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若退出WTO,会有哪些后续动作?

字体大小: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倪月菊

 

据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彼得·托尔斯泰日前透露,俄已经退出欧洲委员会,下一步将是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因为它正在忽视对俄义务。此前,美国、欧盟等相继宣布要取消俄罗斯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美国议员甚至要求美贸易官员向WTO施压,暂停俄成员资格。

俄罗斯2012年加入WTO,此前经历了19年艰苦谈判,它如今想要退出WTO,一方面是对西方国家“连横”制俄的“自卫反击”,另一方面则缘于对WTO机制的失望。自俄乌冲突以来,美国及其盟友不断加码对俄制裁,包括取消最惠国待遇、中止WTO成员地位。美西方的做法虽然违背世贸组织规则,但身为WTO成员的俄罗斯,不仅诉讼无门,而且可能因其成员身份,受到西方国家更进一步的制裁和打压。因此,对于俄罗斯来说,既然身处体系也改变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那倒不如以攻为守,以退为进,打一场自卫反击战。更何况,俄认为目前的WTO已经偏离初衷,美国正试图利用俄乌冲突把WTO打造成“价值观贸易组织”。如果得逞,美国作为“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旗手,将可以顺理成章地垄断WTO的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俄罗斯认为,与其留在这一体系中被排挤,不如趁早弃之而去,另寻出路。

如果真的申请退出WTO,俄罗斯将成为第一个主动申请退出该组织的成员。有人认为俄罗斯这一做法是“意气用事”,与世界“主动脱钩”,俄经济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但笔者认为退出WTO对俄影响有限。

第一,俄想通过退出WTO争取更多的主动权。美西方对俄实施的制裁措施远远超出想象。根据WTO规则,所有成员都相互给予对方最惠国待遇,即“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在这种关系下,货物可以较低的关税在国家之间流动。美国等西方国家不顾世贸成员之间无差别贸易待遇的原则,对俄实施差别待遇,征收重税。对俄罗斯来讲,这样一个失去公正仲裁功能和“最惠国待遇”的WTO,已经没有意义。为“保障俄罗斯市场稳定”,俄政府已确定了2022年底前禁止出口的商品清单,如果俄继续保留WTO成员的身份,随意限制出口的做法可能给西方国家进一步制裁提供口实。一旦退出,WTO的既有规则将无法再制约俄,其粮食、天然气和矿产等可以自主定价。

第二,高关税对俄罗斯出口产品影响有限。退出WTO意味着俄将失去与所有WTO成员间的最惠国待遇,可能面临关税大幅提升。但俄主要出口产品,如矿物燃料、贵金属、矿石、钢铁等,对进口国来讲,往往是“刚需”,提高的关税可能最后由进口国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埋单。比如对欧盟来说,一旦俄退出WTO,无论欧盟调高关税还是俄提高天然气和粮食出口价格,欧洲国家都有可能因此而雪上加霜,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

第三,俄可以通过强化与发展中国家的双边经贸关系规避高关税风险。目前在世贸组织中,取消俄最惠国待遇的主要是西方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多数没有参与对俄制裁。如印度和巴西一直拒绝对俄制裁,仍给许多俄罗斯商品最惠国待遇;土耳其多次表示,不打算加入对俄制裁行列,并准备积极投资俄罗斯。因此,退出WTO后,俄可以继续加强与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独联体等国家的合作,把损失降至最低。

目前,俄罗斯对于是否退出WTO仍处在评估阶段。按照规定,即使俄最终向WTO正式提交申请,从申请到批准仍需约六个月。俄是否有可能在最后阶段改弦更张?从目前来看,当难确定。但俄乌冲突以来,莫斯科进一步认识到与美西方的矛盾不可调和,对俄来说,与其委曲求全,不如另辟蹊径。4月俄外长拉夫罗夫在访印期间,曾提出一个宏大构想,即俄罗斯—印度—中国的三驾马车体系(RIC),这一构想能否撬动美西方“价值观贸易”的铁板,让他们做出让步,也有待观察。

如果俄罗斯最终退出WTO,无疑将削弱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多边贸易体制中的话语权。在美国利用俄乌冲突试图裹挟WTO、强推价值观贸易的背景下,中国作为世贸组织的重要成员,决不能让WTO这一多边机制变成“美国的WTO”。为此,中国在WTO等组织中要团结更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推动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争取在国际多边贸易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大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