力作斗争,其实同样要求与香港社会当前面对的各种矛盾作斗争——产业发展不兴、资源分配不均、没有市民至上的服务意识、未能团结各方凝聚最大共识等等,即要实事求是地推动社会改革解决各种问题,而非只是逞口舌之快,甚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对一些具体问题存在不同意见甚至重大分歧并不奇怪,但如果陷入泛政治化的漩涡,人为制造对立、对抗,那就不仅于事无补,而且会严重阻碍经济社会发展。”习近平于2017年7月来港出席第五届特区政府就职典礼时,曾经以此劝告香港“和气致祥,乖气致异”。很不幸地,当时的香港并没有深刻理解习近平的苦口婆心,直到两年后深陷“反修例风波”才终于体会香港的确“经不起折腾,经不起内耗”。可是,当香港已然恢复平静,当社会理应务实聚焦发展要务,却有部份激进建制势力无视习近平的警告,试图再造对立,把香港拉进另一个“泛政治化的漩涡”,令香港继续成为“悲剧的主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