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共管阿富汗危机

字体大小:

《中国时报》社论

 

阿富汗战争以悲剧结束,美国与阿富汗都遭到残酷打击,更平添国际社会动荡不安因素。无论从区域稳定、国家安全、反恐、人类福祉、人道的角度,尽速有效控制阿富汗局势,维持区域稳定,是所有“利害关系者”的共同责任,美中两大强权若愿意展现大国责任,共同处理阿富汗危机,致力于管控、降低风险,应为各国所乐见。

中美有意维持稳定的关系

拜登执着于美中“全方位极端竞争”,因而加速了阿富汗悲剧的发生,他急欲脱离有“帝国坟场”之称的阿富汗,以集中军力、资源部署到印太地区,强化核心威吓力量,遏止中国的挑战与扩张,但未料到塔利班短短11天就如闪电般席卷阿富汗,拜登及美国外交遭逢空前挫败,美国信誉受到沉重打击,阿富汗问题若恶化,恐怖主义可能卷土重来,西方国家更是忐忑不安。

自从拜登就任以来,坚持强权战略的竞争路线,全面吓阻中国扩张,使美中关系陷入最低潮。但在这次重大国际危机中,双方出现了难得的交集,也就是稳定阿富汗局势,防止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符合双方共同利益。更有什者,客观形势表明,美国需要中国协助协调塔利班,以顺利完成撤离工作,北京也积极与塔利班协调,让美国能顺利撤离。

多年来中国一直低调、积极处理阿富汗的问题,并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采中立立场,小心翼翼避免过度介入阿富汗内部事务,以免重蹈苏联及美国陷入“帝国坟场”的覆辙。中国基本上扮演“促进者”角色,主要目标在确保阿富汗政府拒绝支持以新疆为目标的恐怖组织,同时创造有利形势推动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建设。

美中整体战略目标及国家利益并不一致,中国外长王毅在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中也数落美方,不能一方面处心积虑遏制打压中国,损害中国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国支持配合美国,国际交往中从来不存在这种逻辑。但双方对维持阿富汗的和平稳定、政权和平转移及建立包容性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到目前为止,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秩序仍未恢复,但美国撤离工作平顺,中国发挥了积极功能。

阿富汗危机何时解除,目前仍难以预料,但双方至少在阿富汗事件上保持了开放、合作的态度,而北京也没有趁着美国危难时落井下石,表现了大国的风范,也证明了美中在竞争、对抗中,仍有合作的空间。

美新任驻华大使透露玄机

另外,拜登日前宣布将任命前国务次卿伯恩斯出任驻中国大使,深孚众望的伯恩斯是资深职业外交官,预料参议院将可顺利通过任命。这项人事案传闻已久,虽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发布时机显有玄机。伯恩斯在美中关系仍处低潮,美国外交因阿富汗陷入动荡时期出使北京,象征了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当前美中双边关系先力求维稳,战略竞争其次。

过去几任美国驻中国大使都是外交建制派外的政治任命,伯恩斯的任命案得到华府外交圈普遍认同。前国安会亚洲专家麦艾文表示,美中两国在意识形态加剧竞争下更难展开高层对话,这次伯恩斯的任命,反映拜登正寻求与北京沟通的新模式,他将成为美中关系的重要一员。

中美关系进入结构性对抗阶段,外界观察中美关系也习惯从冲突面切入,如3月的阿拉斯加美中战略对话,7月初的美国副国务卿雪蔓的天津行,媒体偏重双方的对立与敌意,却忽略双方化解歧见、建立共识的努力。

世局诡谲多变,美中关系仍充满变数,拜登是否能安然度过阿富汗危机?美中全面战略竞争的路线是否会调整?中国大陆和美国在台湾议题的歧见等都会影响双边关系的走向,但从双方处理阿富汗危机的态度与作为来看,双方有共同意愿维持稳定的双边关系应是合理的推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