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利用全球港口网络布局战略支点

字体大小: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孙承

中国虽已承认与所罗门群岛正式签署了安全协议,但否认将在这一南太平洋岛国建立军事基地,坚称所谓建立军事基地的说法“完全是假消息”。

近年来有关中国可能在世界一些海上咽喉要道打造军事基地的报道一直接连不断,但迄今为止,中国从未公开承认在海外有任何军事基地。即使是对外界普遍公认的、甚至中国国内媒体和学者有时也不否认的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 位于东非吉布提的基地,中国官方正式的说法也是坚持将其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

基于一系列国际国内的复杂因素,中国长期以来对在海外建立传统意义上的军事基地十分谨慎。中国在外交场合常常自誉“不在海外派驻一兵一卒”,”中国不搞军事扩张,不在国外驻军或建立军事基地”。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在强调维护海外利益的同时,也宣称不寻求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中国的《2000年中国的国防》中说“中国不搞军事扩张,不在国外驻军或建立军事基地”。但观察人士说,中国虽然缺乏传统意义上的海外军事基地,但是其海军可以利用遍布全球的港口网络基地链加强和扩大其投射能力。

以港口为战略支点

中国自2013年首次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后,目前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海上咽喉要道投资兴建、或管理有大约近百个港口,其中很多被认为有明显的军用和民用双重性,可以迅速升级用以执行军事任务。

中国在正式官方文件中虽然对军事基地避而不谈,但并不否认”战略支点“这一说法,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明确表示要“积极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支点建设,参与沿线重要港口建设与经营”。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所谓战略支点显然不是类似于美国海外军事基地的。然而,它们确实为中国带来了重大的军事利益,加强和扩大了其投射力量的能力。

世界综合运力最大的海运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的航线覆盖全球139个国家和地区的548个港口,其官网资料还显示,该集团在全球投资了58个码头。《日本经济新闻》上星期五的一篇文章说,“中国海军在海外可能只有一个基地——在非洲之角的吉布提——但理论上,无论中远集团在哪里运营,都可以提供补给和其他后勤支持。”

美国政策研究机构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的一份报告举例说,位于马六甲海峡两岸的战略支点 - 缅甸的皎漂港和柬埔寨的戈公港将为解放军解决马六甲困境提供更大的能力,更有利于北京挑战过境军舰。

这份由前美国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总统特别助理丹尼尔·罗素和亚洲协会高级研究员布莱克·伯格撰写的报告说,中国正通过资助等各种方式取得军舰海外停泊基地,主要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柬埔寨以及泰国等国家的有关港口或机场。

这两位专家说,中国目前虽然并不拥有可在战时提供防御并为解放军提供作战平台的海外军事基地,但是他们怀疑这会通过先民后军的途径来实现。此外,通过民用船只在开放水域为中国海军军舰提供补充,这些港口可为中国军队提供直接支持。在其他情况下,军舰或许可以停靠在港口的商业设施中进行补给。

台湾《亚太防卫》杂志总编辑郑继文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操作模式很明显地有别于美国、欧洲这些传统的列强,它所采取的是一个更兼具这种商业和军事安全综合目的港口、或者布点的活动,因此我认为它所展现出来的方式和策略和美国以往所展现出来的全球范围的军事基地相比它的特色还是比较鲜明的。”

美国国防部去年11公布的《中国军事与安全态势发展报告》说,中国海外基地战略已经呈现多样化,力图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海上后勤和基地网络,很可能已经在考虑之中的国家包括柬埔寨、缅甸、泰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肯尼亚、塞舌尔、坦桑尼亚、安哥拉和塔吉克斯坦,而其中已知的重点是沿关键海上交通线从中国到霍尔木兹、非洲和太平洋岛屿。

针对有关中国在阿联酋的一个港口秘密建造疑似军事设施的报道,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去年底的一篇报告说,在哈里发港(Khalifa Port)建立军事设施一事,“这应该只是北京发展海外军事兴建基地计划的冰山一角”。该研究院副研究员陈亮智在题为“从商港转为军港:战略支点与中国军力投射”的报告中说,中国的港口战略一方面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散布开来,另一方面则是位居要津而具备所谓“战略支点”(strategic point)的地位。其中最受瞩目的除了吉布提保障基地,还有位于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位于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位于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 Port),以及位于柬埔寨的戈公港云朗海军基地(Ream Naval Base)。

亚洲协会的罗素伯格在报告中说,这四个潜在战略据点都“包括实际或潜在军事功能”。

缺乏基地制约军力投射

鉴于维护中国海外利益的需要,中国在2013年题为《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的国防白皮书中首次提出,军队的任务包括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此后历年的多份国防政策声明中也不断强调中国军队的这一重要使命,例如中国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国军队要“着眼弥补海外行动和保障能力差距,发展远洋力量,建设海外补给点,增强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就舰只数量而言, 中国海军已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海军。五角大楼去年11月的中国军力报告说,中国海军的总战斗力约为355艘舰艇和潜艇,包括大约超过145艘主要水面战舰。如果只是为了解决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显然中国并不需要这么多舰艇。

中国虽然有遍布全球的港口,美国外交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费利克斯·张(Felix K. Chang)说,要跟上海军军舰数量的爆炸式增长,中国显然缺乏传统意义上的海外军事基地,而“海外基地的缺乏影响到了中国军力的发展。”

台湾军事问题专家郑继文说,跟传统的军事基地相比,中国的这些海外设施所提供的支持还是有限的。他说:“像斯里兰卡、或者巴基斯坦这样的港口,还是商业运作比较多,它的船舰可以在这边得到补给給水还有一些物资,但像美国这种军事基地还具备一定的弹药供应或者一些简单的维修等等,其实它的性质差异还是蛮大的,因此这就是为什么说,它所展开的合作模式和运作状况和美国的传统做法还是有很大差异。”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中心的专家费利克斯·张对美国之音说,海军的后勤保障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基地还有其他很多重要功能,“例如,将导弹重新装载到军舰上的垂直发射系统中是一项复杂的任务,最好在码头完成。”费利克斯·张指出:“最重要的是,如果敌人以基地为目标,他们的这一作战平台(即基地)不能永久被毁(即沉没)。这就是美国陆军考虑在冲绳等基地部署远程火炮和火箭系统的原因。”

这位外交政策专家指出,由于缺乏海外基地,所以中国不得不造很多的补给舰,而制约中国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他说,中国虽然有能力在巴基斯坦、孟加拉、缅甸等等这些国家建立军事基地,但是,在公开在这些地方建立基地之前,中国必须考虑如何支持这些以及它们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国际反响。他说:“例如,中国在孟加拉国的基地几乎肯定会引起印度的某种反应。”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担心建立海外基地会损害中国作为一个和平崛起大国的形象,并曾表示不会在海外建设军事基地,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这一想法。

中国官方媒体甚至在这一问题上也似乎允许一定的不同声音。中国国际问题专家沈丁立就曾以“不要回避建立海外军事基地的想法”为题发表文章说,建立海外军事基地“是我们的权利”。这位颇具影响力的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军备控制与地区安全研究项目主任说,1950年代,朝鲜战争的战火烧到了中国的边界。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征召志愿兵赴朝作战,朝鲜战争结束后,许多志愿军留在朝鲜多年,以维护两国和平。

中国的官方报道近年来也并不否认中国在吉布提基地有驻军。2017年该基地启动之初中国官媒的报道就称,该基地开营仪式现场,“既有承担保障任务的普通官兵,也有守卫保障基地安全的海军陆战队官兵”。

亚洲学会的专家拉塞尔和伯格指出,早在200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名军官在《环球时报》的一个专栏中写道“如果我们对不结盟和不驻扎海外军队的原则保持僵硬的理解……则只会给自己制造麻烦,并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限制“。

美国五角大楼去年底表示,中国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很可能是大势所趋,称”除了在吉布提的基地外,中国很可能已经在考虑和计划额外的军事基地和后勤设施,以支持海军、空军和地面部队的军力投射“。国防部的中国军力报告说,北京可能会对这种军民混合模式进行评估,包括与商业基础设施同处一地的解放军专属后勤设施。

澳大利亚军事问题专家克莱夫?威廉姆斯(Clive Williams)说,中国目前只有一个海外海军基地,但未来可能会打造更多海外基地,以支持其在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至于所罗门群岛,这位前澳大利亚情报官员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很可能会在所罗门群岛建立一个海岸警卫队基地,而解放军舰艇也可以使用该基地——但中国会否认这是一个军事基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