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猝死 蔡政府不说一句话吗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中时社论

随着BNT疫苗来台,高端疫苗如秋扇见捐,施打率逐日降低,只有达到86.53%,卫福部长陈时中说是受接种不良事件及BNT来台的影响,其实民众对高端却步,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亲眼看到蔡政府大力宣传打高端爱台湾,但当有民众打高端猝死后,蔡政府不但毫无悲悯关切,指挥中心还以不实资讯带风向,不肯认真探究原因,高端则闷不吭声彷佛事情不是他们干的,政府也没要高端出来交待一下,在蔡政府眼里,人命真的不值一文吗?

诬死者过重太残忍

这一轮高端施打由蔡总统亲自出马,但因猝死事件与BNT影响,施打量雪崩下跌,仔细看看逐日数字还颇有玄机。从23号开始施打,第1天近18万,第2天掉到13万,之后几天都跌到8万上下,但27日打了18万剂,28日又恢复常态,这一天到底是哪些人去打了呢?莫非是被动员的中华邮政员工?还是像赵少康推测的外籍移工?无论如何,外界最关切的,还是6例死亡引起民众对高端安全性的疑虑,而没人给民众一个答案。

蔡政府一路偏心护航硬推高端,种种违反医学伦理、让人民去赌命的作为,民众都看得一清二楚,而蔡政府对响应自己的民众健康之冷血,令人心惊。高端开打的第1天,就有挺高端、挺民进党的作家陆之骏猝死,这条命给了蔡政府一个巴掌。接着又有几起猝死,都才3、40岁,桃园一位男性,指挥中心在记者会上说他有糖尿病,体重120~130公斤,似乎暗示死因和他身体状态不佳有关。但家人说他根本只有90公斤,他的小孩还上网查新闻,问妈妈为什么指挥中心这么说,是不是有某些原因。让一位丧父的小孩想要问出这样的问题,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虽然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事后有道歉,并说是医院人员目测的数字。问题是,如果家属弱势不懂质疑,这个案例是不是就被带风向带到船过水无痕了?糖尿病控制得好,这位爸爸可以活很长时间,如今孩子失去了父亲,还看到政府对父亲的体重灌水,好像死也是应该的,和高端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条宝贵的生命消逝,既找不到真相,也没有人给个交待或负责,家属还得承受二度伤害,冤不冤?

6死中3主动脉剥离

陆之骏、桃园男和基隆市一位没有慢性病史的女子,都是主动脉剥离致死。高端才打了84万人,6死中就有3例主动脉剥离,这个类似性当然值得注意。之前我们接种的是有国际认证且已在全球广泛施打的AZ和莫德纳,而高端不做3期试验、2期还没解盲就上市打进人民的身体。台北市长柯文哲说它是全球最大规模的3期试验,一点也没错,人民真的是免费替高端当3期白老鼠。可是,如果是真正的3期试验,有死亡案例出现一定会先暂缓,查明和疫苗有没有关系,AZ当初也曾如此,为什么台湾人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一个个死还一个个继续打?

蔡政府拼命想增加疫苗覆盖率,但只在意数字和大内宣,对活生生的人命完全无感。台湾疫情死了800多人,有多少是因为政府疫苗政策失当而无谓逝去的?至今接种疫苗死亡600多人,指挥中心在报告时,不是说本身有慢性病,就是轻轻带过,然后说死亡数没有高于背景预期值,接种与死亡有时序关系,但未证明有因果关系。这种轻描淡写的解答,好像死了就死了,死了也不意外,让家属很难接受。

作家九把刀岳母施打疫苗后因主动脉剥离致死,他要求法医加验免疫萤光反应和血小板第4凝血因子抗体。法医高大成也说,主动脉剥离不见得与疫苗无关,必须看破掉的动脉有没有嗜伊红性白血球的聚集,如果有,再以免疫萤光染色法确定与疫苗的关系。很多死者有慢性病,是不是身体不能忍受疫苗而产生过敏反应死亡,需要进一步检验。但我们的政府有努力为死者追索真相吗?高端龟缩着不出来给个交待,政府有替死者向他们问责吗?

这些逝去的生命,都曾经是鲜活而充满未来的。他们的殒命,是家人永远的伤痛,但显然在蔡政府的衡量天平上,轻贱如鸿毛,卑微如草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