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争入CPTPP 一场新竞局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9月中旬中国大陆正式向“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提出入会申请,一周后台湾也接着提出入会申请。据传日本和澳洲都鼓励台湾赶快申请,否则如果等到中国大陆成为会员之后,台湾要再申请加入可能就很难了。我们不解的是,蔡英文总统很早就宣示要加入CPTPP,政府却迟未提出申请,直到中国大陆提出申请之后才急忙地接着申请,显然经济部和外交部都有失职之嫌。

加入CPTPP有两个重要的关卡,第一个是申请方必须先与各个成员国初步协商,等到各成员国都同意了,就会成立工作小组,正式处理此一申请案。对台湾来说,在初步协商时,日本就很可能会要求台湾取消对日本核灾地区食品进口的限制,当然,此时政府就必须衡量利弊得失,除了经济的利益和可能的损失之外,开放核食所带来的政治冲击可能更需要仔细盘算,尤其是11月底还有核食公投。

至于中国大陆的申请案,因现在中国大陆仍限制澳洲的红酒、煤、铁矿砂等进口,澳洲可能就会要求大陆先取消相关产品进口的限制,否则就不会同意申请案。显然大陆未来势必要取消对澳洲产品的进口限制,因为若非如此,申请国可能很难说服其他成员国是真的想要开放更大的国内市场。

等到工作小组成立之后,就会真正进入开放内容的协商。由于CPTPP是一个高度开放的自由贸易协定(FTA),除了超过95%的商品要降到零关税,还有许多服务业的开放,以及国营事业保护、劳动条件的规定与环境保护的规定等。

首先,在产品开放方面,对台湾而言,最困难的当然就是农产品市场的开放,包括稻米,因为成员国之一的越南是全球重要的稻米输出国,未来势必会要求台湾开放稻米进口。届时,政府如何做好对于农产品与其他弱势产业的配套补救措施,必须先完整规划。

另外,在其他开放方面我们也会遇到许多挑战。例如CPTPP对于国营事业的定义是采取实质影响力的认定,与台湾是依政府持股超过50%以上的认定大不相同。以中华电信来说,政府持股不到50%,并非属于国营事业;但是,因为中华电信董事长是由政府任命,CPTPP成员国可能会因而认定中华电信是国营事业,并质疑中华电信在固网上具有独占力量,形成对其他民营相关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凡此届时政府又该如何回应?或是调整哪些法规来符合CPTPP的相关规定?

我们争取入会可能会遇到上述诸多问题,对中国大陆来说,挑战可能更为严厉。例如现在大陆的平均关税维持在9.4%左右,未来在加入CPTPP之后,绝大多数产品关税必须降到零,中国大陆能否承受这么大幅度的降税?另外,大陆国营事业多不胜数,对于国营事业的补贴更不在话下,未来要如何修法满足CPTPP的要求,将是更大的挑战。总而言之,现阶段大陆开放程度太低,我们认为中国大陆入会协商需要的时间和困难度会比台湾高出许多。

现在的问题是,两岸先后申请入会,就算日本和澳洲可能会希望台湾先加入,但是其他成员国未必会对台湾如此友善。对台湾而言,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采取世界贸易组织(WTO)模式,即两岸同时加入,但这也需要两岸先维持比较好的关系,且须待中国大陆与各成员国的协商完成,难免旷日费时。

总而言之,台湾申请加入CPTPP会是一条漫漫长路,且需要有很大程度的开放,政府、企业和民众都必须有充分的准备才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