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左转” 社会主义正重新崛起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本周二(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中提到要扎实促进“共同富裕”。这次虽然不是习近平首次提出共同富裕的施政目标,但配合近年国家一系列的施政,可以看出这次提出“共同富裕”将有更实在的结果。与此同时,全球最富裕的美国,近年国内对社会主义政策的呼声也愈来愈明显。可以看出,不独自中国这个标榜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就连美国这个长期信奉资本主义的国家也渐渐出现转向社会主义的迹象。世界正迎来新一轮的思潮改变。

虽然过去中国在开放改革的途中,让不少人以为中国已经放弃了社会主义理念而全面接受西方资本主义。然而,中国由始至终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过去在改革开放的同时,将社会主义发展定位于消灭绝对贫穷。与此同时,邓小平当年在改革开学时提出“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到2019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终于突破一万美元的标志门槛。当一部分的确已经富起来后,中国社会主义的下个目标自然是收窄贫富差距缔造共同富裕的环境。

世界重新“左转”

今年以来,中国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强化了追求共同富裕的节奏。例如打击平台经济垄断经济,本质上便是为了将利润从数个垄断型的大企业中解放,以惠及到小商户及广大消费者。又例如,国家加强规管外卖平台的员工福利,防止低层员工被无理剥削。中央本周再强调“共同富裕”,与这些政策互相呼应,展视出对应贫穷悬殊问题的决心。

与此同时,即时与中国在价值与理念都相差甚远的美国,近年也出现了类似的“左倾”浪潮。奥巴马时期推出的奥巴马医保便是试图提高社会福利的尝试。2016年时总统大选时,鼓吹左翼社会主义的民主党进步派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便得到很多年青选民的支持,虽然最终无缘白宫之主的位置,但四年后的大选进步派思潮更为受到广泛支持,这也使得属于民主党传统建制派的总统拜登不得不在施政中加入左翼政策。拜登推出大胆财政预算加大政府开支投放于基建、提倡加征各种富人税、强调对基层的支持等政策方向,都明显有着社会主义的倾向。这也无怪乎,他被对手特朗普攻击为将社会主义带到美国。

资本主义面临重大挑战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社会主义的代表苏联开始陷入经济困境,至九十年代苏联解体,社会主义之路也随之被认为是“失败之路”。政治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1992年出版的《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之人》中就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与新自由资本主义的制度是人类发展的最终形态。

然而,近年世界的左翼思潮崛起,对资本主义正构成了近几十年来所未曾见的最大挑战。究其本末,左翼思想和社会主义自上世纪一败后得起重新崛起的最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自身出了问题。新自由主义认为人的得失成败是自我责任,一个人能否赚钱全凭其能力所致。然而,过去几十年资本主义独大引致其走向极端化,资本累积形成了贫富悬殊,也做成了跨代富裕和贫穷。富裕家庭为下一代提供优良的教育,购置资产的资本,这些人都赢在于起跑线上。贫穷家庭先天欠缺条件,只有很少数能向上流动。个人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由其出身所决定。这使得放任资本主义的根本信仰出现瓦解。

当然,要断言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胜或是会取而代之都是言之过早之事。不过,放任式极端资本主义无疑出现了一系列的内生问题,如果不早早解决,世界将继续在社会主义中找寻另外一条出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