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日关系 RCEP是试金石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旺报社评

新冠变种病毒Omicron在日本疫情扩大,日相岸田文雄取消赴澳洲访问计划,与澳洲总理莫里森举行线上会谈,并签署《日澳相互准入协定》(RAA)。此协定旨在达成日本自卫队与澳军互访及举行联合演训,以进一步加强防卫及安全保障合作,将双方关系推向“准同盟”的形式。

台海若冲突日民意保留

日、澳签订RAA乃为共同应对中国对区域安全的挑战,且透过美、日、印、澳 “四方安全对话”(Quad)保持密切合作。除《日美行政协定》,此为日本首次与第三国缔结类似协定。RAA的签订意味日、澳双方的部队将自由进入对方国家从事训练及演习,无须逐次就条件进行谈判,并设置就运用协定展开对话及协调的“联合委员会”。

除澳洲外,日本与欧洲、东南亚各国刻正加紧强化防卫合作。日本试图与更多国家合作应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渐趋增强的军事压力,但因法律制度不同,深化关系所需的协定谈判陷入长期化,而日本定位为安全合作一环的防卫装备品出口亦不顺利。RAA的实现可作为日后日本缔结类似协定的经验,加速扩大日本的安保合作网络。

在日、澳完成RAA的同时,美、日亦以线上方式举行双方外交及防务阁僚出席的“安全保障磋商委员会”会议,将中国视为美日的安全挑战,且为印太安全的核心问题,并讨论日本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的可能性,联合声明中载明“日本不排除任何国家防卫的任何选项”。

美、日期待就提高同盟防御能力签署“实质性协议及特别协议”,美军协防台湾需要日本自卫队的支援,包括全面使用台海附近的日本岛屿,美国强烈期待日本携手共同应对台海冲突,但对日本来说,此意味着战时日本邻近台湾的岛屿可能遭到中国攻击,日本民意对此态度仍然保留。

美国、英国及澳洲2021年9月签署“澳英美联盟”(Aukus),美、英承诺将协助澳洲建造核动力潜艇,并评估澳洲潜舰基地设施,使美、英核动力潜艇得以先行进驻部署。除美国之外,澳洲是唯一在Quad及Aukus皆列名的国家,大幅提高澳洲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受制于“和平宪法”及“非核三原则”的日本,对澳洲在印太安全的新角色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岸田2022年外交遇困境

日本推进与澳洲的“准同盟”,着眼于美国国力渐露疲态,在安全上无法藉扈从美国应对中国崛起对日本构成的挑战,而须扩大与其他中型国家结盟,以获得安全。但在美国同盟体系中地位逐渐上升的澳洲将改变冷战以来,美国以美日同盟梳理东亚安全秩序的架构,日本的角色可能弱化。岸田首相须说服民意,回应美国对日本在印太区域扩大安全角色的期待,在“专守防卫”上寻求解套,以避免美国“舍日本,就澳洲”,损及日本在国际政治的存在感。

美、日、澳深化安全战略合作将扩大与中国间的“安全困境”,激化印太的军备竞赛,不利于区域和平稳定形势,难以撑起东亚的安全,更无助区域经济复苏、产业链重整以及共同应对全球性危机。北京认为,日、澳深化安保合作剑指中国,凸显“以台制华”的谋画,日本在其间扮演积极的角色,试图借助台湾问题及涉台地缘政治扩大日本对外利益主张及话语权。

岸田欲摸索与中国的稳定关系,以现实主义判断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但在“台湾问题”上渐弃低调。前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杨苏棣认为,日本似乎决定更加坦率地支持台湾的独立地位,使其更接近华府目前的立场,尤其是在岛屿防御方面,迹象显示东京的对台战略构想正在发生变化。

日本身处美、中对抗最前线,与中国安全战略矛盾日增,2022年将是岸田“新时代现实主义外交”困难的一年。但北京不必对中日关系悲观。1月1日生效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是北京再续“睦邻外交”的试金石,多边自贸与外交的结合或许能为中国带来缓解海域争端、改善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机会,转身成为温和的负责任区域大国角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