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育局“封杀”后的香港教协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教协,全称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1973年由司徒华创立。不只在金禧事件、反基准试、要求罗范椒芬下台等教育议题中扮演主要角色,在1989后亦一直为民主运动的支援力量。惟上周六(7月31日),教育局紧接大陆官媒发声后,批评教协“与政治团体无异”及宣布全面终止与其的工作关系。

1973年,当时任小学校长的司徒华领导非学位教师罢课,成功争取合理薪酬,同年创立教协并出任主席。司徒华1989年5月创立了支联会,又催生了民主党的前身港同盟。故此,若说教协过去“积极参与”支联会,本来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有其历史发展的原因。

但即使如此,又是否代表教协必然“与政治团体无异”?事实上,教协本来就有三重性质,既是教师工会,维护和争取教师的合理权益,亦是教育团体,推动教育改革,提高教师专业,亦为社会团体,促进社会的民主、公义和进步。而三者之中,必然有主次之别。正如在2011年司徒华逝世后,张文光曾经报章上指出,“人们看见教协常在政治浪尖……但真正的教协,大部分的工作是教育和教师,政治不足十分一”。

政治环境中的路线难题

事实上,任何组织也必然面对重心主次、路线之争的挑战。参与哪些议题、采取哪种立场、何时妥协等,都是不可能回避的问题。即使是早如金禧事件,司徒华领导的教协接纳政府另设五育中学的安排,也曾引起一班大学生的批评。后来教协会长例必参选立法会教育界议席,加上回归后香港的争取普选运动,教协要回应的政治及社会议题更是不少。

在后司徒华年代,教协先后面对了反国民教育科、占中事件以至2019反修例风波,如何恰当地回应更是困难。2014年退休教师韩连山、官校教师吴美兰等成立进步教师同盟,连续两届参加教协监事会选举,更是以“进步”的姿态来剑指他们眼中较为保守张文光等候选人。要理解教育局对教协的批评,包括曾在2019年反修例风波中发起罢课罢教,及曾制作公民抗命内容的教材,也要放在此脉络下来看。

教协对业界的作用重要

教育局不再咨询教协意见,暂时不会处理其转介的个案或提出的关注,亦不再承认教协为教师举办的培训课程,无疑对教育界有一定影响。教协会员9.5万,是全港最大单一行业工会,多年来处理大量会员查询和投诉,亦为为教师举办的培训课程,实在有其重要性。诚如教协所指出,“工会在保障职工权益及完善政策扮演正面作用,尽管有意见上的分歧,若当局与工会断绝来往,对整个行业都是一个损失”。

问题是在政府的“封杀”后,教协如何走下去?教协周六回应新华社及人民日报的评论时指出“教协是促进教育专业发展和维护教师权益的组织,一向关心教育和师生福祉,重视学生安全,没有煽动学生示威。教协自创会以来,关心国家民族的发展,反对港独”,无疑是对其定位的一次重申表态。

正如司徒华晚年卧病在床时曾强调,教协要奉行不左不右路线,这样才能易为教师接受。教协只要做好教师工会和教育团体的角色,在促进社会的民主、公义和进步的过程中避免越矩,守法循规,各界自然希望教协能走下去,继续为香港的发展出一分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