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出击防重蹈覆辙 官民防疫须同仇敌忾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Omicron(奥密克戎)横扫欧美之后,终于杀到香港。虽然特区政府之前对此早有警示,呼吁严阵以待,但是仍然难逃失守厄运。上周三逸葵楼发现确诊个案后,没有采取立即封楼禁足措施,大厦居民如常上班外出,导致很多受感染的居民将病毒外溢到多个工作地点,“举棋不定”的决定为害深远,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政府应该主动出击,亡羊补牢,限制葵涌村从事高危工作的居民继续外出上班,将扩散疫情的风险降到最低。同时,围封地区的卫生问题,以及居民排队检测可能造成的染疫风险,也要采取切实有效措施。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逸葵楼疫情已扩散

香港上次出现一天过百宗本地感染在2020年12月10日,本月22日一天125宗本地感染个案,大部分跟葵涌村关联,当中有逸葵楼居民将病毒带到商场便利店、建筑地盘、医院等工作地点,虽然发现及时,但也难免会进一步扩散而出现第三代、第四代传播,甚至在其他社区爆发。政府没有及时对逸葵楼实施禁足令,已经汲取教训,22日对映葵楼实施围封禁足,居民必须在五天内每天做核酸检测。

同时被宣布被列为“受限区域”实行强检的芊葵楼、雅葵楼、旭葵楼和晓葵楼四栋大厦,昨天因为只有零星个案而解封,但究竟是否会重蹈覆辙,像逸葵楼先发现有九宗个案仍然是“无掩鸡笼”,到出现20宗个案才实施禁足令,及至昨天出现近百宗感染个案而一发不可收拾。

卫生防护中心总监徐乐坚拒绝就“受限区域”实行强检和围封禁足的标准,给出一个数字,究竟出现多少宗感染个案才需要实施禁足令,专家或许有其科学依据,以及考虑到疫情风险与居民便利之间的平衡。这个决定当然是艰难的,但在最严厉与宽松手段之间,并非只有“放任自流”的选择。

香港的“安心出行”没有追踪功能,政府有诸多借口未能及时改善。食物及卫生局长陈肇始一再呼吁葵涌村所有居民减少外出,从事接触到很多人的高危工作居民暂时不要上班,但工人担忧不上班会丢了工作,只能冒着风险上班。葵涌村是公屋,房屋署理应掌握居民的资料,政府可以从中找出从事高危工作的居民,主动劝喻这些人暂时不要上班,如果雇主是公营机构,也可以联络有关机构,让这些有风险的葵涌村居民留在家里,政府应该主动出击,而不是将行动停留在劝喻层面。

防止疫情从葵涌村扩散是重中之重,而在葵涌村内,无论是实施禁足令的两栋楼,还是要强检多天的10多栋楼,防止疫情在区内蔓延也是关键。现在出现卫生问题以及排队检测可能成为新的感染源,葵涌村居民担心,全港市民也担心。

葵涌村疫情其中一个源头是超级带菌者的清洁工人,现在所有清洁工人都被送到检疫中心,房署已经立即聘请新的承办商负责清洁工作,垃圾堆积问题昨晚起开始得到解决,令人担忧反而是这些新聘的工人,对于防疫标准是否受过足够的训练,特别是对于公共地方的消毒是否合格。卫生防护中心表示,逸葵楼发现很多环境样本带有病毒,而所有居民即使被禁足也要下楼做检测,使用电梯和途经大堂存在感染风险,他们的个人防护,包括戴口罩及勤洗手当然要注意,但房屋署在消除环境污染方面,也是责无旁贷。

既要防止排队检测感染风险 也要限制从事高危工作人员

葵涌村居民在未来几天还要多做几次核酸检测,一下子将检测范围拓展到3万7000名居民,对于采样承办商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政府有责任在设定标准方面加以规范,多派人手协助排队居民遵守相隔一米的距离,房屋署也可以设定不同时段让不同楼层的居民做检测,解决资讯不透明以及居民在某时段过分挤拥的问题,不能简单呼吁居民遵守秩序了事。

对于将两栋大厦围封禁足,需要不同政府部门的协调与配合,现在却发生确诊者延迟送医院,以及密切接触者需要等候多时才送检疫中心,显示政府在执行措施过程中的漏洞。值得关注的不但是在葵涌村发生的,而是要看失误会不会在其他情况重演。

第五波疫情是一场大仗,现在只是个序幕,可能会出现多个区域多个源头蔓延,对政府与全体市民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政府要应对的可谓千头万绪,更加需要沉着应战,既要高瞻远瞩,预视问题的出现而提前制定措施,也要有缜密的部署,在执行政策过程中考虑到市民的困难。现在需要全港市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齐心抗疫,葵涌村居民承受的困难暂时会很艰难,其他区份的居民也要有心理准备,政府专家袁国勇教授说,估计这波疫情可能维持两个月,市民可能要作出更坏的打算,政府则需要显示,争取提前结束这场战役的决心与魄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