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原油市场再度面临供需结构转变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近月国际油价涨势惊人,10月26日布兰特原油价格一举冲到每桶86.4美元,为七年来新高。之后虽略见回档,但大致维持在每桶80美元上下。这波油价的多头格局主要源自于疫情趋缓后,原油市场持续性的供不应求,且持续时间远长于历史经验所致。

资料显示,2020年6月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及盟国(OPEC+)大幅度减产每日千万桶后,国际原油市场即由供过于求转为供不应求,且至今仍未见恢复。观察原油期货市场亦可发现,布兰特原油远期期货曲线(CCRV)呈现象征短线需求强于供给的逆价差情况将近一年之久。问题是即使国际原油市场主要控制在OPEC手中,短期来说市场机能不易发挥,但像这次出现供需失衡持续期间偏长的状态仍属少见。因此,目前的市场失灵现象,极很可能是继页岩革命后,原油市场再度面临供需结构转变。

首先,疫后的需求强劲。疫情爆发以来,在各国财政与货币刺激政策支撑下,经济下行情况不如预期来得急遽,而疫情期间抗疫需求带动制造业率先复苏,之后随着疫苗问世、经济逐步解封,增加原油需求,加以液化天然气价格飙升,又提高发电用原油需求(原油和天然气在发电上具有替代性)。于是,在交通、工业及发电需求等多重因素下,国际原油需求增加速度较预期快上许多。

其次,油价持续上涨,原油供给面的复苏却迟迟未见。主要是原油投资不足及能源转型,使原油供给面出现结构性转变,且两者交互影响,更抑制了原油供给。资料显示,近年来受到股东削减负债、提高配息及碳中和长期目标等因素影响,使全球上游油气产业投资持续不足,且能源转型亦持续对原油产业不断施加“不投资”的压力。例如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即限制新的联邦钻探许可证发放,以及取消美加Keystone XL油管计划,使页岩油产量迟迟无法回复以往荣景。

原油巨头而言,除了来自政府、学者、环保团体基于能源转型所施加的压力外,绿能当道也让股东不愿轻易投资,市场投资人在忧心化石燃料终将被取代下,要求比过去更高的分红配股,也是原油上游投资不足的重要因素。所以,即便国际油价续涨,但供给的价格弹性甚小,供给量增长明显不足,终致出现市场失灵的结果。

值得深思的是,预期化石燃料将逐渐被取代和国际油价持续上涨,两个全然矛盾的现象怎会同时发生?19世纪的鲸鱼油价涨现象,提供了若干解释。鲸鱼油曾是欧美地区主要的照明燃料,1846年煤油被发现后的20年中,煤油逐步取代鲸鱼油,但鲸鱼油价格非但没有持续下降,还在1865年前后创下历史新高。关键就在于煤油问世初期成本仍高、供给有限,且随着鲸鱼油供给逐渐减少,持续支撑鲸鱼油价格走强。

同理,再生能源的技术较开采煤油难上千百倍,且各国的发展条件也千差万别,要替代化石燃料可说难上加难。难怪有市场分析师预言:“原油的供给高峰可能会在需求高峰之前来到”。倘若如此,化石能源在遭替代的过程中,油价或将维持高价一段时间。

由此可知,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再生能源发展慢的国家对化石燃料依赖仍深,能源安全将成为这些国家经济安全的一大风险。所以,执政者不能一味期待在化石燃料替代过程中会有低廉的能源可使用,且供给来源多样性将逐步减少,能源不足将冲击经济发展及民生。

同时,化石燃料价格波动将持续加大,一如去年疫情爆发以来,因页岩油产量增加缓慢、OPEC对于原油的价格影响力再度放大,以致出现价格波动加剧的情形。换言之,在当前台湾近98%能源仰赖进口、能源安全堪虑下,政府还能拍胸脯保证经济安全无虞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