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抗欧美站队中俄 塔利班的纵横之策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叶侃

“中国是我们的伟大邻邦,可以在阿富汗重建以及阿富汗的经济发展与繁荣中发挥关键作用”——8月30日,塔利班发言人苏哈伊尔(Suhail Saheen)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时如是说道,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期盼中国伸出合作之手的急切之情。

这不过是塔利班展示其“中国热情”的最新例证,事实上,自北约联军正式撤离开始,塔利班就不断向中国拋出橄榄枝。7月9日,同样是塔利班发言人苏哈伊尔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时表示“塔利班视中国为一个广受欢迎的朋友,希望中方能够尽快参与到阿富汗重建进程中来”。

7月28日,赴华访问的塔利班代表团首席代表,现任塔利班二号实权人物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向中国外长王毅明确承诺“塔利班绝不允许任何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并希望中国能在即将到来的阿富汗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积极靠拢中国的同时,塔利班对中国的重要战略协作伙伴俄罗斯同样热情非凡。在潘杰希尔谷地与小马苏德( Ahmad Massoud)势力陷入拉锯僵局之际,塔利班很快就向莫斯科方面发出调解申请。随后,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馆迅速成为阿富汗的“政治和解中心”。在塔利班的带动下,阿富汗国内各路政治力量纷纷向俄罗斯发出“调解邀请函”。

与向中俄“频繁示好”相比,塔利班对欧美阵营的态度明显消极得多。8月下旬,当不少欧盟国家因喀布尔机场拥堵而向塔利班提出延长撤军期限的要求时,遭到后者干脆利落的否决。

类似的,当英法德拋出希望在喀布尔机场设立安全区的提议时,塔利班直接斥其为侵犯阿富汗主权的“粗暴提议”,并称“阿富汗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在境内设立所谓的安全区全无必要”。

更有甚者,在8月31日,北约联军完全撤离之后,在塔利班领导层直接或间接的授意下,塔利班武装人员及其支持者们为北约盟国举行了极具羞辱性的“告別仪式”。

在喀布尔机场,塔利班武装人员收缴了所有美军遗留的军备,并大肆鸣枪庆祝,还驾驶黑鹰直升机在喀布尔上空兜风。在阿富汗东部城市霍斯特,塔利班支持者们为北约联军举行了一场“特殊葬礼”。期间,披掛美英法三国国旗以及北约旗帜的棺椁被高抬着穿过闹市区。

不难看出,在阿富汗乱局将定之际,作为未来执政主心骨的塔利班已在悄然间低调推进着外交战略布局——暗抗欧美,站队中俄的趋势已经愈发明显。

其中的原因固然有塔利班与欧美之间难以逾越的“普世价值鸿沟”问题:长期以来,欧美舆论场都在不遗余力地塑造塔利班在“普世人权”领域的斑斑劣迹。在这种经年累月的“负面塑造”下,塔利班在欧美社会的主流认知中被打上彻头彻尾的“邪恶组织”标签。如此,即便欧美执政当局有心与塔利班进行“务实和解”,也会受制于内部沉重的舆论压力而无从施展。

在“价值鸿沟”之外,让塔利班采取上述外交原则的更重要的因素在于现实的地缘环境制约。在联军全面撤离阿富汗之后,欧美阵营已在事实上失去了直接影响阿富汗局势的地缘抓手。

美国早先借反恐战争之名在中亚国家构建的三大军事基地已在俄罗斯的压力下于2012年全面关停。而阿富汗的西邻伊朗素与美国敌对,断无任何修建前进基地的可能性。至于阿富汗的东邻巴基斯坦,虽然在名义上属于美国盟友之列,但因其国内民意对国家主权完整的高度敏感性,伊斯兰堡方面也不会允许华府以任何形式在其辖下驻军。

相比之下,中俄因其与阿富汗的天然地缘邻接性,而坐拥施展地缘影响的先天之利。中国本身强势的基建输出与产业投资潜能,让承担百废待兴重担的塔利班“求贤若渴”。同时,俄罗斯手握事关阿富汗基本生存命脉的北方粮道,以及对阿富汗北方少民地方势力的直接影响力之两大关键筹码更是让塔利班不敢有丝毫怠慢。

此外,中俄在阿富汗国内没有欧美阵营面临的“舆论赤字”问题。这一点对于凭借“反美”旗帜起家的塔利班来说尤为重要:在喀布尔机场爆炸案发生的当口,为打击爆炸实施者,同时也是塔利班认定的“危险的敌对势力”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IS-K),塔利班领导层从实用主义出发,一度表示不干涉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

这一表态在支持者群体中引发了广泛不满,而在美军依“塔利班所愿”出动无人机在首都喀布尔执行“定点清除”行动之后,塔利班更是遭遇了空前的民意反弹——不仅支持者一方强烈批评,许多中间派也对塔利班能否维护主权完整提出了质疑。

在舆论重压之下,塔利班只得转为强烈谴责美军的“不当行径”,但舆论失分已然不可避免。在这种环境下,即便塔利班有心推动与欧美国家的“实用主义”合作,其面临的内部民意压力都将使其困难重重。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北约联军的全面撤离,中俄已经占据了阿富汗大棋局博弈的先手位置。而对于重掌大权的塔利班来说,在暗抗欧美(明面不撕破脸)的前提下与中俄站队无疑是当下性价比最高的战略选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