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免陈柏惟之后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中时主笔室

立委陈柏惟罢免案通过,他应是史上第一个被罢免成功的立法委员,短短636天的任期就此画上休止符。更是近4年内,继首位被罢免的市长、议员后,再创首位立委被罢免的政治纪录。

接连创纪录的肇因,须归因于绿营执政后力推的《选罢法》修正,导致不同公职人员罢免门槛与基于法理所须反映的正当性能量乖离。但当绿营在2020大选胜后,随即举全党之力投入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而失去理性,一切就失去讨论基础。

回想当时高喊“光复高雄”的绿营诸君,何曾愿意透过修法,用一场实质公平的游戏面对韩国瑜?后来被罢免的王浩宇、陈柏惟在内,当时不也杀红眼似地倾全力声援罢韩,两人何曾想过跟韩国瑜来一场男子汉的罢免对决?

结果是韩国瑜被罢免后,一把政治恶斗的怒火迅即在全台燎原。由于几乎只要动员政党基本盘就能通过的连署门槛,让审核是否应票决的先行程序正义,顿时变成摆设,无法真正讨论罢免合理性的提案。一旦进入投票阶段,自然就形成政党动员基本盘抢低通过门槛的必杀策略。

且王、陈两人的问政风格饱受争议,自然会被列为“淘汰名单”,果不其然接连落马。韩在事前事后对两人应无太多成见,但两人却始终将韩国瑜当成政治提款机来肆意操弄。如以结果观之,王、陈二人的终局下场,可说是作法自毙的最好例证。

随着陈柏惟的罢免成案,这场延续两年多的罢免狂热应会暂时退烧,导致狂热的错误修法却仍是现行的游戏规则。如立院朝野再不认真面对修法必要性问题,只怕暂歇之后,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一旦仇恨政治再度抬头,将使台湾政治永无宁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