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清德与华府的距离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台湾副总统赖清德以“总统特使”身分率团出访洪都拉斯,出席新任总统卡斯特罗的就职典礼,行程中的重头戏:和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会晤、和美国政界人士互动,以及和卡斯特罗会谈稳邦交,目前看来虽有达标,但却美中不足。尤其卡斯特罗虽亲口对赖清德表示会维持邦谊,但邦交能维持多久,仍有待观察。

赖清德此行主旨是参加卡斯特罗就职典礼,也获得卡斯特罗接见,虽然是取消会面后又临时约见,而且只是站着短暂谈话7分钟,但卡斯特罗当面表示希望未来能够继续维持邦谊,赖清德应该感到十分欣慰,算是完成出访任务了。

然而,无论是赖清德本人或是台湾政坛,最为关切此行的焦点却不在洪都拉斯,而是在美国过境这一段。首先是赖清德过境美国的地点,即使不能在华府,最好也是靠近华府的纽约,才能象征赖清德“与华府的距离”不远。可惜事与愿违,这次美国只同意赖清德在西岸过境。

其次,赖清德希望过境美国时能会晤美国政要,藉以抬高身价,制造美国支持赖清德的印象。但可能因为赖清德打了3剂不被美国承认的高端疫苗,最后只能与美国参、众议员视讯会议,以线上方式“远距”晤谈,话说见面三分情,这对需要建立美国政治人脉的赖清德来说,自是一项遗憾。

第三,美国派出副总统哈里斯参加洪国总统就职典礼,蔡政府希望藉机安排赖清德在洪国与哈里斯晤谈。可是白宫明白表示没有此项安排。蔡政府退而求其次,极力设法让赖清德与哈里斯“巧遇”,以便“同框”,藉此作为大内宣的题材。

在美方与洪国政府的暗助之下,赖清德与哈里斯同被安排坐在元首特使区第一排,中间只隔了哥斯大黎加总统与西班牙国王。当哈里斯入场时,赖清德主动上前致意,顺势与哈里斯短暂交谈、自然同框。亲绿媒体立刻称之为“外交突破”。但这只是外交场合的寒暄,对台美关系并无实质作用,哪来的突破?

虽然赖清德会见了哈里斯,但仅仅是“自然同框”;赖清德也获得卡斯特罗接见,时间却极有限,难以深谈。目前台洪邦交不变,并不是蔡英文或赖清德的功劳,而是因为卡斯特罗正在权衡美国、台湾提供的援助承诺,与中国大陆对洪国长远发展的助力何者更具吸引力,因此未来台洪邦交仍有变数。

蔡总统指派赖清德代表她出访洪国,一方面希望维持邦交,另一方面是让赖清德接受美国“面试”,提升赖清德未来继任总统的高度,可谓一石二鸟。而巩固邦交并不是首要目标,赖清德能否获得美国支持,顺利接班才是蔡、赖的首要考量。

总统人选的确应该具备国际人脉与国际视野,赖清德在副总统任内首次出访的初试啼声,受限于疫情难以大开大阖,虽说此行有诸多美中不足之处,但对他竞逐大位仍有加分效果,比起还在为疫情焦头烂额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又再超前了一大步。

(作者徐勉生,台湾退休大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