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为0,破解“蚌埠住了”靠什么

字体大小: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晓忠

 

“蚌埠市已经到了‘退无可退、背水一战’的关键当口。”

1月17日,安徽省委书记郑栅洁在安徽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召开期间,与蚌埠代表团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候,对这个曾经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提出振聋发聩的警示。

巨大的转型压力

刚刚过去的2021年,老工业基地蚌埠经济失速,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为0,离年初计划的8.5%的目标相差甚远。作为淮上明珠、皖北经济重镇,素有“珍珠城”美誉的蚌埠“绷不住了”,这对安徽来说不啻是打了一记警醒剂。

蚌埠经济失速,揭示的是一个一般性命题,代表着一类城市在新经济时代下的境遇。在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下,三四线城市、老工业基地,如何找准自身定位,焕发新春?显然,破解蚌埠经济失速之局,也是为三四线城市、老工业基地的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一个标本。

自2018年以来,中国经济虽出现了明显的减速现象,但经济结构调整、新旧经济动力引擎更替事实上进入加速期。作为长三角41个地级市之一,曾经的老工业基地蚌埠,面临的转型压力要比其他三四线城市和老工业基地相对更大。

这类似于“灯下黑”,身处中国经济最活跃的长三角,蚌埠周边基本都是强手环伺。在当前长三角城市群还处于聚合而非辐射阶段之际,周边地区对蚌埠而言都是吸虹场,蚌埠的资源都会不同程度地被已经融入长三角经济带的地区吸收。

其实,作为全国第一台缝纫机、第一台电视机的产地,蚌埠经济失速并非今日才显现。进入21世纪以来,蚌埠的经济增速就从曾排名安徽省第三的位置上一路拾级而下。2000年滑落到安徽省第八位,到2015年,已连续六年一直排在安徽16市的第七位,再到2021年上半年滑落到第八位,经济下滑趋势明显。

布局高端赛道有待时间验证

20多年来,尽管蚌埠在努力和拼搏,但传统老工业基地的转型之痛刻骨铭心。同时这也反映出,作为我国经济的龙头之一,长三角在经济结构、产业结构上尚处于经济附加值爬坡的阶段,辐射扩散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

换句话说,长三角经济的辐射可能只是近辐射,如上海辐射临近的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嘉兴等地,蚌埠尽管靠近长三角的几个次中心南京、合肥,但其辐射半径相对更为有限。

蚌埠地区GDP增速为0,根据目前官方的解释,主要是产业转型升级不快、经济总量不大、产业结构不优、中心城市能级不高、要素约束较大、民生保障有短板、发展能力水平还需提高、县域支持不强等八大问题。如今蚌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952家,在安徽排名第九,不到合肥的一半。

安徽对蚌埠提出更高要求,既是为安徽省的区位经济平衡发展考虑,也是立足于蚌埠作为老工业基地本身具有的工业思维。政策的红利,无疑为蚌埠提供了施展空间,尤其是安徽确定蚌埠重点发展硅基新材料、生物基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打造世界级硅基和生物基制造中心等,确实为蚌埠厘定了经济转型发展航向。

不过,新布局的这些高端赛道,是否与蚌埠的经济比较优势相匹配,尚需要时间去验证。毕竟,对诸如蚌埠等老工业基地,要想在人才、技术、资本等方面撑得起高端赛道,可能仅通过投入和政策是不够的。

关键靠自身造血

其实,“蚌埠住了”背后,是三四线城市和老工业基地,一直走不出传统体制机制的束缚。一些地方落后、转型失败,根本上还是思想不够解放,尤其是没有有效厘清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间的关系,在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建设方面做得不够,牵制了地区经济的内生活力,进而导致本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资源的流失。可见,“蚌埠住了”本质上是保守的传统体制之痛。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加速推进,三四线城市和老工业基地,要焕发新春,关键不是靠外部的输血,而是靠自身的造血,靠通过搭建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去激活市场内生活力,放活市场主体的创造性和能动性。

唯有如此,通过市场主体在市场的自由竞争,提炼出当地的禀赋优势,老工业基地和三四线城市经济才能真正进入良性循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