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会后 美国在台海的唯一路径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张文基

7月26日美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终于完成她的访华之行,在天津先后与中国外交部主管中美关系的副部长谢峰和部长王毅分别进行了总共6小时的会议。会后双方没有发布共同的公告或协议,双方对会谈表述的唯一共同点就是会谈是坦诚的表达了各自的观点。然而,之后事态的发展似乎显示出美中两国都希望降低紧张关系,朝着迈向建立一个基于尊重彼此根本利益的,以实力为基础的、充满竞争的,但是确保和平的新的平衡。然而,这种努力能否成功?

6月17日白宫国家安全助理沙利文公开发出拜登希望与习近平进行峰会,之后,美日的系列行为直接冲击中国的底线,因此,中方迟迟不确认谢尔曼的访问并刻意明示此次会议是应美方的要求而举行,选择天津而非北京做为地点,并以外交部排名第5的谢峰副部长代表中国主谈,之后王毅才接待谢尔曼。会后中方公布谢峰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

会谈中王毅就如何防止中美关系失控提出三条底线:第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中方敦促美方尽快取消对华实施的所有单边制裁、高额关税、长臂管辖以及科技封锁。第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然而,美国国务院的会议新闻稿中,没有提及谢尔曼和谢峰的会谈,更未提及中方的具体清单和立场,企图淡化中方强烈和具体的要求。

《纽约时报》总结的好,这次会议显示中国不接受拜登政府企图用头一天合作,第二天就对抗的对中策略。一时间,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会议。但是,之后的发展是:

一、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27日在新加坡演讲时说:“美中虽然是竞争的关系,但是我们并不寻求对抗。我致力于寻求与中国保持建设性、稳定的关系,包括加强与人民解放军的危机沟通。”奥斯汀还说:“正如同李显龙总理所建议的,我们不要求区域内国家在中美间选边站。”

二、7月25日,英国海军“伊莉莎白女王号”航母打击群进入南中国海,之前,英国防卫大臣华莱士叫嚣航母打击群将通过“南中国海争议水域”。美国媒体更积极鼓励英国军舰进入中国领海12海里范围内。针对英国的挑衅,中国国防部在7月29日表示,中方尊重各国舰船依据国际法在南中国海享有的航行自由,但中国军队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坚决有效应对任何挑衅。不到24小时后,英国表示,没有计划在南中国海与中国进行对抗,航母战斗群将以最直接的路线穿越南中国海,从新加坡抵达菲律宾海,将与中国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保持“数十英里的距离”。根据8月1日的最新消息,该航母打击群已经航经吕宋海峡进入菲律宾海。

7月28日晚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抵达美国华盛顿,结束了自前任驻美大使崔天凯于6月23日卸任后的空窗时期,也发出了中方希望稳定两国关系的强烈企图。秦刚说:“中美作为不同历史文化、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阶段的两个大国,正在进入新一轮相互发现、认知和调适中,寻求新时代彼此相处之道。”

自从今年3月18日阿拉斯加会议,杨洁篪高调的宣示“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与中国打交道,就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中方主张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主张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不承认美国的价值就是国际价值,不承认美国说的就是国际舆论,不承认少数国家制定的规则就是国际规则。

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规范准则原本就是小罗斯福总统的政治遗产,也是唯一为全球国家所接受的国际准则。但是残酷的事实是,在小罗斯福总统过世后,金融寡头集团逐渐掌控了美国的政权,所以不接受《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并以宗教性的愚民政策鼓吹美式的民主价值观是唯一的正确道路。因此,拜登不可能会接受中方的发展双边关系准则。

拜登政权定位美中主要是竞争者的关系,但是希望透过在利益交集领域的合作,避免激化成为敌我的势不两立的关系。过去4年的经验也让中国政府及人民抛弃对美的幻想,逐渐认识到在政治理念、制度、科技、经济、金融、军事领域不可避免的竞争。

所以,两国能做的就是避免分歧变成大规模冲突。从地缘政治角度看,随着台独意识在岛内的高涨和中国大陆军力及整体国力的迅速接近甚至超越美国,几年后最可能爆发冲突的地区就是台湾海峡。美国的对台政策是基本上充满矛盾的:一方面提供军事支援维系台湾半独立现状,另方面又继续一个中国政策。这个矛盾将在不远的将来随时面临灾难性的后果。

唯一能根本走出困局就是美国一改过去鼓励或制造两岸矛盾的短视策略,改采支援两岸,特别是台湾,在有限的时间内朝着和平渐进的最终统一前进,这是唯一能够造福美国、台湾及大陆的道路!

作者为中美论坛社社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