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尔或可成中国在印太的着力点

字体大小:

来源:中评社

中评智库基金会、中国评论通讯社日前举办思想者论坛,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王鹏结合其对印太战略的研究进行了发言。王鹏表示,他长期关注印太战略,而日本显然是美国对华印太战略的重要一环。因此,他从从印太体系对华总体战略压力的角度来进行了分享,其核心观点有二:一是中国当前正面临一种类似晚清“海防塞防之争”的地缘战略困境,即同时面临来自东南沿海和西南内陆两个地缘战略方向的高强度安全威胁。二是破解这一困局的锁钥可能就在是喀什米尔。

先说“海防塞防困境”。受当前中美关系、周边关系和台湾岛内政局变化等因素影响,中国正同时面临来自东南和西南两个战略方向的安全威胁,一种类似近代“海防塞防之争”的地缘战略困境正在凸显。

一方面,中国在东海、台海、南海“海防”方向面临军事压力急剧增大。台独势力坐大、拜登政府联合地区盟友协防台湾,已使我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的可能性大为降低。而东海钓鱼岛争端、南海主权争端亦在美国协调下与台海局势紧密联动,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另一方面,在我西南内陆“塞防”方向,印度借势美国印太战略,加大边境挑衅力度、频度,并在四方机制协调下,与美日澳等国实现东、西、南三个战略方向上的海陆空天网协调联动,对我构成更为迫近的安全威胁。因此,如何把握轻重缓急、统筹应对两个不同战略方向之威胁是我当务之急。

对此,王鹏表示,中国目前实际采取的战略是东南为主、西南为辅,因此对次要战略方向上的主要对手印度尽量采取安抚策略,希望通过转圜双边关系而在意图层面降低印度深度卷入美国印太战略、从侧翼打击中国的可能。然而,此前我接纳印度加入上合组织,以及在2019年印巴喀什米尔冲突中保持克制与相对中立立场等,都不仅未能换取印方正面回应,反而在此后加大挑衅力度,强化对美策应,而我则凭白遭受战略信誉和中巴关系的损失。

纵观印度立国以来矢志不渝、见缝插针、强行推进的大国沙文主义图谋、旨在独霸南亚的地区扩张主义战略及其对西藏地区的领土野心,尤其是鉴于印度1962年在中国内外交困之际悍然发动边境战争、2017年挑起洞朗对峙、2020年趁新冠疫情再起拉达克挑衅并积极回应美国打压中资企业、推动产业链转移等一系列事件中所表现出的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机会主义策略偏好,指望印度在我东南“有事”时保持中立、不在西线海陆“生事”,已几无可能。一旦台独势力宣布“建国”迫我以武力收复,或在东海、南海爆发中高烈度军事冲突,则印军必从西南进犯,并配合美军在印度洋切断我海上能源-外贸生命线,从而陷我于腹背受敌、两线作战之险地。对此,中国须有清醒客观之认识,切不可因自身善意而陷入愿望思维的陷阱。

再谈中国的破局之道。

王鹏说,喀什米尔是印巴矛盾的死结,无解。当有外力强烈支持或策动时,印巴或将在喀什米尔再度爆发中高烈度军事冲突。该情况对我利大于弊:

第一,有利于将印度战略焦点从中印边界、南海向喀什米尔、印巴边界转移,从而减轻我直接军事压力。若东南沿海发生战事,中国无盟友,只能孤军奋战,完全依靠尚不占优的本国海空军力与美、日、台联军正面对抗,且不排除韩、澳、印、菲、越等国加入敌方。我印度洋生命线也将在麻六甲-安达曼群岛-迪戈加西亚一线面临美国、印度、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的封锁威胁。反之,如果战事发生在喀什米尔-印巴边境一线,则巴基斯坦处第一线,不得不倾尽国力正面对抗印度;而我居二线,地区军事压力大为减轻,战略回旋空间亦得以提升。中国无论直接支援巴方,还是突然增兵藏南,或拉拢孟加拉,或支持印度国内独立运动、反政府势力,都能以极小代价和风险取得迫使印军疲于奔命而无力北上、东进的战略优势。

第二,有利于牵制、疲惫印度,削弱其经济发展潜能。东南沿海一旦发生战事,则势必对我东南财税重地长三角、珠三角构成直接威胁,从而加速产业外移,毁伤中国经济核心优势。反之,如果战事在印巴边境展开,则远离我经济重心,不仅于我无损,反而将极大破坏印度的投资与营商环境。如果战事长期化,并以不对称战争的形式演化为一场在成本上对中巴有利、对美印不利的持久战,则更有望驱使国际资本与产业链抛弃印度,迟滞甚至打断印度的工业化、现代化进程,最终对印度民命国运造成难以逆转的毁伤。

第三,有利于强化巴基斯坦对我战略依赖。巴单独无力抗衡印度,故当矛盾激化、冲突升级后,巴外援刚需必然陡增。美俄重印而轻巴,故巴只能指望中国,从而防止巴在中美间摇摆、首鼠两端,进一步巩固我在中巴关系中的主导地位。

第四,有利于在穆斯林世界揭露印度的真实野心,同时维护中国正面形象,破除西方借“新疆问题”抹黑中国的图谋。若东南沿海发生战事,中国将被西方主流媒体抹黑为“专制的大陆入侵民主的台湾”、“大国欺凌菲、越等小国”。而印巴战事则有助于将国际舆论焦点从中国移走,并通过媒体运作将印度形塑为穆斯林世界的公敌,鼓动全球伊斯兰战士、尤其是巴基斯坦、阿富汗以及喀什米尔地区的普什图族武装力量以印度为首要攻击物件。

第五,战争的规模、烈度可控。印巴同为有核国,且在拥核后逐渐形成了一定的战略稳定性及若干危机管控机制。当印巴军事冲突过度升级后,联合国五常也将干预。而我方则需与俄、巴等国协调立场、共同进退,确保战时态势和战后格局朝着有利于中、俄、巴而不利于美、印的方向发展。

当印度在中巴联手反制的打击下遭到削弱和挫败后,必然会向友邦求援。鉴于中、印、巴三国体量,有资格在这场南亚大博弈的天平中投掷砝码的全球性大国仅有美、俄。先讨论印度寻求美援的情况。面对印度的诉求,美国有三种选择:拒绝支援、部分支援、全力支援:如果美国拒绝支持,则印度将不再信任美国,日、澳等国也将怀疑美国经略印太、围堵中国的决心与实力,从而产生离心倾向。印太战略、四方机制遂不攻自破。此情况对我极有利。如果美国出于对印不信任或保存实力等考量而有所保留,仅予以部分支援,则结果亦与上相类似。

王鹏指出,如果美国全力支援印度则将出现如下地区及全球战略后果:第一,印度政府或因向美让渡主权而面临国内合法性危机;第二,印度彻底投靠美国则必将失和于俄,从而丧失左右逢源的外交优势。印度要获取美国强力支援,就必须成为美国铁杆盟友;而在美俄敌对关系不变的前提下,印度此举必然刺激俄罗斯,导致两国关系离心分化。第三,美国为支持印度而分兵南亚-印度洋地区,则我台海当面之敌的军事压力降低。美国全力支持印度,客观上将分散资源到南亚-印度洋地区,从而削弱在东亚-西太平洋地区集中力量围堵中国、协防台湾的能力,我东海、台海、南海军事压力相对下降。当美协防台湾、钓鱼岛的意愿与能力下降后,日本深度卷入台海、东海战势的可能性亦将随之降低,故对我有利。第四,我可进一步利用不对称竞争-成本强加战略牵制、削弱美国在南亚-印度洋地区的军力和总体国力。

接下来讨论印度寻求俄援的情况。面对印度的诉求,俄罗斯同样有三种选择:拒绝支援、部分支援、全力支援:如果俄国拒绝支持,则印度将不再信任俄国。俄印关系破裂后,我可顺势协调俄方,将印度从上合组织踢出。如果俄国出于种种考量而部分支援,则结果仍与上类似。如果俄国全力支持印度,则必将使中俄出现嫌隙,从而使美国有机可乘,对中俄不利。美国对中俄同时构成的巨大威胁是主要矛盾。只要这个主要矛盾存在,其他次要矛盾就会受到压制。因此,在美俄关系未获彻底改善的前提下,俄罗斯冒着牺牲中俄协同的风险,转而全力支持亲美的印度的可能性较低。

综上,联立印度向美、俄求援的两种路径、六种情况并做决策树比较分析可知,在美俄敌对的给定条件下,印度面对激增的中巴安全压力,无论其主观上选择倒向美国还是倒向俄罗斯,其客观结果都是:第一,印度及其支持国都将被迫“成本强加”;第二,印度与另一方的特殊战略关系受损,譬如印度倒向美国则印俄关系受损,反之亦然。

王鹏最后表示,从美、俄、印、中四方博弈的当前态势和发展趋势看,印度在中巴压力陡增的情况下有较大可能被迫选边美国,则我可顺势借机分化印俄;在分化印俄的基础上,进一步踢出印度、重组上合,使其能为我所用;然后支持巴基斯坦通过不对称竞争-成本强加战略直接打击印度,间接消耗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