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中激起的浪花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陈国祥

国民党主席选举即将投票,张亚中教授声势不错,有些党员为之振奋,有些党员深感忧虑,几位地方首长表态挺朱,“弃江保朱”在众多党员间自动运作。张亚中何以能卷起千堆雪?如果他真的当选,国民党会分裂吗?往后地方首长、总统与立法委员选举会崩盘吗?

一个政治边缘人向主流区挺进,竟能卷起巨浪,反映张教授确能见人所未见、言人所畏言,但也反映国民党的党员结构与全社会差距大,党内民意与全体民意有鸿沟。张亚中确实激起浪花,是在小池子中;这个池子近年在缩小当中,而且正在边缘化。

张亚中在国民党权力生态以及在社会人群与民意结构中算是边缘人。他是老蓝男,在台湾日益孤寡;在身份认同上,他主张自己是台湾人,更强调也是中国人,怀抱强烈中华民族意识,在台湾日益居于少数,被归类为边缘人恰如其分;在两岸关系的意向上,明白反对“分离主义”,主张成立两岸共同体推动两岸融合,在台湾堪称凤毛麟角。这样一位全方位边缘性的学者,竞选所提政见具有浓浓的返祖性,信仰孙文,召唤党魂,认定蒋经国之后没有国民党执政之实,要清算李登辉遗毒,要恢复教科书的中华民族情怀,深入他骨髓的是怀旧意识,痛切于今不如昔,妄想将时代前行的方向扭回从前。

由于漠视现实,脱离民意,他竞选党主席的政见充满梦幻性。依据他怀旧性思维,国民党确实丧失党魂,但一个易地生根的政党,面对本土意识越来越强的选民结构,要与以台湾主体性为核心诉求的草根政党竞争;面对安全上联美以自保、情感上反中(或反共)求自主的主流民意趋向,特别是青年族群对传统国民党的一切极度疏离与厌恶,国民党与时俱进调整尚不可得,如何能以丧失党魂问责?如果全依张教授所思恢复党魂,难道不会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而陷入失魂落魄的悲情中吗?

张亚中竞选党主席的核心主张是与对岸签订“和平备忘录”,有人责之为“红统”,其实恰恰相反,由于完全站在台湾立场思考,戴上一个中国与中华民族的帽子,就要中共全面让渡,中华民国治权完整不动,放弃武力统一与威胁,台湾平等参与国际组织,全然是梦幻念头。现实上,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在主权主张及治权关系上存有尖锐矛盾,难以折冲调和,另外还有美国因素横梗其中。台湾的绝对实力远不及中国大陆,有何能力在没有美国介入下向北京争取到有利于台湾的协议?何况北京已经表明,要台湾方面提出“两制台湾方案”,可见中共只有一国两制的统一模式,没有“一个中国,两种宪政秩序”的协商空间。在台湾多数民众的想法中,除非投降或是乞求,否则台湾求不到有和平保障的不统一协议。正如精研两岸关系的美国前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卜睿哲在《艰难的抉择》一书中的论断:“在台湾几乎没人支持。”更困难的是中共根本不会接受,即使国共谈出方案,也不可能太迁就台湾立场,因此势必遭台湾主流民意强烈反对,如果硬要推动,只会加速国民党的败亡。

张亚中的主要政见远远落在台湾现实发展之后,跟主流民意相差十万八千里,而且潜伏者伤害国民党、损害台湾主体性利益的重大风险。一个志在学以致用的出色书生,在现实政治上可能低能无用,希望张教授超越于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