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仇恨的其实都是掌握权力的人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汪志雄

最近美国发生了两起大规模的枪杀案,一在纽约,一在加州。先有一个白人种族主义者跑到水牛城黑人区的超市持枪滥射,造成10死三伤。后又另有一台裔移民跑到加州橘县一所台湾长老教会,开枪造成了一死五伤的惨剧。

根据警方的初步调查,这两起枪击事件背后的动机都跟“仇恨”有关。前者是美国积弊已久的种族歧视,后者是台湾近年来不断被挑拨的统独之争。

这两起事件,都反映出一个事实:不论在美国或台湾,社会的对立与冲突,在特朗普与蔡英文上任以后都快速的升高与加剧。前者是以“白人优先”的口号撕裂不同肤色的群族,后者是以“抗中保台”的芒果干分裂不同立场的民众。它们在本质上,都是靠着“贩卖仇恨”藉以凝固与扩大自己的基本盘,其目的就是为了要赢得选举。这种病态的民主,正印证了仇恨是最好的动员,“当你无法让选民喜欢你的时候,便尽量让选民去讨厌你的对手”。不论是特朗普或是蔡英文都深诣其道,以致于二人最后虽然都赢得了选举,却撕裂了社会。

而西方民主政治的设计,每隔几年就要重新选举一次。当掌握权力的那一方为了继续执政,如果任内没有好的政绩,往往就会持续、变本加厉地贩卖仇恨、制造对立,冀望借着民粹式的热情与信念,犹如宗教般地洗脑动员他们的选民,让支持者将选举“圣战化”。这种仇恨催化到了一个地步,就会变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信仰,进而给了一些极端的激进主义者“人人得以诛之”的合理化的借口与殉道者的勇气。因此,在枪支泛滥的美国,如果政客们不停止煽动,这种受仇恨驱动的大规模的枪伤悲剧,只会不断地发生。

那么解决之道在哪里呢?我们无法寄望一个掌握权力的人能够有一天突然醒悟,去实践“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乌托邦民主,因此“制衡的力量”与“选民的觉醒”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如果我们还相信民主制度是一个最好的政治体制,那么我们应该要反省,如果因为你的沉默与纵容,造成了一个无可制衡的政府,这是国家之幸还是不幸呢?如果一切反对的声音,都被打成是掌权者所认定的价值的背叛者,这是民主之幸还是不幸呢?如果你无法接受自己的想法可能是错的,那么民主的意义何在呢?如果你拒绝尊重、理解别人为何会有跟你不同的想法,那么民主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呢?

仇恨是一种病毒,永远没有解药,但是善良可以搭桥,让我们一起渡河。选举不是一场圣战,你同文同种的血肉之亲不是你的敌人,要记住你是一个手握选票的选民,不是一个持枪的战士。

作者为美国伊利诺伊芝加哥大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