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宣言未释北京忧虑 塔利班履诺成疑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塔利班重夺阿富汗政权,为地区局势泛起阵阵涟漪,跟阿富汗边界线只有92.45公里的中国,也难以置身事外。塔利班曾表态不会容许境外武装势力以阿富汗为据点策划对外袭击,但未能打消区内外国家对阿富汗可能重新沦为恐怖分子避风港的忧虑。塔利班一再强调视中国为“朋友”,呼吁中方投资阿富汗,北京敦促塔利班遏制包括“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简称东伊运)在内的恐怖组织。接受明报访问的中国学者相信,塔利班跟20年前已有不同,不会轻易冒险违诺,但中国以外的学者则质疑塔利班承诺的可信度。

塔利班7月由二号人物巴拉达尔率领代表团往北京会见中国外长王毅前,发言人沙欣接受《南华早报》访问,声言中方会是“朋友”,盼获投资阿富汗重建,承诺保证中方人员安全。他又强调不会再容许外国人利用阿富汗作基地,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发动攻击。

中方表态侧重反恐诉求:王毅会见巴拉达尔时敦促塔利班跟东伊运等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国家主席习近平上月底跟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时称,鼓励阿富汗各派协商构建包容的政治架构,“与各类恐怖组织彻底切割”;王毅周日跟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批评美国和北约仓卒撤军“很可能给各类踞阿恐怖组织卷土重来提供可乘之机”。上述表态反映阿富汗变天对中国是福是祸仍是未知之数,关键还看塔利班拒绝外来恐怖组织活动的对华承诺能否兑现。中外专家对此众说纷纭,中国大陆专家倾向较正面观望,其他学者则较看淡。

中国学者:华可借经济基建制约

“塔利班的承诺要欢迎,有承诺比没承诺要好。”中国人民大学外交学系教授王义桅称,塔利班的承诺是因为其建国需要国际社会承认,以及诸如经济发展、基建、稳定局势和民族和解等都需要中国的配合和支持,“中方可以利用这些诉求,做出一些限制和制约”。他称塔利班如背信弃义,将受孤立更难立足,“我觉得它不会轻易冒这样的风险”。

前解放军总参谋部上校、反恐专家岳刚称,塔利班在多哈设置“面向世界的了望哨”,又向国际社会表达融入之心,反映它已铭记上次下台教训,不与邻国交恶。他形容这是塔利班“付出沉重代价得出的正确结论,是符合自身最大利益的明智之策,具备真实可信的基础”。他又以新疆近3年无恐袭为例,称只要中国在反恐上继续“办好自己的事”,“任何外部因素都难以撼动中国稳定之局面”。

内部派系多 台学者:塔利班承诺意义不大

中国大陆以外的专家没那么乐观。长年研究新疆和中亚问题的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侍建宇向本报称,相信只要塔利班取得政权而未陷内战,北京就会承认其政权,但对之后如何与之来往仍持观望态度。

侍建宇解释,塔利班内部有多个派系,境内亦有不同势力,有如“一个个小军阀”,因此质疑塔利班的承诺意义不大,“因为塔利班根本管不到这些人要做什么,顶多就是给一点压力,但没办法(要他们)完全听从塔利班政权,除非塔利班能更稳定其执政能力”。他又以塔利班一边谈判时宣称和平解决问题,一边不断军事扩张以至拿下喀布尔为例,对外交能否提供诱因改变塔利班或令其信守承诺有所怀疑。

印度传媒:东伊运忧被出卖 或转投ISIS-K

塔利班迄今拒认阿富汗境内有外国武装分子,但联合国6月报告估计当地有8000至1万名外国武装分子,包括数百名东伊运成员,后者主要活跃于接壤新疆的巴达赫尚省。《印度斯坦时报》前日更称,阿富汗和土耳其的情报报告显示,东伊运担心被塔利班对付甚至交给中方,打算转为效忠跟塔利班因理念分歧而有积怨的“伊斯兰国”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即上周四(8月26日)造成13名美军人员丧生的喀布尔机场恐袭之认责组织,但暂未见其他主流西方传媒呼应这说法。

华盛顿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学者马安洲(Andrew Small)上月向《德国之声》指出,塔利班二十年前掌权时曾有类似承诺,随即限制阿富汗境内维吾尔武装人员的规模,允许其存在但要求他们加入其他中亚武装力量而非自立门户,这次可能类似,相信北京对此会有担忧。他认为,中方清楚自己的愿望不可能全被满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