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替代理论”激化美国种族冲突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俞凤

 

14日,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非洲裔社区发生枪击案,造成10死三伤,震惊全美。这是今年以来美国发生的最严重枪击事件。嫌疑人为18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佩顿·S·金德伦。此案与2019年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及2019年美国得州埃尔帕索枪击案极为相似,针对目标为黑人、犹太人等非白人群体,犯罪嫌疑人都是游离于恐怖组织之外的“孤狼”,深受“大替代理论”影响,秉持坚定的白人至上主义,折射出美西方日益加剧的种族矛盾与社会危机。

“大替代理论”起源于20世纪初法国民族主义者莫里斯·巴雷斯,2011年因法国作家雷诺·加缪出版《大替代》一书得到普及。加缪认为,欧洲的本土白人正逐渐被非白人移民所取代,终将导致白人种族的灭绝。该理论符合“白人种族即将毁灭”的阴谋论,很快得到白人至上主义运动的推广。美国极右翼势力通过将“白人种族灭绝”与“犹太人控制了美国政府、金融和媒体”的阴谋论相结合,形成以纳粹意识形态为叙事结构的种族主义理论,指责“全球精英”通过引进高生育率的“非白人移民”和鼓励跨种族通婚来加速白人种族灭绝。

“大替代理论”之所以能够得到美国右翼的青睐,并刺激极右主义者犯下恐怖主义罪行,根源就在于美国经济、社会和文化结构剧变之下,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群体因身份危机而产生的“不安全感”与“愤怒”。首先,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重心出现由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移,以及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化的发展,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和大规模“结构性失业”出现,传统白人作为蓝领工人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日渐下降,产生了经济上的“相对剥夺感”与“不安全感”。与此同时,美国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促进了经济发展,带动了新一波的高技术移民浪潮,加剧了社会上“移民精英与本土草根”之间的贫富差距。其次,为了使移民更好地融入社会并缓解移民所带来的冲击,美国民主党政府实施了“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并有意识地加强“文化多元主义”的政治正确地位,对传统的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造成威胁。再次,美国白人群体的低出生率和老龄化问题使白人的社会主体地位遭遇挑战。根据美国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虽然非西班牙裔白人仍是美国最大的种族群体,占总人口的57.8%,但已经是史上最低纪录;而拉美裔人口的数量则增长了23%,并在地域分布上越来越广。在外来移民高生育率的影响之下,不久的将来,白人群体会面临“反主为客”的人口结构变化问题。种种因素结合,使得美国的底层白人群体感受到强烈的身份认同危机,这支撑了“大替代理论”在美国的推广与发展,同时该理论也反向强化了美国底层白人群体的焦虑感,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内部的种族矛盾。

如今,在党派政治日渐极化的背景下,美国右翼政客和媒体正在频频使用该理论来吸引选民与受众。2020年7月,共和党国会议员马特·盖茨在接受采访时声称,美国正在发生未遂的“文化种族灭绝”,左派想要“取代美国”;2021年4月,福克斯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公开在节目中宣扬“大替代理论”,称民主党正在用第三世界的移民来替代本土美国人。这些宣传使“大替代理论”日渐主流化。另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日渐加剧的社会不平等为美国极右势力推广其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提供了社会土壤;“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在疫情期间的发展对白人至上主义构成反向刺激;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暴乱”虽然分化了美国的极右力量,却同时使极右主义的核心力量得到重组和激励,美国社会的极右势力于无声处继续发展。

布法罗枪击案与“大替代理论”流行之间的关联正引起广泛关注。美国社会也开始反思某些政客与媒体人士公开支持该理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虽然美国政府可能加大对极右主义犯罪的打击力度,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大替代理论”仍将拥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与受众。因为滋养“大替代理论”的社会土壤依然存在,美国经济、政治和社会的深层矛盾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根本解决。另一方面,网络和社交媒体为极右思想的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欧洲极右主义的发展又将对美国产生外溢和联动效应,推动全球极右主义进一步壮大。而且,如果美国民主党政府加大对极右力量的打击力度,则可能激起极右势力的激烈反抗,加剧种族矛盾与社会撕裂。

布法罗枪击案是美国社会危机的一个缩影。在尚未根本解决经济不平等和文化结构问题之前,以白人至上主义为代表的极右思潮将持续深刻影响美国社会生态,破坏社会稳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