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总统大选各政党的“天敌”?

字体大小:

来源:美丽岛电子报

作者:陈淞山

国民党因疫情关系而延宕许久的党主席选举,在28日的该党中常会中确定将于9月25日举行,目前江启臣党主席要想连任的最大假想敌就是想要回锅参选的朱立伦。纵使连胜文还没有决定是否参选或与朱立伦合作结盟,但外界预料还是以朱立伦最有机会当选党主席,在明年底地方大选民进党还是很可能惨败的客观情势下,朱立伦似乎就想借由地方大选的胜利乘胜追击,代表国民党参选2024的总统选举。

可是,尽管民进党全面执政包袱过于沉重,再加上疫情与疫苗问题所造成的民怨四起,而经济纾困的各种措施又屡受质疑而造成民怨反弹情绪此仆彼起,但是国民党至今还是像一滩死水一样,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政党支持度”或“政党好感度”总是持续落后民进党有10%以上的距离,对民进党执政感到灰心或不满的民意流向,几乎大都转为较为中立的“中间选民”群体,逐渐从20%上下上升到40%左右的结果,另外,柯文哲的民众党也没有因此渔翁得利,有较为明显的大幅跃升情形。

“中间选民”群体的迅速攀升,当然对民进党受创比较严重,可是根据美丽岛电子报7月国政民调的结果来看,蔡英文总统的施政满意度在6月首度死亡交叉后,在一个月后又回到满意度高于不满意度有1.2%的小幅距离,在20到29岁的年轻世代族群也在一个月内攀升近15个百分点,重回爆发疫情前的情况。显然,疫情缓和与疫苗供应比较充裕的环境下,蔡英文政府的确已经勉强渡过了这两个月的疫情风暴政治危机,与国民党政党好感度的差距又从领先10%左右拉到了14%的结果。

因此,从2018民进党九合一选举的惨败到2020总统大选的狂赢经验来看,只要害怕被统一的“中国因素”没有改变的政治环境下,纵使2022年地方大选民进党又是惨败的情况下,2024的总统与立委大选战局依然对民进党是相当有利,而这个政治结构的格局框架并没有因为朱立伦的可能参选及柯文哲的加入战局而加以改变。

是以,只要美国、中国大陆对抗的战略格局没有大幅度调整或改变的情况下,民进党纵使执政政绩做的不好或太差,也很难改变台湾总统大选对于民进党比较有利的政治环境。换句话说,“美国-中国大陆关系”的可能变化与发展是民进党与国民党的政治“天敌”,不论民进党的总统初选最后是由赖清德或郑文灿出线。对于国民党而言,朱立伦纵使当选党主席并打赢地方大选,甚至拿回桃园市长这个政治滩头堡,可是要想打败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基本上还是机会相当的低,除非朱立伦愿意改变心意从“称王者”变成“造王者”,力推其提拔出来的新北市长侯友宜参选总统,可能把选战主轴拉回到民生经济的“做实事”问题层次上,以侯友宜目前与国民党关系淡薄且“又蓝又绿”的政治属性,则是比较有可能打赢总统大选的结果。

简言之,从人选的角度来看,赖清德的政治天敌不是郑文灿而是蔡英文,而朱立伦的天敌则是侯友宜,柯文哲就是自己,这是从谁能代表三大政党参选总统的政治问题与结构问题。然而,“美国-中国大陆关系”或“内政民生经济”问题则可能是选战主轴策略操作对谁较为有利的基本问题,各大政党无论由谁出线参选总统,也必然是在此政治格局与框架中相互竞争、互比输赢。

总之,2024总统大选的战局就是一场政党属性与各别候选人政治特色的权力博弈游戏,朱立伦与侯友宜的“政治关系”发展与变化将决定国民党能否翻身执政的关键点。赖清德与郑文灿的政治竞争,因为有蔡英文总统个人喜恶的介入程度问题,将会有如何的演变?柯文哲因为是“一人政党”,再加上其个人的人格与诚信问题危机重重,要想有“三足鼎立”的总统大选政治战局几乎相当渺茫。因此,2024的总统大选,应该就是三大政党在国际环境与其内部政治盘局结构变化的政治竞赛,各有其政治天敌与难题需要加以克服解决,将会有如何的交错与演变?颇值得更进一步观察及解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