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路上 与其议论别国不如自身实践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汤文诗

美国将于12月9日及10日在线上举行首届“民主峰会”(The Summit for Democracy),并邀请了各民主国家的领袖、社会组织以及私营企业的领袖出席,共同商议民主体制可以如何应对来自“专制主义”的威胁。就在这场“民主峰会”蓄势待发之际,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上周六(4日)和日(5日)则分别发表了《中国的民主》和《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前者解释中国的民主状况和成就,后者批评形容美国民主制度痼疾积重难返、民主实践乱象丛生,尤其是质疑美国在对外输出民主时所引发的乱象和危机。

毫无疑问,美国主导的“民主峰会”与中国发表的《中国的民主》和《美国民主情况》报告报告都反映中美之间正在进行一场围绕着民主话语权之争夺战。美国总统拜登自竞选以来一直强调“价值观外交”的战略,“民主价值”成为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高举的价值并评击中国等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现况,而中国亦以美国国内的民主情况作为回应,并且质疑这种“民主国家”的定义和价值。然而,这种有关民主价值的讨论早已经是旷日经年的国际话题,我们不是早已厌倦了这些永远没有结论的争议吗?

民主是世界共同的愿景

多年以来中美两国都一直在民主价值上针锋相对,事实上就说明了民主本身早已被认定是世界各国政府共同愿景。问题却是,民主具体定义却可以因为不同国家和社会以及历史和文化而存在差异。而强行地要求一个各国采行同一种的制度绝无意义,亦不合符不同社会的发展情况。强行把一套价值观套在另一个国家之上,亦只会是缘木求鱼。

举个例说,美国经历18世纪的美国独立战争,北美洲十三个英属殖民地脱离大不列颠王国的殖民地管治,并全面过渡成为美利坚合众国,在《独立宣言》中强调“人生而平等”的价值;而在英国的民主发展,则是经历17世纪的光荣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并过渡至君主立宪的国家,形式上仍然维持“君权神授”(Divine right of kings)的制度,并接受了社会上存在贵族等不平等的世袭制度。单单从英美两国的民主体制就早反映,民主本身是世界的共同愿景,却在定义上没有统一和绝对的价值。

实践是检验“民主理论”最佳的办法

既然价值和定义从来都没有单一标准,而且亦永远没有可能达致令人信服的结论,各国又何不把注意力集中地放在实践自身制度优越性上,或者从对方制度优势上学习?终究针锋相对地否定对方,实际上根本没有意义。

自上世纪的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就一直在探索一条合适自身发展的民主道路。尽管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民主状况可能有需要改善和变化的地方,但它事实上却并没有停止以积极的方法检验哪一种政治制度可以为社会发展带来正面作用。即使美国一直自诩为“民主大国”,面对中国在经济和疫情治理上的成功,事实上亦有不少当地民众同意该国民主制度有着不足之处,甚至部份人好奇中国体制成功的原因。这不正正是说明,盲目追求一致民主定义根本没有具体意义,最终实践仍然才是检验“民主理论”最佳的办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