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四个变数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朱云鹏

系统动态学是由麻省理工学院的佛勒斯特教授所创,后来接受永续发展推动团体罗马俱乐部的委托,将其运用于环境与人文长期变迁的研究。1980年,美国的巴尼教授又把这个方法,运用于他所主编的专书《全球公元2000年》──美国卡特总统所委托进行,有关全球永续发展的研究。

系统动态的基本方法,是把一些关键变数以及变数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用动态模型描述出来,然后藉着这个模型来推演跨时点的趋势变化。所以,它就是一种模拟系统,与所谓的“兵推”类似;只不过兵推通常应用于敌对力量的作战,涵盖的时间通常较短,而系统动态则是对长期的趋势进行演练。

我们可以运用系统动态模型的概念,分析两岸之间关系的变化,预测未来的走向。在台湾内部的长期趋势方面,我们需要先认定几个重要的变数。一个是教育。此变数之重要性,在于它会形成下一代的思想与观念,而下一代会慢慢长大成年,成为公民。小时候受到的教育,会影响公民的思想,以及对于世界和两岸的认知,进而影响他们的政治态度。

在这个方面而言,自从十二年一贯新课纲实施以来,它最大的特色就是在历史上几乎消灭了“中华民国”。如今有很多的小学生都在问老师,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叫作中华民国。多数历史课本对于中华民国产生过程的描述,可说是粗陋地一语带过,而且是放在东亚史。在两岸关系上,中华民国的存在和其历史发展,是一个重要连系,本有机会成为防止两岸走向战争的防火墙,但目前在教育上已经被推翻。现在的学生,知道身份证上印的是中华民国,但不知道中华民国代表什么,也不知道如何从中华民国的历史连接到中国更早的历史。

第二个重要的变数是媒体。目前(浏览量较大)主流媒体的内容,从电视到网络,清一色是反中、仇中、鄙中。所以等下一代长大离开学校,走入社会时,他们继续接受媒体的“教育”,而且其火辣程度远超过原来的课本。“中国”2字的内涵,只剩下“中华人民共和国”7个字。

接下来的一个变数是选举。我们采一人一票制,确实拥有民主的表象,但在选举文化的内涵中,更大的成分是民粹。用白话来说,就是前面两个变数所产生的“意识型态”,到了选举的时候,就成为政党的提款机。由于藉此提款,政党当选以后的政策,也必须具有“反中、仇中、鄙中”的特色。而且政党还可以透过网军,反过来引导媒体走向。

照理说,执政的政党希望安定,不希望动乱,但如果安定的前提是改变以上的趋势,那就会影响政党的执政机会,而政权当然比安定更重要,所以个别候选人没有选择,必须成为以上力量循环的加速器,而非煞车者。要之,教育、媒体、选举、公共政策,形成自我内循环,速度愈来愈快,往同一方向前进。

最近几年,有一个外在的变数也产生重大的变化,那就是中美对抗。尤其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内部也有媒体、选举、政策的反中循环。于是在外交上,在台美关系上,成为另外一个反中力量的重大来源。其反映于政策,就是大量购买军火、部署中程飞弹、提高后备军人动员、研究恢复征兵制。

这四个变数的循环,相互强化,往战争的方向前进。当然,还是有代表煞车力量的变数存在,包含两岸及全球经贸往来、人员往来、主流媒体以外的媒体、留学生…等等。但是,目前看起来,这些变数的力量发展,不足以减缓或改变主流力量运动的方向和速度。

巴尼教授曾说,使用系统动态的目的,在于提醒利害关系人在面对问题时,要采取“预防式”,而非“回应式”的改变。系统动态处理的问题都是长期趋势演变,就像全球暖化一样,等问题出现了才想办法解决问题,往往已经来不及了。战争与和平这两个不同方向的演变,其最大的利害关系人是全体台湾人民。如何唤醒一般民众了解这样的趋势,主动地做出预防式的防范,而不再充当政客或外国人的棋子和牺牲品,是知识份子的职责和任务。

作者为东吴大学巨量资料管理学院讲座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