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模式:台立关系升级的蝴蝶效应

字体大小:

来源:联合新闻网

作者:汤绍成

台湾与立陶宛互设代表处事宜的发展,引发美欧联手而暗涛汹涌,若顺利达阵,恐将导致巨大国际震荡,而台湾必将首当其冲。

一般台湾在非邦交国设立的机构均以“台北”为名,例如“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此次打破前例,将是台湾目前唯一在中国大陆的建交国以“台湾”为名设立的外交机构。目前美方也主张将上述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国安会秘书长顾立雄与外长吴钊燮也曾赴美协商,进一步展现美欧联手制中的策略。

由于立陶宛距台湾遥远,人口也只有280万,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此案已酿成中国大陆与欧盟、美国之间重大的外交危机,这也就是所谓小事情引起大反应的蝴蝶效应。

在苏联解体前,立陶宛就在1990年3月宣布独立,打响当年苏联崩解的第一枪,如今与北京关系恶化,立陶宛又在今(2021)年5月第一个正式宣布退出17+1的合作机制。此外,立陶宛为扩大在亚洲的经济外交,由自由党(Freedom Party)主席暨经济部长阿蒙纳特主导,成立了立陶宛-台湾论坛,该党还曾明确表示支持台湾独立。

7月份,欧洲议会通过了“对中新战略”报告,其中欧盟着重“理念”与“志同道合”(like-minded)等价值导向,而非只专注贸易的重要性,可见欧方的转变。报告还明确表示,在中国取消对欧洲议会议员和欧盟机构的制裁之前,将继续冻结“欧中全面投资协定”(CAI)的批准程序,中欧关系已形成一定的僵局。

根据“欧洲经贸办事处”2020年的报告,2019年台湾是欧盟第15大与亚洲第5大贸易伙伴,贸易额度达到 505 亿欧元,欧盟持续是台湾最大的外国投资者,直接投资存量达450亿美元,占所有外资的25%。

但同时欧盟与中国的贸易总额达5860亿欧元,进出口都有增长,且中欧之间还是有相当的合作空间,其中尤以气候变化与公卫危机等议题为重。然而,因新疆与香港等问题,欧盟却从今年开始对中国展开了一连串制裁。

相对地,由于台湾的多元民主与自由价值,防疫成绩不差,以及晶片来源与高额外汇存底,还有台湾在世界供应链的重要地位,都令一些欧洲国家刮目相看。再因台湾是以小博大,支持台湾就是抗议中国大陆,当可占据道德高地,这对于相关政治人物的选举都有相当的助益,再加上美国一系列支持台湾的法案与政策,更鼓舞了欧盟及其会员国群起效尤。

面对此一情势,在百般交涉未果之后,北京在8月中旬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并要求对方也比照办理,随即该国也从善如流,两国关系已降为代办级。但美国国务院当日立即谴责北京此一报复行动,欧盟对外行动署也认为,台湾在立陶宛设立代表处,并未违反欧盟的“一个中国”政策,刻意忽视“台湾”与“台北”的区别及敏感性。

由于中国与立陶宛的贸易额度不高,中方除断绝一些铁路运输的管道之外,还曾以断交相要胁,若此,那正好把机会让给台湾,并还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因而北京联合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同时在立陶宛境内发动讯息战,破坏其社会政治局势的稳定。

故在九月初,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台欧盟政治关系暨合作”报告,此乃欧洲议会首度针对台湾与欧盟关系的正式文件,更是近年来欧盟再度具体友台的表现,以便拉台制中。

该报告主张将驻台的“欧洲经贸办事处”更名为“欧盟驻台湾办事处”,此乃明确表达支持立陶宛的立场。报告还主张将台湾纳入欧盟“印太合作战略”,并鼓励欧台最高层级官方交流,尽快与台湾展开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此乃与月前欧洲议会暂停与大陆协商的投资协议形成鲜明对比。此报告将于10月送请欧洲议会全会表决,通过的可能性甚高,但这还须经过欧盟理事会的一致表决通过才能付诸实施,而匈牙利是否再度杯葛成为关键。

由此可见,立陶宛案已演变成中俄与欧美之间的群体博弈,对此中方有输不得的压力,否则将导致其一中原则的崩解,欧盟也同样难以转圜,否则将是其民主价值的溃败,而北京强烈的反弹对象必是台湾,更是值得关注。

作者是政大国关中心兼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