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毅的拜登 乏力的拜登 无奈的拜登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吴迪

 

1月20日,大寒,也是美国总统就任的日子。赶在就任满一年的前一天,拜登召集了第二次正式记者会。

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无视了一个关于他儿子与中国关系的问题,驳回了另一个关于他心理健康的问题,此外主要都在为自己“既充满挑战,又取得巨大进步的一年”辩护:当下的就业率、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上亿美国人接种疫苗,以及他原本寄以厚望、集主要政纲于一身、最终却功亏一篑的BBB法案……

平心而论,拜登这位虚岁八旬的老人真的尽力了,我们也确实可以看到美国很多问题因他的努力而在转入较好的方向,但从他身上看到更多的,还是那深深的疲惫、无奈与乏力。

关于疫情,当下Omicron(奥密克戎)变种正在全美迅速肆虐,每日死亡人数重新攀至小高峰,连续数日保持在1,500人以上的水平。自2021年1月20日以来(截至2022年1月18日数据),全美确诊冠病死亡人数超过44万人,甚至高于2020年的约40万。对此,拜登承认自己原本可以提早一个月提高检测能力,但拒绝将该问题视作政府的失败,称已经成功地为近75%的成年人接种了疫苗。

关于《重建更好未来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因无法获得党内一致支持而胎死腹中的现况,拜登承认“看来有必要将其拆散为一个一个小部分”,优先通过诸如能源、环境治理等更具共识的部分。

关于外交,对华方面他表示现在还来不及改善中美贸易关系;对俄方面,他表示相信普京会武力入侵乌克兰,但一旦这一天发生,他就会向俄罗斯发起普京“从未见过的制裁”,包括限制俄罗斯进行金融交易的能力,“他们的银行将无法处理美元”,这将是“俄罗斯的灾难”。

关于保障美国国民的投票权益,就在拜登于白宫讲话的当日,联邦参议员们在国会山否决了取替拉布规则的方案,旨在让国民投票更为便宜、让民主党票仓更为坚实的《自由选举法案》及《约翰·刘易斯选举权促进法案》也越发渺茫。对此,拜登承认前路越发坎坷,但也不甘就此作罢,甚至不惜抛出了“2020年中期选举可能会因此存在舞弊”的暗示。他称,如果他改革美国投票制度的计划无法通过,那么念及共和党在各州议会通过了一系列让投票更为困难的立法,将可能令中期选举产生“不合法”(illegitimate)的结果。他另外表示,将会更频繁地周游各地,为民主党候选人集资、助选,以便确保民主党能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保持多数党席位。

关于党派政治,拜登一再抱怨批评共和党人,指责他们没有积极的议程,整日只知密谋阻止拜登试图做的一切。拜登表示自己曾与五位匿名共和党参议员谈话,这些参议员表示虽然他们私下认同拜登,却担心如果他们支持,就会在初选中落败——“你可曾敢想,一个没有公职的人却可以威胁整个政党”,言语所喻者,正是特朗普。

以上大抵是拜登自己对过往一年的概述。而美国国民对他的概述,则可从民调中知晓一二。

市场调研公司盖洛普(Gallup)在拜登上任的第一年里,先后13次在不同的时段对他的支持率进行了民意调查(最新一次取自1月6日至13日),平均13次结果,拜登支持率为48.9%,是为史上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是38.4%的特朗普,倒数第三是克林顿(49.3%),第四和第五则分别是列根(57.1%)与奥巴马(57.2%)。

在这13次民调之间,发生了不少事。 2021年1月,拜登以57%的支持率上任;从1月到8月,拜登以抗疫为主轴,加速推动疫苗接种,在此情况下他的支持率也徘徊在57%至49%之间。而到了8月底,美军撤离阿富汗过程中的混乱,尤其是还发生了造成13名美军死亡的喀布尔机场爆炸,令得他的支持率降至四成出头的水平,一蹶不振。而后冠病疫情再次猖獗,除了令人生活不便,亲友丧生,更令供应链形成巨大瓶颈,在与过去一年美国联储局的宽松政策配合下迅速推稿物价,通货膨胀臻至数十年未见的历史高位。以至于待得今年1月初的那次民调,只有4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赞成拜登的工作方式。

一定程度上,拜登是冤的。当一年前拜登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手中接任时,疫情正全面爆发,严重破坏经济运行和教育、医疗系统,乃至挤爆了殡仪馆。如今无论如何都是有所改善。于移民维度,拜登扭转了特朗普一众歧视性政策,并没有令边境的乱象进一步加剧。于经济维度,他不再像特朗普当时那样为求股市长隆而施压联储局,虽然没能采取更多举措,但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制于国会党派政治的桎梏。外交方面,虽然“美国回来了”的口号依旧受到各传统盟友的质疑,但确实变得更为稳定,更具可预测性……

对政治人物的评估需考虑“滞后性”,不能以当下的现象去总结,而要着眼于趋势,去审视当下施政方向是否契合当下的问题。从这一点而言,即便拜登一年来乏善可陈,却也至少以有限的程度做到了“拨乱反正”。

是以,从个人评估的角度,我们确实应对他多一些耐心,多一些期待。听其言,观其行,拜登确实是一位真诚、勤恳、试图力挽狂澜的老人家。他所努力的方向可以为美国带来良性的改变,一个更稳定更繁荣的美国对中国和世界而言也都是好事。

可是,即便我们有这个耐心,美国对他可未必。民意如流水,面对宣传力煽动力极强的特朗普,拜登过去一年真的是享了特朗普社交账号被禁的福分,但随着特朗普和共和党的一众对手越发开始发力,拜登又该如何面对这一摊浑水?

而今的美国正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必须以强硬的手段解决经济问题才能缓解当下的撕裂,但当下的撕裂又不允许白宫采取强硬手段,而重视“制约”的制度设计又进一步为党争和撕裂提供了支持。

人们尝言“美国最大的优势就是有强大的自我制约、纠正能力”,可如今美国的问题恰恰就源于其制约、纠正能力。难题诺大如此,拜登这位虚岁八旬的老人家,纵有扶大厦于将倾的决心,又焉有其力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