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热炒“中国高超音速武器”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张家栋

英国《金融时报》过去一周接连两次抛出报道,声称中国在今年七八月间两次进行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武器试射。对于中国、美国、俄罗斯或印度这样的国家,每年进行各种军事装备试验,这很正常。英美媒体着重突出的“关切”在于:中国这次试验的可是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导弹。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也拒绝就报道内容做出直接评论,但目前,上至美国总统拜登下至防长、战略司令部司令和多个国会议员,都在配合西方舆论渲染对中国发展这种能力的担忧。美方如此这番炒作,主要出于以下目的。

一是继续渲染“中国威胁论”。美国参议员安格斯·金就说,高超音速武器是潜在的“噩梦武器”,而“中国或俄罗斯正在开发这些武器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他还声称,“高超音速武器是战略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具有从根本上破坏我们所知道的战略稳定的危险潜力。”在美国一些人看来,中国过去展现出来的力量足以使中国成为亚太秩序的一个挑战和塑造者,但还不是全球层面的挑战者。因此,这还不能满足美国一些极端政治势力动员美欧全力应对中国的战略意图。但现在,已经“强大”“强势”的中国可能拥有一种既可以超越区域触及全球又能终结美国现有防御体系的超级武器,那就毫无疑问是对全球的“安全威胁”了。

这种渲染和炒作可能会为美国反华鹰派推动北约东进提供更多动力和借口。最近,北约和一些欧洲国家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活动已经呈现上升趋势。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不久前也称,北约将大幅扩张目标范围,将对抗中国崛起纳入其中。正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主任布鲁斯·琼斯所认为的,北约公开以这种潜在对抗方式描述中国所谓不断扩大的战略威胁,意味着北约内部对华策略的重大转变。这些舆论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具有一定联通性和联动性。

二是维护美国反导系统的有效性。目前,美国的反导系统主要有两大类:一是针对高空弹道导弹的战略型防御体系,二是针对低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战术型防御体系。美国是世界上反导系统最发达、部署力量最强大的国家。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他国家的核威慑能力,导致世界战略力量格局的进一步失衡。但新型的高超音速武器却可以综合远程、低空、机动、调整四种属性,兼具战略和战术武器的特征,是现有防空系统难以应对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担心中国或俄罗斯拥有了这种新型超级武器,可能会颠覆美国现有反导体系,削弱美国的绝对力量优势。

三是为美国发展中程导弹系统提供合法性。美国近几年来一直想突破中导条约的约束,以便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美国的一个借口,就是中国等国不受美国与俄罗斯中程导弹条约的约束并且已经发展出强大的中程导弹力量,因而必须被纳入军控谈判范围之内。否则,美俄中程导弹条约将失去曾拥有过的意义。所谓高超音速武器,其实早就不是一个新的“新闻”了。一些国家正在研制开发这种新型武器系统的消息早已有之,而且还是美国自己带的头。现在,西方一些媒体甚至美国官方渲染炒作“中国进行高超音速武器试验”,也可以起到为美国部署中程导弹计划张目的目的。

四是为美国继续研发高超音速武器提供借口。美国相关人士明确指出,“在我们监控竞争对手的进展时,美国不能在这方面落后,也不能允许出现盲点。”这可能才是美方渲染炒作的真正目的。前面说了,美国是发展高超音速武器系统的先行者,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就开始了。现在,世界上约有20多个国家正在从事这种研制工作。就连朝鲜,前不久也宣布自己进行了一次高超音速武器试验。

但问题在于,武器系统的发展总是矛先于盾,并且矛的研制往往要比盾的研制更加容易。而且美国对其他国家拥有常规力量的明显优势,对这种武器的依赖度并不高。换而言之,高超音速武器系统只是给美国增加了一种选项,但对其他国家而言却可能弥补常规远程打击力量的不足问题。只是这种变化是美方所不愿意看到的。这样一来,美国要么加快此类武器系统的研制和部署,要么开始研制可以反制的相关武器系统。美国裁军大使罗伯特·伍德就称,这可能会加速军备竞赛,并有可能把军备竞赛推向更高阶段。

总体来看,英美媒体以及美国官方围绕“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的炒作渲染,既有真实担心也有故意利用,体现出当前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西方关系的敏感性和复杂性。(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