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茧自缚连加息 金融战或会波及香港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

 

美国联邦储备局宣布加息半厘,以应对40年以来最高的通胀率。如果这只是美国周期的经济问题,无可厚非。美国高通胀的成因,表面看是新冠疫情以及国际油价高企引起,两个问题都并非美国造成,但实质上是美国处置这两个全球性问题的方法不当,不但令到美国作茧自缚,连续加息所带来的恶果却要全球来承担。金融战的影响势必加剧全球矛盾,一个动荡的时代或许从此开始。

美国火上加油俄乌战事停不了 战争因素导致通胀美国顶不住

美国自去年5月通胀率达到5%开始,逐月攀升,到今年3月份达到8.5%,成为自1981年以来最高。冠病疫情窒碍经济活动,是全球共同问题,但美国无法控制疫情,却大量发放抚恤金让国民渡过难关,额外的财政支出只有依靠大量印钞,货币供应量扩张引发通胀是必然的后果。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在全球此起彼伏导致供应链“断断续续”,经济进一步受挫而难以为继。

西方国家以躺平方式与病毒共存,是耶非耶也是它们的选择,但处理国际之间的纠纷,美国选择的手段则足以为人诟病。俄罗斯攻打乌克兰,导致全球粮食价格急升,全球能源价格更从此居高不下,这两个因素导致依赖粮食和能源进口的国家物价飞升,美国虽然粮食与能源都能自给,但国际油价升至100多美元一桶,经济波动也难以幸免。俄乌战争已踏入第三个月,何时了结难以逆料,美国从道义上支持乌克兰,从美国的角度看,是正义之举,但不断输送武器弹药给乌克兰,则是火上加油的做法,变成双方冲突无了期的主要成因。

俄乌都是全球粮食供应大国,俄罗斯更是欧洲赖以供应能源的来源,俄乌战争持续,全球的通胀就无法消弭,美国不但不能独善其身,还要承受作茧自缚的结果。面对高通胀,特别是今年11月将会有中期选举,拜登应对疫情无方,对付通胀无招,民主党受到的压力是空前的,两次加息而且预告今年还会陆续有来,似乎是别无选择。

美国由于处置疫情和国际纠纷的错误做法引发高通胀,现在以连环加息遏止,美国几乎人人都负债,供楼、供车负担增加,很多国民要还信用卡债,大学毕业生要还学费借贷,国内有批评说这是以错误的方法解决错误,亦即饮鸩止渴,但当权者只能赌一把,希望能够挽救经济保住中期选举的席位,为两年后的大选增加筹码。

决定美国利率和货币政策的联储局,其任务是利用利率杠杆调节经济,其成员构成是保证所有决定是基于专业的经济考虑,然而联储局主席和七名执行委员是由总统任命,虽然有多重保障,避免总统干预货币政策,可是,当美国的利益跟其他国家的利益发生冲突时,联储局成员肯定会将美国的长远利益放在首位,至于由此对其他国家带来负面影响,也会在所不计。所谓联储局能独立于美国政府,能够独立作出决定,只不过是美国政治而已,国际社会不能当真。

美国以货币作为武器 金融战火呈燎原之势

美国的整体长远利益就是,依仗美元是国际贸易的主要交易货币,也是很多国家的储备货币,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国际金融有主导地位,美国低利率政策可以保证美国企业到处以低成本举债挽救美国经济,高利率政策可以吸引国际资金流向美国“避险”,联储局何时出什么招数,都可以保证美国利益为先。

美国赤裸裸地打金融战,不但以货币和利率为武器,还有其拥有主导地位的SWIFT国际结算系统,利用这个支撑国际贸易的系统来实施制裁手段,以解决国际纠纷,是美国长久以来的惯用伎俩。现在俄罗斯看穿美国的招数,早有“去美元化”的对策,并且要求欧洲的能源买家以卢布付帐,这个跟美国对着干的做法,有何效应不妨拭目以待。

美国经常祭出货币和利率作为武器之后,只会让更多国家看清美国的意图,逐步采取市场、储备货币等等经济多元化手段,应对美国的强制施压,当矛盾达到无法化解的地步,美国只能用硬武器去迫使这些国家就范,而不愿意屈从的国家就会以更大的决心走向美国的反面,从而演变成恶性循环,国际矛盾加剧以至步向动荡,似乎在所难免。

中国有足够大的生产体系和市场,进出口有足够多的国际贸易伙伴,金融系统也能够基本上独立于美元主导的国际体系,但正正是因为中国可以“不听美国那支笛”,早已引起美国的不满,贸易战至今还没有消停,迟早会成为美国金融战的靶子,中央政府如何应对,相信也会有一套对策,唯独香港将会陷入更加艰难的处境。

香港之前在政治问题上成为中美对弈的棋子,以政治手段应对的主动权毕竟掌握在自己手里,但遇到金融战,港元跟美元挂钩,香港处于被动位置,这个迟早要应对的问题,需要未雨绸缪,虽然未必是大张旗鼓的准备,但总不能掩耳盗铃逃避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