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新知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对香港有何启示?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本星期日(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划定总面积约106平方公里的横琴岛成为“粤澳深度合作区”。《方案》形容今次合作区属于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重大部署,其指导思想明言要“坚持‘一国两制’、依法办事……支持澳门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为澳门‘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注入新动能”。

合作区的发展目标是在2024年达致“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体制机制运作顺畅”,2029年“合作区与澳门经济高度协同、规则深度衔接的制度体系全面确立”,到2035年更要让“‘一国两制’强大生命力和优越性全面彰显”。在这三个阶段期间,“琴澳一体化”的程度要先由“发展格局初步建立”变成“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再走向“发展机制体制更加完善”。

合作区是长期协调成果

必须强调的是,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的出现,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粤、澳双方长期经营和协调的成果。早于2009年实施的《横琴总体发展规划》里,已经指出该区首要发展定位为“一国两制”下探索粤港澳合作新模式的示范区”,而在2011年澳门与广东签订的《粤澳合作框架协议》,亦提到多项有关发展横琴的措施,并且将“加快推进横琴开发,探索合作新模式”作为“探索粤港澳合作新模式示范区”的途径。

经过以往逾十年的努力,“琴澳一体化”本身就取得了相当的进展。截至2020年底,落户横琴地区的澳门企业总数高达3,575家,是整个中国内地里澳企最集中的地区。此外,2020年8月横琴新口岸区出入境事务站正式投入使用,尽管粤澳交流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有所减少,但新口岸在此大半年间仍然验收到旅客217万人次、车轮29万辆次之多,足见澳门与横琴的关系确实相当紧密。

琴澳融合可资香港借鉴

相比“琴澳一体化”的进度,深圳与香港合作项目的步伐明显落后得多。举例来说,同样在2008年前后,澳门与广东展开了共同推进中医药产业的合作项目,香港也与深圳确定河套地区发展方向将以科研创新为主,可是到2011年横琴的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落地,河套这边竟然还在进行规划用途公众咨询;而在2017年港深创新及科技园项目确定下来时,横琴产业园发展更老早已经走上轨道。

事实上在其他牵涉香港的“合作区”项目,港方参与程度似乎都很有限。譬如前海当年设立“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但香港政府至今在当中仍无积极角色可言,比起“粤澳深度合作区”那样给予澳门政府参与建设空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至于南沙即将成立的“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虽然早前成立的咨询委员会设有多位香港委员,不过其中并无任何港府代表,而且港方意见几乎都是清一色呼吁要在当地建立“香港城”,实在难言是良性的“合作”方案。

对于香港来说,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的最大启示,或许是在提醒大家“一国两制”并非特区独享优势,尤其今次《方案》明言合作区战略定位是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新示范,旨在透过“推进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来“打造具有中国特区、彰显‘两制’优势”的新区,这就表示特区在享受“一国两制”带来的好处时,还得积极协同毗邻地区以“一体化”方式携手发展,以便配合国家发展和反馈有助制度创新的内容,否则也称不上是融入发展大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