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失误拖累欧洲  欧美分歧势加深

字体大小:

来源:星岛日报社论

阿富汗武装组织塔利班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向国际示好,声言将采取温和政策,阿富汗能否由乱向治,还存在不少变数,其中一个不确定因素是西方对塔利班的态度,尤其是美国会否大力追打塔利班。若美国总统拜登强硬遏制塔利班,可能驱使其走向极端,将不利阿富汗稳定,不利邻国中俄,西方亦成输家。由于欧洲希望阿富汗尽快恢复稳定,取态与美国不同,若拜登硬遏塔利班,亦可能增添与欧洲的分歧。

塔利班建国,表明在国内推行温和政策,尊重妇女权利,向外则保证外国人安全,该国不会成为恐怖分子“跳板”,并愿与所有国家包括美国建立友好关系,藉此换取国际社会承认。

西方对于是否承认塔利班建国,仍站在十字路口,皆因对阿富汗发展存有三大担忧:一是若阿富汗出现内战等乱局,估计年底前会有一百万难民涌出,欧洲将受重压;二是塔利班可能成为恐怖组织温牀,为它们提供武器及培训支援,助长恐怖组织袭击西方的能力;三是担心塔利班向中俄靠拢,助长中俄在中亚以至中东的影响力,

变天三大隐忧  难民潮随时爆

欧美对这三大担忧存有隐虑亦异,其中美国并不担心难民和恐袭,因难民能到美国者少,美国在九一一后国土防衞加强,二十年来已少见外来恐袭,美国最担忧的是塔利班会让中俄坐大,威胁美国地缘政治利益,打击美国全球威信。至于欧洲不是不担心中俄坐大,但不像美国般与中俄存在尖锐对立,故更关心阿富汗会否给欧洲带来难民及恐袭威胁。

为免阿富汗出现难民潮,以及塔利班与恐怖组织结盟,欧洲对其疑中留情,态度有所软化,其中英国表现最明显,英国国防参谋长卡特认为这次的塔利班,可能不同于以往,世界应给它组建新政府的空间;外相蓝韬文亦表示,愿增加对阿富汗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

但美国则正采用多种手段打遏塔利班,包括断绝塔利班财源,如已冻结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国的近九十五亿美元资产,又施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援助阿富汗,包括停止支付约一亿美元的疫苗援助,以及约四亿四千万美元的特别提款权新储备。

此外,拜登正考虑是否空袭塔利班,因估计阿富汗政府大批美国精良武器已落入塔利班手中,包括二千多辆装甲车、四十多架军用无人机,为防这些武器卖给中俄,有意空袭炸毁这些武器。若拜登这样做,可能令塔利班与国际议和的行动中止,为局势添烦添乱。

若欧洲愿与塔利班议和,而因美国作梗而告吹,势将加深欧洲对美国的不满。欧洲对美国的中东及中亚军事行动一直存有微言,因往往是美国请客、欧洲付钞。美国想用武力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却造就了伊斯兰国崛起,导致数以百万计难民涌入欧洲,欧洲并受到更多恐袭。叙利亚的旧帐未清,阿富汗的新债又来。欧洲国家因北约关系,过去二十年要跟随美国占领阿富汗,付出金钱及人命,现在又因拜登撤出计划失误,让欧洲跟着美国丢脸,若阿富汗局势再乱,造成欧洲新一波难民潮和恐袭,欧洲诸国将难向国民交代。

华影响塔利班  可助化解乱局

为了化解阿富汗乱局,促使塔利班与国际合作,中国正积极扮演和事佬角色,外长王毅提出三个重点,包括:一、塔利班建立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避免引发新冲突或内战;二、阿富汗要与恐怖主义划清界线;三、国际社会发挥建设作用,鼓励和引导塔利班与阿富汗各党派早日实现政治过渡。若塔利班和国际能有效落实这三点,既满足塔利班建国需求,又可缓和欧洲对阿富汗难民潮及恐袭的忧虑,亦避免塔利班步向极端。

这三点能否落实,还看美国。拜登因撤军窝囊导致国内外备受抨击,很想藉痛殴塔利班以挽回声誉,但又顾忌还有大批美军及美国侨民在阿富汗等待撤退,担心加力打遏塔利班,将对撤军撤侨造成负面影响,可能加深国民对其无能表现的不满。拜登如何抉择,不但影响其声望及撤侨,更影响美欧关系和国际安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