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为何总是“气鼓鼓”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王义桅

近期欧洲能源市场拉响供应警报,主要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飙升。英国一些媒体指责,中国是英国燃料危机的根源。而德国媒体则报道称,中国国有大型企业正与美国出口商深入谈判巨额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欧洲国家担忧,中国可能会“买光”美国的液化天然气。俄罗斯天然气也将销往中国等国家,而不是欧洲,“欧洲面临再次失败”。

在国际舞台上,欧洲似乎总是在生气,指责俄罗斯将天然气当做武器,指责中美搞“越顶外交”,为气折腰,为气伤神,反映了欧洲的“三虑”——安全靠美国,能源靠俄罗斯,供应链靠中国。

所谓“靠”当然不是被主宰,而是过于依赖,或者欧洲人所称的“不安全感”。近日由荷兰牵头,比利时、丹麦、拉脱维亚等8国联署,向欧盟“战略指南针”计划提交一份文件,指“一些国家利用价值链优势和不对称依赖对欧盟搞地缘政治胁迫”,呼吁欧盟应重视经济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减少对“威权国家”“制度性对手”的依赖。这都是在不点名地以减少对华依赖为由推行“战略自主”。

欧洲政界认为,只有“战略自主”才能确保欧盟的国际地位。法国财长勒梅尔日前表示,欧洲应与中美一道被视为21世纪世界三大超级经济体之一。这与2009年奥巴马提出“G2”时欧盟的反应一致:为什么不是“G3”?

欧盟为什么总把“战略自主”挂在嘴边?

一是欧盟并非主权国家,往往试图通过危机倒逼一体化。生气、唱衰、渲染危机,都是借机调整政策、深化一体化合作的把戏。

二是受欧洲文化影响,缺乏灵活度,搞高标准、“一刀切”。欧盟此前提出在1990年的承诺基础上到2030年实现55%的碳减排,却缺乏有效的衔接机制,贸然停掉很多煤电项目,导致天然气供应紧张。

三是缺乏独立性。新冠疫情暴发后,欧盟主张供应链多元、能源多元,用“狼来了”自我提醒,声称“不要再幼稚”,尤其是担心“受制于中国”。为此,欧盟近来与中国台湾在人权、贸易、产业、数字、互联互通等领域互动频频,寄希望于台湾能助其实现“战略自主”目标。

欧委会贸易官员韦恩德日前在《经济学人》发文称,贸易是欧盟实现地缘战略利益、安全、气候等广泛目标的工具。面对当前国际秩序受冲击、WTO改革面临困境等挑战,欧盟以贸易政策为改革加速器,在多边层面将气候目标纳入WTO改革,追求环境商品和服务自由化。韦恩德认为,欧盟仅占全球9%的碳排放量,其单边行动难以推动全球实现1.5摄氏度温控目标,为此呼吁基于现实主义的国际合作和协调努力,如通过尽职调查遏制供应链中存在的强迫劳动及环境破坏行为,为全球应对气候和环境挑战提供贸易解决方案。这些观点,体现出欧盟的真实盘算。

欧盟的“气鼓鼓”反映出其对全球化转型的不适。其在对华关系中的台湾、新疆、中欧投资协定批准、意识形态等许多问题中都折射出这一心态,也是需要我们格外留意的。(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