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回归初衷对俄罗斯和欧洲安全意味着什么?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许辉

 

北约第一任秘书长伊斯梅(Hastings Ismay)曾归纳过创建北约的初衷,即“让苏联人出去,让美国人进来,让德国人安分。”而北约的现状,似乎已经变成了让俄罗斯人出去,让美国人进来,让德国人强大。

2019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宣称,北约(NATO)正在经历“脑死亡”。马克龙认为,欧洲国家内部缺少战略协调,而北约国家美国和土耳其在很多问题上都有矛盾,这些都是北约的现状。他警告欧洲,再也不能依靠美国来保护北约盟友,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战略定位。

马克龙的这番话当时在美欧引发强烈质疑,遭到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的严厉批评。但当时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则对马克龙的言论大加赞赏,称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亡”的说法是对北约现状的准确定义。

其实,马克龙的言论点出了北约的部分事实,但北约并没有实际上“脑死亡”,马克龙更多是为法国争取更大北约主导权而发表上述言论。但俄乌战争爆发后,北约却变得极为团结,甚至某种程度上回归到了创建的初衷。马克龙现在也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北约觉醒,将有助于明确北约的战略角色。

战事爆发后,德国宣布国防军将获得1000亿欧元(1504亿新元)的专项资金用于国防现代化,并从今年开始,德国每年用于国防的开支将超过本国GDP的2%。这对德国来说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德国的军费将成为欧洲国家之首,德国从此将可能被推上军事强国的道路,德国未来处理国际和安全问题的方式可能也将发生巨大改变。继德国之后,丹麦、罗马尼亚和波兰也纷纷宣布将增加国防开支。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等国也将提高军费支出,从而达到北约规定的所有成员国将GDP的2%用于国防的要求。

最近,北约领导人特别峰会后决定将加强北约东翼的军事态势,并同意制定长期威慑和防御计划以应对新的安全现实。北约批准在与乌克兰接壤的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等东南欧地区建立四个多国战斗群。至此,从波罗的海到黑海,北约东翼将有八个多国部队组成的战斗群。俄罗斯2014年兼并克里米亚后,北约已经在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和波兰建立了多国战斗群。目前,北约在东翼大约部署了4万人的部队,北约还将加强网络防御能力和应对可能来自俄罗斯的生物、化学、放射性武器和核武的能力建设。

北约的做法已经突破了北约和俄罗斯1997年签署的、无约束力的《北约俄罗斯基本协定》。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解释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动已经公然违背了《北约俄罗斯基本协定》的原则,背离了其原有的承诺。

北约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瑞士放弃了中立国地位,加入对俄罗斯的制裁。欧洲中立国芬兰和瑞典在冷战期间与冷战后的几十年中对自己的中立国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但这两个国家的民众现在也愿意加入北约。

此外,北约还在寻求与区域外国家更多的合作。 4月上旬,北约将和日本、韩国、澳洲等国在布鲁塞尔举行外长会议,讨论严格实施对俄制裁,以及对乌克兰难民的人道主义支援等问题。

美国驻北约大使史密斯(Julianne Smith)称,俄乌战争是“跨大西洋伙伴的非凡时刻”,因为无论是向俄罗斯施压、为乌克兰提供支持,还是制定加强北约东翼的计划,几乎每一个北约成员都站了出来,向东欧调动部队、舰船和战机,以确保我们共同应对盟国的安全需求。

客观上看,俄乌战争也让俄罗斯变得更加不安全。根据2021年12月俄罗斯公布的“安全保障”方案,俄罗斯要求北约国家不再进一步扩大,包括排除乌克兰加入,并放弃北约在乌克兰、东欧、外高加索、中亚地区的任何军事活动以及限制中短程导弹部署等。显然,当前北约的军事部署和今后的军事部署计划与俄罗斯此前向北约和美国提出的“安全保障”方案已经大相径庭。

而未来,欧洲的安全局势将更加紧张。一个周边安全形势变得更加严峻的俄罗斯,与加强了戒备、团结一致并对俄罗斯充满敌意的北约,不知道会不会产生更加难以预料的结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