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投奔美国核潜艇是在重新审视对华政策

字体大小: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Rhiannon Hoyle

澳大利亚寻求在美国的帮助下拥有并运转核潜艇,这反映了该国国内一种越来越普遍的观点,即澳大利亚误判了中国的崛起,现在需要采取更强硬的战略来对抗中国的影响。

澳大利亚三分之一以上的出口依赖中国市场,该国曾长期奉行谨慎的政策,在政策分歧和维持友好经济环境的需求之间保持平衡。在与美国和英国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之前,澳大利亚经历了混乱的六年,与中国的关系恶化,其间中国的经济霸凌和众多加大政治影响力的行动引发不满。

在加强与美国的联盟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说,澳大利亚需要更积极地保持航道开放,并保护印太地区的法治。他说,澳大利亚依靠法国设计的常规潜艇的防御战略已不再适用,因为这些潜艇速度较慢,而且不能像核潜艇那样在水下停留很长时间。

莫里森说:“澳大利亚几十年来在本地区享有的相对良好的安全环境已经成为过去。”

多年来,澳大利亚曾试图在与美国的紧密军事关系(包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部署澳大利亚军队)和对中国不断加大的经济依赖之间取得平衡。中国的快速工业化需要铁矿石等澳大利亚出口的大宗商品。

2015年是澳中关系的一个高光时刻,那一年,双方达成了一项自由贸易协议,次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创下纪录高位。然而,随着澳大利亚指控中国干涉其内政,并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参与其5G电信基础设施建设,两国关系急转直下。

去年在莫里森呼吁开展一项冠病病毒溯源调查后,中国对进口自澳大利亚的大麦加征高额关税,暂停从一些澳大利亚屠宰场进口牛肉,并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还采取了其他一些贸易惩罚措施。上周四,美国将中国的施压手段称为 “经济胁迫”。

中国政府已为自身加强国防力量之举做了辩护,称目的是维护国家主权,并把中澳外交和贸易关系的恶化归咎于澳方。中国已经提高了军事开支,而且是目前拥有核潜艇的六个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在去年发布的1860亿美元国防改革计划中,已将推动本国海军现代化作为核心。该计划还涉及新的远程导弹、网络进攻能力和雷达监控。澳大利亚此前打算仰仗一支由12艘柴油动力潜艇组成的舰队;根据2016年签署的一份合约,这些潜艇会使用法国技术建造。

莫里森上周取消了与法国的潜艇交易,激怒了这个欧洲盟友,法国称莫里森的决定是对该国的背叛。莫里森称,这项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以前不存在的机会,即拜登政府愿意向澳大利亚分享以前仅向英国提供的核潜艇技术。

澳大利亚智库Lowy Institute国际安全项目主任Sam Roggeveen称,澳大利亚对于此事的重要判断是,该国认为就中国构成的军事风险进行谈判的最佳方式是向美国靠拢再靠拢,同时实质性提升本国海上军事能力。

Roggeveen在上周之前一直对美国保障印太地区安全的长期承诺持怀疑态度。他表示,不得不承认,这是有力的证据表明美国认真对待自己的承诺。

悉尼大学下属美国研究中心(United States Studies Centre)安全专家Ashley Townshend称,核潜艇将是一种更强大的威慑力量,因为此类潜艇无需定期浮出水面为电池充电。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可在南中国海和马六甲海峡等潜在冲突海域进行更长时间的巡逻,支援盟国的监控行动。核潜艇速度更快,可降低巡逻时被发现的风险。

莫里森表示,他曾在6月底的一次晚宴上向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对常规潜艇能否解决该地区安全紧张局势的担忧。取消与法国的这项合同意味着澳大利亚损失已在该项目上花费的大约17亿美元,同时还将面临一笔解约费。

不过,除了需要修复与法国的关系,转向使用核潜艇对澳大利亚来说还有几项风险。在美国的盟友中,澳大利亚特别容易受到中国反制举措打击,因为澳大利亚三分之一的出口流向中国。澳大利亚出口的大部分铁矿石都运往中国;铁矿石是澳大利亚最大出口收入来源,遥遥领先于其他出口产品。

核潜艇比原本打算向法国购买的常规潜艇更昂贵,而且需要澳大利亚在国内经济再次受到抗疫封锁举措威胁之际增加军费开支,除非莫里森削减其他项目的支出。

莫里森已经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澳大利亚现在的国防开支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高于10年前的大约1.8%,莫里森称,国防开支需要增加。他说:“这就是新时代的样子。生活在这个新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与美国和英国的安全伙伴关系包括购买战斧式巡航导弹,莫里森谈到了合作应对其他威胁,包括人工智能的使用和网络安全。莫里森去年表示,澳大利亚的企业和政府机构在一次大规模的网络攻击中成为了一个国家行为者的目标。

政府支持的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家安全项目主管Michael Shoebridge称,未来10年,军费开支可能达到GDP的3%,如果地区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军费开支可能要更高。

他表示,在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里,为了保障安全,军费占GDP的 3%仍然偏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