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失败的阿富汗撤军 昧于现实的外交政策

字体大小:

尽管阿富汗武装组织塔利班控制首都喀布尔后,首场的记者会向国际社会刻意地伸出了善意的橄榄枝,然而喀布尔市内仍然人心惶惶:大批希望离开阿富汗的民众在喀布尔机场一带聚集,有为求换取孩子离开阿富汗机会的母亲把婴儿拋过机场的铁丝网,而机场一带亦经常传出枪声,不少报道指出塔利班正在逐户搜捕前政府人员。阿富汗情况估计有机会触发更大规模的人道灾难,甚至为中东欧洲各国掀起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潮。美国国防部随即宣佈将继续增兵当地,撤军死线不复存在。

美国总统拜登作为三军总司令,不少美国媒体都批评他需要为阿富汗急速变化的局势负责任,尤其是拜登上月曾在白宫表示确保美国在8月31日前撤出美国的驻军将会是“有序地”进行,本周四(19日)接受美国ABC新闻频道访问时却表示不清楚如何可以不制造混乱地撤军。

拜登从阿富汗撤军除了揭露了美国自我利益至上(American First)的外交政策外,亦把这位老总统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疲态的一面表露无遗。拜登在周一(16日)说撤军是为了更集中应付真正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然而若然连撤军一事这么简单也进退失据,见微知著,所谓的“重返亚洲外交政策”可能都只是笑话一则而已?

败走阿富汗:自我实现的预言

阿富汗撤军政策在美国并无争议,媒体以至民主共和两党都同意美国不可能无日无之地永远纠缠在阿富汗。然而,在纸上的政策是一回事,具体的落实执行却又是另一回事。狼狈的撤军行动与其说是高估了整个美国以及在地美军应付阿富汗当地的军事变化以及作出了错误的情报判断,倒不如说是拜登在阿富汗撤军上的失败根本就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从一开始“以开口牌方式”明言最后撤出日期,就已经是拜登政府自行推倒其一手扶植的阿富汗政权最后一根的稻草。拜登并非第一天知悉阿富汗政府的腐败与散漫,以及军队可能无法抵御塔利班攻击的情况。早在2016年,美国军方已经调查发现原来累月经年对阿富汗的军费援助,名义上三十万的阿富汗政府军中有很大部份都是幽灵部队(Ghost soliders),数字充满“水份”。甚至中央情报局负责阿富汗反恐工作的前负责人Douglas London亦透露,在总统拜登宣布8月31日的死线前,美方早已知悉塔利班将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取得阿富汗的控制权,并警告拜登所有潜在的后果。

而从拜登上台执政起,据报国防部亦多次“劝谏”白宫不应直接一次过从阿富汗撤出所有美国,并提议在当地继续驻扎有2,500名反恐部队,然而有关的建议却遭到拜登拒绝。最终,拜登七月时的宣布撤军就令阿富汗政府几星期内迅速倒台。前总统特朗普立即讥讽拜登的做法就像“船只正在下沉,船长却成为第一个离开的人”,却又赢得不少美国民众同意他们这个总统根本无力处理美国的外交问题。简单而言,拜登就是把所有该做的都做错了。

最终从新闻片段可见,无数的美制武器、装备都成为了塔利班部队的新武器,首都喀布尔机场出现一遍混乱。而当数以万计的美军已经被安排撤出阿富汗,美国国防部亦先后确认将再次对当地增兵7,000千协助当地的美国公民以及曾为美国工作的阿富汗人撤出阿富汗,并且由白宫确认早前拜登所提及的8月31日撤出死线已不复存在。

重返亚洲外交政策或叫人见笑

拜登上台后两个月,白宫对外公布了国家安全中期战略方针(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表明了美国重返印太地区的决心以及面对中国威胁的立场,被认为是本届美国政府应对“全球民主退潮”、“中国威胁”重要的战略方向。报告中亦表示美国将继续利用自身的优势并领导她的盟友捍卫、巩固和更新美国的价值观。评论指出,美国重反亚洲、应对中国崛起已是两党共识,受到共和民主两党同意。然而,常言道,疾风知劲草,阿富汗一役却似乎揭示了拜登政府除了对于实际环境出现了认知上的误差,亦同时缺乏执行力把纸上的政策有效和有序地执行在实际的政策上。

拜登强调撤军是为了配合美国重返亚洲的政策以及回应中国崛起的威胁,尽管拜登被誉为最有丰富外交经验的白宫主人,然而经历了他总统任期内第一宗的外交、军事事件,大概美国将继续被纠缠在阿富汗问题上一段时间,这位老总统是向亚洲的“真正的战略竞争对手”示威了还是示弱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