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十年 左翼思潮的逆袭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十年前的美国宪法日(9月17日),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赫然展开。运动一开始只是有数以百计示威者涌进纽约华尔街附近的街道,然而很快那种怒火便蔓延至世界各地超过80个的主要城市。社会运动家在街头发表零声演说,并且挂上各式各样标语控诉社会的不平等,以及反对失败的经济政策以及政商勾结的制度。

参与者们手牵手、肩并肩,深信这场运动即将带来改变,在祖科蒂公园(Zuccotti Park)筑起帐篷,准备着以逸待劳的长期抗争,无奈运动最终仍以清场告终,左翼的社会主张和政治改革事后亦被眨得一文不值,但我们想要问的是:这场运动真的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吗?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社会思潮

当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发源于缺乏监管的金融资本主义。2008年的美国以至全球经济陷于无穷无尽的债务危机,让国际性金融机构及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倒闭而触发市场恐慌,银行体系陷于崩溃边缘。华尔街银行家利用财技一次又一次导致金融危机出现,然而他们在要求政府救市的同时却仍然享受上亿元的酬金,没有一人需要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当时的运动就是为了声讨这场全球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亦是针对自80年代起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抗议政府与华尔街巨企的私相授授。经过70天的一番扰攘以后,反对金融资本主义的占领运动并没有成功,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秩序亦侥幸保存下来。不过,社会思变并未因此终止,反而一直在萌芽和成长。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的党内初选,左翼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成为了挑战这种金融秩序的政治人物,并取得极大的成绩。尽管桑德斯亦没有嬴得民主党的提名。他所有左翼政主张,包括全民的医疗保障、可承担甚至免费的大学和幼儿教育,甚至其他减少社会收入不公的措施等等却一一写入了民主党议程甚至美国政治舆论的核心。

2021年3月,上任两个月拜登政府陆续开始这些政策逐步出台。他分别向国会公布了2021年美国援助方案(American Rescue Plan)、美国创造职位方案(American Jobs Plan,又称“美国基建计划”)以及美国家庭方案(American Families Plan),是为拜登政府的“重建美好方案”三部曲。这些方案都明确地把社会不平等和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放进了政府日程,并且强调政府责任是为改善这些问题而存在。过去被认为干预市埸且加剧财政负担的措施,正一步一步成为美国政府的核心思维。

左翼思潮的逆袭

尽管“占领华尔街”运动运动好像一事无成,但实现社会改革、共同富裕的思潮早已经植根在一代美国人心目中。根据早前的一项调查,桑德斯背后社会主义政治主张的支持者占了绝大部份是18-34岁以及30-44岁相对年轻的选民。桑德斯亦曾经表示:“我们在世代的辩论中正取得胜利!”(We are winning the generational debate.)这些左翼社会主义的政策议程可以预期地已经逐步成为美国政府主流的思维,甚至影响往后四年或者更长时间的美国议程。

这种变化除了反映社会的变革不在乎于一朝一夕的改变,更甚的是政府在资源分配和解决财富不均的角色已得到重新的肯定。过去世界盲目地崇拜小政府大市场的思维,人人乐见政府的无为而治和积极不干预的态度,然而最终不少社会问题成为了困扰几代人的梦魇。世界都在反思政府应该有更大的角色处理资料分配不均的情况,并正在积极回应这股不容忽视的浪潮。过去盲目崇拜外国机构赞誉香港成为“最自由经济体”的香港特区政府又意识到世界在变的风潮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