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的“转折点”来了吗?

字体大小:

风传媒“风评”

 

上周美国政府重新豁免352项中国商品关税,让外界认为贸易战可以已迎来“转折点”,只是这个期待应该是要落空了。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上周公布重新豁免对352项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包括泵和电动机等工业部件、某些汽车零部件和化学品、背包、自行车、吸尘器等消费品。这个决定被外界认为可能是中美贸易战走向缓和的“转折点”,原本加征的关税有望逐步降低解除。

而美国政府要让贸易战缓和的原因,也是为自身利益考量。最现实的当然是美国正处于40年来最严重的通膨中,通膨率已接近8%,而加征关税当然会让通膨加剧,再者,美国不想再加剧与中国的贸易战争,以利两国未来能在其它全球议题上合作,特别是俄乌战争后。

不过,实际情况未必如此“有意义”,因为这些商品原来就有得到为期一年的关税豁免许可,但目前已过期一年多,这次应该算是“重新得到”豁免许可;而且,去年10月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将重新豁免549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但最后公布得到豁免的项目只有352项,只有当初说的六成多,因此是否能视为“转折点”是大有疑义。

至于通膨因素,从拜登政府的作法来看,此因素在对中的贸易战中,显然不是摆在太前面的考量因素。事实上,去年财长叶伦就已数次提到加征关税反而伤害美国经济、助长通膨,但至今一年多,拜登政府还是未降低对中国货加征的关税,态度上也尚未看到松动,显然有其政治考量。

更何况最后让美国的通膨飙上近8%,主因还是能源价格,降关税的影响反而不会太显著,如果降关税结果是政治伤害大于经济利益,拜登政府更是无意为之。

未来一段时间,反而要担心中美经贸战又有“新战法”,因为日前戴琪接受媒体访问时说,美国不会再“袖手旁观”,将更积极地向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施压,要求其改变美国认为扭曲市场的贸易做法,而且“正在准备一种新的对华贸易政策做法”。前日戴琪在国会作证时又表示,对中国的政策要作出“战略转变”。

观察过去一年戴琪对中国的态度可揣测出美国政策的倾向、中美经贸关系的温度。戴琪在上任初虽然被认为是对华的鹰派,但之后态度放软,对外表示会把某些中国商品排除在加征关税名单上,而且会启动更多排除程序;之后在一场公开演讲中,她说不认为有所谓的“中美脱钩”,反而说出中美要“再挂鈎”的话。当时美方官员也多次表达“不寻求改变中国经济结构”、不会想改变中国体制…

但现在这种偏鸽派的声音又逐渐消失,“鹰气昂扬”的戴琪又回来了。她在接受访问时说,美国不会停止推动挑战中国,促使中国改革,“但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等中国做决定”,“我们需要把规则翻到新的一页”,最重要的是她说:“美国正准备新的中国贸易政策做法”、“会更积极施压中国”。接着在国会中表示,下一阶段美国该做的不是向北京施压,而是应该着重于实现经济独立,透过在美国境内的“战略投资”,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外界认为美国政府可能对中国启动新一轮的301条款贸易调查,结果则可能导致对中国加征新的关税甚至禁运。不过,启动贸易调查是“老招”,不符合戴琪说的“新的中国贸易政策作法”,而且,不论是加征关税或禁运,其实早作过,对中国虽有伤害但仍能承受、更未能促成任何改变。更何况在通膨扬升之际再来加征关税,不论在经济上或是政治上都不是聪明的决策。

戴琪对何谓“新的贸易政策作法”并未多言,外界只能猜测,也许是与供应链有关的政策、也许是与印太经济架构有关,也许是一套包含传统的关税、禁运与新的其它措施的“组合拳”;如果是她在国会中说的“美国要经济独立”、“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引发的疑问则是:伴随着要让美国经济产业更独立(其实这就是过去多年美国想把制造业拉回本土的思维与政策),美国政府会祭出什么招?高关税?贸易壁垒?斩断中国供应链?

现阶段答案不明确,唯一可肯定的是:中美贸易战还要继续战下去,这应该是明确的讯息,期待加征关税降低甚至取消、中美贸易重回正轨者,大概还有得等。

至于到底要战到何时,如果以外界多认为中美的竞争是长期的霸权之争,那大概就要持续数年,一直到中国如当年日本一样“被打下去”,或是美国终于承认贸易战、关税战都已再难有收益而鸣金收兵时,这场贸易战才会完全结束,在此之前,即使出现短暂的缓和,但要转折由负往正,恐非易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