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之间,法国选择了艰难的“第三条路”

字体大小:

来源:法广

作者:阿曼亭

周四的法国《世界报》就法国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所持的立场发表分析文章。文章用打了引号的第三条路来形容法国的立场。同时,文章也指出,法国在中美之间所选择的“第三条路”是艰难的。

菲利普·里卡尔(Philippe Ricard)撰写的文章表示,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在巴黎的背后谈判并达成的奥库斯(Aukus)防务协议,突显了在中美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法国定位的局限性。

相关的文章写道,拜登和马克龙计划在未来几天再次通电话,潜艇危机仍将是主要问题之一。于9月15日宣布的奥库斯防务协议破坏了法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围绕常规动力潜艇销售的长期伙伴关系,法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常规动力潜艇合同,原本被认为是法国在印太地区存在的象征。

相关的文章表示,法国遭受的此次挫折是残酷的,引发了巴黎当局极度的愤怒。除此之外,这一事件还突显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法国定位的局限性:面对北京,哪怕法国的立场和华盛顿的选择是不同的,法国当局试图采取独立自主的政策,然而,通过奥库斯防务协议,拜登对法国当局的努力给予了沉重的打击。

文章说,法国对北京采取独立自主政策的想法不是最近才有的。在法国当局那里,有人将法国的立场描述为是法国在日益咄咄逼人的中国与美国盟友之间选择了“第三条道路”。在有时被认为是“新冷战”的气氛中,巴黎担心中美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冲突升级,因此,让法国利益占上风的想法变得更加强烈。巴黎当局有人说:“法国拒绝美国盟友的对抗逻辑,希望与中国合作的道路能够被方便”。

对于法国外交来说,中国既要被视为是在全球问题上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上,同时,中国还要被视为是“系统性的竞争对手”,法国需要知道“在必要的时候展示肌肉”。

世界报刊出的文章还表示,在澳大利亚当局决定将自己置于美国的保护下之前,对法国来说,与澳大利亚的伙伴关系是法国在北京和华盛顿竞争最为激烈的印太地区显示自己存在的工具之一。

前外交官米歇尔·杜克洛斯(Michel Duclos)指出,“法国在印太地区的大多数合作伙伴不希望出现中美两极。”这里暗指的是印度。这位前外交官还表示,法国显然无法替代美国对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的军事保障。这一军事保障被视为是再保险的一个要素,其价值在特朗普时期还增加了。

法国《世界报》刊出的这篇文章还表示,法国的定位是和欧盟的定位、尤其是柏林的定位密不可分的,欧盟也在巩固它与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不同。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默克尔一直是非常希望放过中国这个德国的最大的贸易伙伴国。10月13日星期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即将卸任的默克尔致敬,并说默克尔是中国的“老朋友”。中国方面这么称呼默克尔,这显然不是偶然。

未来,在社会民主党的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可能领导德国的情况下,对中国,德国未来的执政联盟预计将继续专注于对话,尽管德国的环保主义者支持对北京要更加严厉。一名德国高官表示,“对柏林当局来说,对中国,德国和欧洲大陆必须走自己的路,这至少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二是中国在对抗全球变暖方面的重要性。

然而,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文章表示,“第三条道路”是一个引发保留的概念。首先,这个词在美国引发误解。一位法美关系专家表示,“这个词在美国被用来谴责欧洲人的中立,甚至是他们的软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