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与哈萨克剧变对台湾的启示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联合报》社论

俄罗斯的乌克兰与哈萨克两邻国近日都发生动乱,俄国正准备派大军入侵乌克兰,哈萨克内乱则由俄国主导的“集体安全组织”派兵弭平。两场动乱都牵涉美俄中的大国角力,美俄已在日内瓦展开战略对话,但并无结果。俄国声称,除非华府明确反对乌克兰与乔治亚加入北约,否则俄方将喊停与美国的安全对话。美俄角力,当事国被当成卒子,连欧盟都沦为局外人;观看这盘棋,台湾应对自己的国际处境深有警觉。

俄罗斯此刻在乌克兰边境陈兵十万,专家估计它一月底前必须入侵,否则融雪后不利装甲部队行动。美国总统拜登威胁,若俄军胆敢入侵,将遭遇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尽管话说得很硬,但有阿富汗的前车之鉴,他也明言美国“不会派兵”。专家研判,美国顶多采取经济制裁,但强度必须高于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时的手段。最狠的一招,是把俄国从国际资金清算系统(SWIFT)除名,切断俄国金融机构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的联系。

果真如此,俄国势必寻求其他替代系统,勉强可替补的是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对中国而言,乌东危机有如未来台海冲突的预演,美国如何对付俄国,未来即可能用来对付中共。因此,大陆可能出手协助俄国度过制裁难关。但乌东危机若继续升高,拜登可能会试著改善美中关系,以避免两线作战;为此,美国可能以改善美中关系为饵,要求中国勿协助俄国。

乌克兰问题让中国大陆左右为难,哈萨克危机更暴露俄国的霸权心态。哈萨克最近的街头暴乱,本质上是一场宫廷政变,是前总统纳札尔巴耶夫家族藉天然气涨价抗议,企图从现任总统托卡叶夫手中夺回权力。至于美国与西方所支持的颜色革命,其实只是配角,成为集体维安部队镇压下的牺牲者。

哈萨克独立后一直在中美俄三角之间寻求“等距外交”:政治上和俄罗斯结为军事安全盟友,经济上吸引中国投资并受惠于一带一路倡议;此外,并引入美国力量,允许非政府组织入驻,并开放美资开采油田,试图通过美国来平衡俄、中的影响。而今,托卡叶夫请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平乱,无异是求莫斯科出兵,打破了其中立政策,重新凸显俄国在中亚的“宗主国”地位。

美国对此气急败坏。国务卿布林肯认为,俄国一旦进入,就很难要它离开,他指责普京要重建苏联之举是“不可接受”,这也暴露了美国的懊恼。哈萨克是中国一带一路的起点,也是连接欧洲的重要交通走廊,中国对哈萨克的矿产资源也有极大的兴趣和需求。且托卡叶夫曾是前苏联派驻中国使馆人员,中文流畅,被北京视为“自己人”。但这次事件,中国第一时间称不介入,俄国迅速出兵后,大陆被拋在后面;哈萨克倒向俄罗斯,北京只能认了。

乌克兰与哈萨克都不是小国,但在大国争霸下,都只能依赖与扈从,听人摆布。乌克兰求美国保护,希望托庇于北约;哈萨克求援于俄罗斯,借外力平乱。但乌、哈两国动乱相互关连,俄罗斯必须强势因应;在美国看来,这恰好证实普京的霸权本质;在北京眼中,则更确认国际政治的冷酷现实。

台湾土地远不如乌、哈两国,国际承认也没有这两国多,但台湾人民似完全无惧国际政治的凶险。许多人甚至一厢情愿地以为,两岸一旦有事,美国一定会派兵协防台湾。事实是,在大国的棋盘上,不仅乌克兰、哈萨克,就连欧盟或北约的利益,都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