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仓促申请加入CPTPP 产业冲击严重

字体大小:

要加入大型区域经济整合,不管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或《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对外,政府必须先做好与成员协商;对内,则必须先做好整体评估、与受冲击部门说明沟通、修订相关法规,以及规画、进行产业救济、调适与转型等措施。

上月22日台湾行政院突然宣布已于当日向新西兰递交加入CPTPP的申请。两天后,总统蔡英文表示:“申请加入CPTPP,台湾已做好很多准备工作,现在水到渠成,是我们加入最好、最佳时机。”可是,如果检视整个事件发展过程,蔡英文所言根本是在唬弄社会大众,政府其实还没做好对内与对外相关工作,完全是被迫急就章匆忙行事。

去年底东协(亚细安)等15个国家形成RCEP,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尚说:“RCEP非政府努力目标,加入CPTPP也不成熟。”上月16日大陆向新西兰递交申请加入CPTPP后,王美花又说:“非常多成员国感到突然。”其实去年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APEC领袖会议时,就已表示大陆将考虑加入CPTPP;王美花此说,正显示出蔡政府对于大陆企图加入CPTPP是掉以轻心。而对于台湾加入CPTPP一案,王美花才说完“会持续与各成员国非正式协商。”没几天,行政院就突然宣布已正式递出申请。从头到尾,显示出蔡政府是在大陆意外申请加入的压力下,仓促递交申请,亦证明政府对外根本尚未完成咨商工作。

其次,加入自由贸易协定会因法规调整带来经社冲击,也会因市场开放,不同产业遭不同得失,因此政府必须先完成评估作业、对外说明加入协定的利弊得失。2016年2月包括美国在内的12国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宣称是一开放程度、自由化水准均相当高的协定;2017年11月美国退出TPP,11国将该协定更名为CPTPP,但冻结适用原依美国要求而他国反对、却被纳入的22项条款,显见加入CPTPP会重大影响成员权益。而对于加入该协定如此重大政策,蔡政府迄今仍未对外完整说明台湾将付出的代价,一切作业均在黑箱进行。

加入协定之前,盘点清楚产业受冲击状况后,政府就应与受创产业沟通,研拟救济措施或产业调适计划。而因产业调适或转型并非一蹴可几,政府所有工作都应提早进行。例如日本加入CPTPP,其强项是汽车,软肋则是农业,特别是稻米全靠政府补贴保护。因应协定要求贸易自由化,日本多年前就积极推动农业转型,强化竞争力、促进出口,力守稻米、畜产等重要领域。

当年台湾申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前身的《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时,制造业受到冲击最大的是车辆产业,该产业长久受政府高关税与管制日、韩车辆进口的保护。政府一方面努力在谈判时为产业界争取较长调适期间,另方面和产业公会共同辅导企业进行研发等提升竞争力,并与业界合作开发共同引擎、提升车辆测试研究中心研发测试能力、设置120公顷符合国际标准的试车场。等到开放日、韩汽车进口及加入WTO,国产车在国内市场并未受到显著影响。

蔡英文说:“2016年起政府陆续推动5+2产业创新计划、新南向政策、六大核心战略产业等调整了台湾的产业经济体质等准备工作。”完全是文不对题,不仅避开传统产业、服务业会如何受创不谈,新南向政策更已被证明是执行失败的产业政策。

依国发会估计,台湾若加入CPTPP,农业和汽车业将受到较大冲击;另有学者表示,农业受冲击大于得到好处。尤其农产品平均名目关税高达15.6%,并有20项实施关税配额或特别防卫措施,一旦被迫开放,可谓灾情惨重。但直到现在,还看不到政府拿出任何产业因应计划与措施,遑论超前部署。蔡政府因为大陆申请加入CPTPP而仓促提出申请,其后果就是害惨台湾产业和经济!

(作者:尹启铭,台湾前经济部长、前经建会主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