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也要依法治国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为带动民众的积极性,鼓励资源有效配置,提出让一部分人、一些地区先富起来的主张。在人民勤奋努力、资源禀赋低廉与成功政策引导下,经济快速增长,一部分人先富的目标已经实现,但也留下分配恶化的后遗症。

企业自觉疏财仗义

2019年中国大陆收入的基尼系数达0.465,高于0.4警戒线,2020年中国财富排名,前1%居民的总财富占比高达30.6%,这两个数字意味贫富分配严重失衡,与中低收入者生活压力沉重,若出现固化现象,社会仇富心理很难避免,更将导致年轻人失去进取精神,不愿生育,国家正常发展将受影响。中共领导阶层心所谓危,8月中旬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提出“共同富裕”主张,强调要先富者帮助和带动后富者,让更多人有致富机会,建构合理分配格局。

既然要先富者带动协助后富者,企业作为先富者的代表自然成为关注的焦点。而政府提出所谓“三次分配”的理论,企业被赋予主动自觉的角色,企业如何发挥社会责任,在第三次分配中发挥积极作用,也被社会大众所检视。大企业纷纷拿出具体行动表态支持,阿里巴巴集团宣布,2025年之前将累计投入1000亿元人民币助力共同富裕十项行动。腾讯先前已投入500亿人民币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后来又加码 500亿元人民币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其他包括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小米、美团等知名大型企业都主动说要捐出钜款,响应官方推动的“第三次分配”。

大企业善尽社会责任,疏财仗义,在资本主义国家并不罕见,甚至有其宗教与文化传统,人们努力工作赚钱的目的,不在于享受金钱带来的物质满足,而是荣耀彰显上帝的能力。许多资本家即便富可敌国仍生活简朴,乐善好施。美国资本家近年来还发展出“自觉资本主义”的说法。

2019年摩根大通、亚马逊、苹果等举办“企业圆桌会议”,承诺企业不以股东利益为唯一使命,为了公司、社区乃至整个国家未来的成功,将为所有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但多年来大企业垄断商机,排挤地区经营者和新兴竞争者,甚至避税、逃税所在多有,剥削员工仍时有所闻,亚马逊员工待遇不良长久为人诟病,社会很难期待大企业的良心与善意。

目的不是杀富济贫

北京提出三次分配,见到大企业纷纷捐输,有人认为大陆政府是希望大企业学习西方资本家回馈社会,达成共同富裕的目标,也有人认为是中共一贯整顿打压企业的手法,目的在“杀富济贫”,走回平均主义老路。这些看法可能都误解大陆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期待。

所谓企业社会责任不只是表面上的企业捐赠,更不是压制企业发展,而是要求企业从永续经营的角度以及社会永续发展的角度出发,对于相关利益方主动负起更多的责任。例如大陆最大的外卖平台─美团,不仅透过垄断赚取高额利润,还剥削外卖小哥。许多外卖小哥在分秒的时间压力下穿梭大街小巷,却没有社保和意外险。

所以大陆政府出手整顿,予以处罚。要求企业善尽社会责任就是要从企业自身的相关利益方,如员工、合作厂商等做起,希望企业自觉其社会责任,主动承担。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大陆政府还希望企业能配合国家整体战略发展,做出相应的改革。

目前大陆企业表现社会责任的作法出于配合政策、社会压力者多,道德自觉者少,让人有政治运动的印象。营商环境必须稳定,要避免有钱人太有钱,应该以二次分配为主,透过法律完善税制与社会保障。先依法而行再鼓励企业进行第三次分配,达成共同富裕的目标。台商与台商团体也应该注意社会气氛,塑造善良公益的企业文化,达到永续经营的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