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选朝野互指对华无力 专家:政党内斗损华裔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明报

澳洲国会大选今日举行,选前民调显示,由现任总理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落后由阿尔巴尼斯出任党魁的工党约6个百分点,澳洲或时隔近9年后“变天”,但变数仍大。有别于澳洲在外交国安政策上的跨党派传统,本届大选看到两大阵营一直围绕涉及中国的政策作政治攻防,到3月底近邻国家所罗门群岛传出跟中国达成安全协议,莫里森政府与工党对手的针锋相对更升至新高。但专家质疑,澳洲政党“自相残杀”已令当地华人受害。

工党形势占优 胜选未稳阵

根据澳洲选委会所指,今届大选有约1700万人作选民登记,相当于适龄投票人口的96.3%。他们将要同时为参众两院投票,其中在决定总理人选的众议院有151席,任何阵营须获76席或以上才可组成多数派政府。选前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拥有76席,工党只有69席,另有6席由独立议员或小党掌控。

众议院投票采取排序投票制,选前Newspoll民调显示,整体上工党以约6个百分点领先自-国联盟,但只计首选票的话,工党的领先优势只有大约3个百分点(38%对35%)。《卫报》引述分析指,工党料须领前3.3个百分点,才能赢得76席。倘若没有政党赢得议会多数,则会出席悬峙议会(hung parliament)的局面,两大阵营各自须找小党或独立政党合作才能执政。

莫里森轰工党阿尔巴尼斯亲中

本届大选跟以往不同的是,在中澳关系近年跌至冰点的背景下,澳洲朝野一直围绕涉及中国的外交议题作选战攻防。莫里森此前一直批评工党及其党魁阿尔巴尼斯“亲中”,2月中旬更指控工党众议院副领袖马勒斯为“满洲候选人”(语出同名小说和电影,形容政治人物被外国势力当成傀儡),引发争议后被迫收回言论。莫里森随后又称阿尔巴尼斯获“那些试图胁迫澳洲的人”支持。阿尔巴尼斯形容相关评论是“无稽之谈”,称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总监伯吉斯从未向他就工党候选人提出任何担忧。

这点在中国和所罗门群岛达成安全协议的消息传出后,更加升至高峰。工党批评这是自二战以来“澳洲最失败的太平洋外交政策”,矛头直指莫里森。莫里森则在上月底首场政党领袖辩论反击,质疑工党将所罗门问题视作澳洲自身过错,而不去承认中国正干预南太平洋地区;阿尔巴尼斯驳斥莫里森的指控是“粗暴詆譭”。

违外交跨党派传统 两党对华立场实大同小异

澳洲外交部前印太群常务次长莫德(Richard Maude)2月在评论网站The Interpreter的文章指出,澳洲在重大外交政策上向来有跨党派立场的政治传统,这点以两大阵营大力支持澳洲与美国军事同盟最为明显;在对华政策上,工党和自由-国家联盟在政治管控双边关系上未必意见一致,但在大部分重大政策,例如保护5G网络、应对外交干预以至是政府突然改为投资核动力潜艇,其实都站在一立场。

事实上,自由-国家联盟与工党的言语交锋似乎更多是出于选举政治的需要,而非真正分歧。悉尼科技大学辖下澳中关系研究所(ACRI)最新报告指,自由-国家联盟与工党在对华各议题上实际立场已近趋一致,分别只在于谁能更有效将相关政策付诸实行。工党年前甚至比自由党更反对与中国签订引渡协议,今年2月又曾指其对华计划将优先提高澳洲军事力量、外交能力和经济弹性。

斯威本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费约翰(John Fitzgerald)向《华盛顿邮报》指出,莫里森的攻击言论反而“正中北京下怀”,因为澳洲政党相互指责“残杀”下,只有中国才会从中受益。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中国问题专家、前驻华外交官康思敏(Natasha Kassam)表示,已看到很多澳洲华人放弃从政,因为他们感到被不公平对待或备受质疑,直言政界互指对方被中国收买,对澳洲社区和社会凝聚力造成破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