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斗焕被批欠历史交代 “光州屠夫”留骂名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韩国前总统全斗焕昨(23日)在首尔寓所去世,终年90岁。他1979年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翌年血腥镇压因政变而掀起的光州民主运动,被冠“光州屠夫”恶名,任内实施铁腕统治,晚年官司缠身。他生前从未忏悔认错,死后留下骂名和争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昨决定不为全斗焕举行国葬,是政府引进国葬制度以来首次不按国葬规格为前总统治丧。总统府青瓦台表示,没有送花圈和吊唁的计划。由于全斗焕因内乱罪被判刑,丧失在国家公墓安葬的资格。

洗手间晕倒失救 终年90

全斗焕前新闻秘书闵正基表示,全斗焕昨上午8时45分在延禧洞私宅洗手间晕倒,失救死亡,终年90岁,遗体移送延世大学附属医院。闵正基说全斗焕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血癌的一种),早前因病情恶化暴瘦。全斗焕今年8月确诊患血癌后,拒绝入院治疗。闵正基表示,全斗焕灵堂设在医疗院,其遗愿是死后葬在俯瞰朝鲜的边境前沿高地。

青瓦台发言人朴炅美昨在记者会表示,全斗焕最终没有揭开历史真相,对其没有真诚道歉表示遗憾。韩联社报道,政府不为全斗焕举行国葬,与上月26日去世的88岁前总统卢泰愚获“国葬”待遇形成对比。卢泰愚是全斗焕的接班人,二人均是血腥镇压光州民主运动的黑手。报道指,两人对待自身过错的态度截然不同,考虑到全斗焕未作反省或道歉,政府决定不为其举行国葬。有幸存者组织和政客昨斥全斗焕至死没为政变和光州“屠杀”道歉,罪无可恕。

全斗焕1931年3月出生于庆尚南道陕川郡,1955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后入伍,1961年“五一六军事政变”促成朴正熙上台,积极支持朴正熙的全斗焕之后扶摇直上,1979年10月朴正熙遇刺身亡,担任国军保安司令的全斗焕,兼任联合调查本部部长。手握大权的他巴结军方盟友,掌控情报机关,和军校同学卢泰愚等组成的军方新势力12月12日发动“双十二军事政变”夺权。1980年5月17日,全斗焕宣布全国戒严,禁止所有政治活动,拘捕金大中、金泳三等反对党政治人物。当时,光州仍有大规模民主示威,全斗焕派军队以暴力镇压。韩国官方表示,光州事件造成207人死亡,750多人轻重伤。西方传媒根据幸存者证辞、前军官和调查人员说法,认为有数以千计学生遇难。

八年统治 遏异见经济起飞

1980年8月全斗焕以唯一候选人身份通过国民议会间接选举成为总统,展开8年统治。全斗焕任内对异见人士广泛使用酷刑,桎梏言论自由,但同时是韩国经济起飞期,电子、半导体、汽车等产业突飞猛进。全斗焕曾自评,任内稳控物价民生和成功申办1988年奥运会。另外,两韩于1984年首次举行南北离散家庭团聚会。

1987年韩国掀起由学生领导、要求总统直选的“六月民主运动”,全斗焕的钦点接班人卢泰愚该年6月29日宣布“民主化宣言”,释放所有政治异见人士,并举行公民投票修改宪法,恢复总统和国会直选。全斗焕接受卢的提议,1988年宣布不再竞选总统。

光州异见者成总统提议特赦

卸任后全斗焕官司缠身,1995年被控军事叛变、叛国、贿赂等罪,翌年被裁定罪成。法官指全斗焕透过“对人民造成重大伤害的非法手段”上台,判他死刑并罚款2205亿韩元。1996年12月首尔高等法院以“令国家经济起飞,以及1988年和平将政权移交卢泰愚一事具有贡献”为由,改判全斗焕无期徒刑,1997年时任总统金泳三呼吁推动“国家团结”,在候任总统金大中建议下特赦全斗焕,最终他只坐了不足两年牢。全斗焕当年在光州镇压后一度想处决金大中,未料后者最终是他的“救星”。

被轰欠历史交代 “死亡本身也有罪”

光州事件由谁最先下令开枪尚未得到证实,当时最高负责人全斗焕却已去世,可能令真相再也无法查明。有政客指全斗焕在历史及司法的审判结束前就离世,“在这层意义上,(他的)死亡本身也有罪”。

1980年5月光州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全斗焕卸任后,1989年以“证人”身份出席国会真相调查特别委员会会议,只朗读发言稿,未答问便离场。他1996年接受军事叛乱等罪审讯期间,以一副冷漠态度自辩,称政变是“拯救国家避免陷入危机的必要之举”,又将光州事件定性为“左翼势力妄动”,将镇压合理化,说“如果同样情况再度发生,我定会再做一样的事”。他2003年态度不变,接受传媒访问时指光州事件是“市民的暴动”。

坚称市民暴动 否认直升机扫射

全斗焕在2017年出版的回忆录带来争议与官司。他主张已故神父曹皮乌斯(Cho Pius ,译音)声称目睹军用直升机上有人向光州民众开枪的证词子虚乌有,并批评曹皮乌斯是“亵渎神职的无耻骗子”、“戴着面具的撒旦”。光州地方法院其后禁止回忆录出版。全斗焕2018年因涉嫌诽谤抗争运动遇难者而遭起诉。光州法院去年一审认定军用直升机对民众开枪的证辞属实,判处全斗焕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两年。

一个幸存者组织协会周二召开记者会,指全斗焕至死没为政变和光州“屠杀”道歉,表明会继续寻求真相和“历史公义”。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说,全斗焕为了自己的欲望篡夺国家大权,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对国民表示反省或道歉。代表在野党正义党出战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沈相奵也说,全斗焕直到最后都没有揭露真相,也没有道歉,“将历史的伤痛全留给光州市民及全国人民”。正义党代表余永国的措辞更强烈,表示全斗焕在历史及司法的审判结束前就离世,“在这层意义上,死亡本身也有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