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庭渴求外佣 结构问题终须面对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由周一(30日)起,在菲律宾或印尼完成疫苗接种的外佣,可以申请来港工作预料约三千名劳工将会受惠,惟外佣抵港后须在特别检疫酒店隔离二十一日。政府日前指出,雇主及职业介绍所由即日起可联络酒店订房,但应在成功预订房间后才为外佣订机票,如雇主及职业介绍所错误预订其他指定检疫酒店的房间,有关外佣将不能登机来港,而蒙受的损失亦不会获得赔偿。现时相关酒店选址落实为荃湾丝丽酒店,提供约409间房间,每位住客每晚收费港币800元,相关费用由雇主支付。

在现行价格而言,雇主需要额外支付16800元,加上机票与中介费用,雇主须支付总共约3万港元以聘请一名外佣。荃湾丝丽酒店预约系统显示,最早可预约时间已要等到2022年3月,可见即使聘请外佣价格不菲仍大有需求,短期内不能解决外佣短缺的问题。短期而言,政府应该尽快增加检疫房间数目,让外佣荒得以舒缓。但中长期而言,政府更应处理造成当下困局的根源。

高生活成本改变家庭模式

香港昂贵的生活成本改变了整体香港的家庭结构,由过往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转变为成年人均会外出工作。根据统计处消费物价指数年报数据所示,消费物价指数在过去十年只有甲类消费物价指数在2020年有轻微下降,其余均是有增无减。面对生活成本近乎每年上升,尤其是供楼或租楼的成本日益高昂,绝大多数夫妇均会选择一同外出就业,夫妻双职的现实无疑影响了核心家庭的生活形态。尤其对于育有子女或有长者的家庭,对外佣的需求近乎已到必需的地步。

外佣在香港社会中的供不应求已经转变成为一个结构性问题,因为社会已对外佣制度有依赖性,既不能一刀切完全取消外佣制度,但同时亦不应继续深化问题。从新冠疫情引致的外佣荒可见,对外佣的依赖并不完全可靠,在一些特殊情况更会影响香港社会以至经济的正常运作。

解燃眉之急 改长远结构

在缓解当前的外佣荒后,政府应该居安思危,通过不同的方案以尽量缓解问题而非盲目地继续政策,例如可以对家务助理行业作出更多的宣传以吸引没有孩童或长者照顾需要的家庭。

同时,当局亦可以由劳工政策中着手,以需要带领孩童上学的家庭作比方。其实对于父母而言,聘请外佣的最大用途可能是带领学童上课下课,如果政府可以就着他们的需要推行弹性上班时间其实已经可以有效减低对外佣的依赖。劳工及福利局更应该着力落实工时规管,让市民可以同时有效兼顾家庭,致力对社会带动正面改变而非推动责任外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