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乎角力与对话之间的中美关系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01观点

周二(26日),在中国“入联”逾半世纪的第二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继国务院上周六(23日)的声明后再次表示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体系的活动。并且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第24次中国——亚细安领导人会议后,美国总统拜登也参加美国与亚细安的峰会对话,为美国恢复自2017年特朗普退出首次美国参与亚细安会议,明显地带有浓厚“重回亚洲”和积极拉拢亚洲国家抗衡中国的意味。

中美两国在地缘政治继续角力之际,美国财长耶伦在同日亦与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举行了视像通话。据指,双方就世界的经济形势和多边合作交流了意见,亦同意应继续保持沟通的渠道。这次通话是继本月6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与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会面,以及戴琪与刘鹤在本月9日举行的视像通话后,中美两国涉及贸易和经济范畴第三次的高层对话。这次对话,甚至是被外界认为与中美两国元首在年底会面有关。

政治角力是表象

中美两国无疑在很多的问题上分歧严重。不论是经济贸易、台湾问题抑或南中国海问题,美国与中国一直都在多方面进行角力。在上月15日,美国、英国及澳洲三国就宣布达成安全同盟(AUKUS),承诺协助澳洲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以应对在亚洲地区愈来愈不均等的军事力量,明显地针对中国军舰在南中国海地区的活动。而本月初,美国亦派出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杜威号驶入台湾海峡,并且借助美国总统拜登的“失言”,多番重申“美国将兑现协防台湾的承诺”。

近日有关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的言论,更是美国有意表达与中国角力的立场,从而拉拢亚洲盟友的支持。为了回应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挑衅,上周一(18日)中国及俄罗斯两国在海上联合军演期间,也以舰艇编队越过日本海域附近津轻海峡。有关举动被认为是中方表达“不满美国多年以来有关‘航行自由’”的讯息。中美两国的角力似乎不断为地区和平带来隐忧,并为地区紧张的局势升温。

经济利益是核心

然而,尽管中美在政治上多个范畴进行角力,两国却务实地在经济和贸易等范畴寻求对话和合作的空间。这不但是因为美国的经济早已依赖了中国的货品出口,实情亦是两国在经济利益的范畴上早已是密不可分。

今年9月中国的出口数字就比上半年增加了28%,而更重要的是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品更是比2018年1月上升了31%。加上,美国企业愈来愈多的盈利都是依赖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其中,近日成为首间全球市值过万亿美元的电动车企业Tesla,其庞大的盈利就来自中国正在急速增长的电动车市场,单单在九月份就创下单月56,006辆的销量,而且在今年第三季度录得双位数的增长更是受惠于在中国的生产成本持续减少。而美资投行高盛近日亦伙拍摩根士丹利和保险业巨企丘博(Chubb)积极寻求中国监管部门的“绿灯”,并配合中国开放金融市场的政策,被认为是向中国经济投下信心的一票。

从种种迹象可见,尽管中美两国表面上在多个范畴上进行政治的角力,两国的官员都有意识地在保留在经济范畴上的沟通渠道。尤其当不少美资企业的盈利都是来自于庞大的中国市场,美国的官员始终不能不考虑在华实质的经济利益,可以想像更多的对话空间都会在美方官员有意识地创造出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早前多次透露如果成功安排会议,本身已是一个重大成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