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文雄对华是否由鸽转鹰?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岸田文雄延续竞选自民党总裁期间对中强硬的立场,将“抗衡中国”做为岸田内阁首要任务,这位长期以来被视为“知华派”、“和平主义”色彩鲜明的日本新任首相是否由鸽转鹰,引起质疑。

岸田文雄为“宏池会”掌门人,该派系源自战后擘划“重经济、轻军事”路线的吉田茂,在自民党派阀系谱中属“保守本流”,与鸠山一郎及岸信介为首的战前“大日本主义”者所构成之“保守旁流”并非同挂,与安倍晋三所属的“细田派”理念亦不同。岸田文雄主政是否代表“保守本流”归位日本政治,一度令人期待。

习盼岸田重温初心

中日友好协会常务副会长、大陆前驻日大使程永华日前在“全国日本经济学会2021年年会”指出,维护和发展中日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应本着弘扬和而不同、和衷共济的东亚智慧,坚定排除域外因素干扰,实践真正的多边主义,积极促进区域合作,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生效实施,推进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共同维护好、发展好亚洲家园及两国事情。

2022年为中日关系正常化50周年,若实现“拜习会”,日本将跟上美国脚步,摸索重开中日“首脑外交”,使双边关系回到轨道。然而,日本对中政策仍受制于美国,美中持续对立,将使岸田内阁难以操作习近平国事访问日本。若以新冠疫情为由而延期的习近平访日行,在疫后仍被搁置,中日关系势将冷却,重蹈建交40周年时的双边关系低迷景象。

在美中对抗加剧,日本周边安全情势恶化之际,中日关系不宜再陷冰点,双方存在关系改善的动因,岸田需要做出适切的政治判断,惟众院选后,岸田仍将以美日首脑外交为首务,在年底先行访美,明年迎来美国总统拜登的首访,之后习近平若疫后“出访解封”,始有机会实现习近平访日,发表中日“第五份文件”,为建交50周年下政治注脚,重新定锚中日关系。

岸田在10月19日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讨论从根本上强化防卫力,包括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在内,确认将探讨所有选项。岸田看似较预估更激进,考虑在“国家安保战略”载明,使日本拥有摧毁敌方飞弹基地的能力,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及“先发制人攻击”等问题最终仍将归结到难解的“和平宪法”下之“专守防卫”如何自圆其说,岸田抛出的“适应新时代变化的修宪案”意指为何,格外受人注目。

中日对立逐渐升高

岸田曾任近5年的外相,在战后历史上任期仅次于吉田茂,任内致力于推动“新时代中日关系”,亦使中国的对日印象显著改善,但20日公布的日本“言论NPO”与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在中、日两国实施的联合民调结果,9成日本受访者仍旧对中印象负面,但回答对日本印象“不好”的中国受访者较去年大幅上升13.2%,达66.1%,此为8年来中国对日认知情感首度恶化,反映美中对立,日本紧靠美国“抗中”下的中日关系实况。

日本认为,曾为改善中、日相互认识主要趋力的赴日观光客因防疫边境管制措施而中断亦是主因,在官方与民间交流骤减下,中、日互动焦点几乎只见对立,特别是钓鱼岛争端升高,及外交上日本对台海、南海问题与美国声气相通,促使大陆民意对日观感集体趋向负面。

中国观光客仍未重返日本旅游市场,却首见中、俄10艘海军舰艇联合穿越津轻海峡,南下太平洋,再经大隅海峡返回东海,完成“绕日”航行。日本政府视之为安全威胁,表示“高度重视并密切注视”中俄是否形成联合对日之势,但未口出恶言,反应非常谨慎。

岸田上任之初即致电习近平,展现“岸田外交”起手式,习近平意有所指以“重温初心”寄语岸田,但中日对立升高的情势下,“重温初心”挑战不小。

岸田是战后首位出身原爆地广岛市的首相,在安全战略及防卫政策开展上,自应回应选区反核、反战、信守“和平主义”的民意要求,但面对“安全困境”,岸田究竟是由鸽转鹰,向“安倍路线”靠拢,或坚持开山祖池田勇人的“保守本流”路线,岸田将做出历史性的抉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