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印太拼装车硬上路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电子报

作者:陈一新

美国总统拜登终于将战略重心重新放在亚洲,不仅与亚细安部分国家领袖在华府举行峰会,更计划在访问韩国与日本期间推出“印太经济架构”。不过,除了日、韩领袖换人必须好好拉拢之外,亚细安峰会、印太经济架构都只是勉强凑数,应个景而已。

亚细安峰会在华府召开,不仅看起来像是急就章,而且拜登对亚细安提供1.5亿美元的投资金额过于小儿科,也让与会国领袖觉得美国只是敷衍了事,应付一下亚细安而已。美国长期认为,每年召开一次的亚细安组织年会与东亚峰会既无效率也不容易达成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奥巴马与特朗普在位时对此两会都不太热衷的原因。

的确,亚细安国家各有各的立场,在美中两强之间游走,无意选边站。大多数亚细安国家经济上高度仰赖大陆市场,虽有少数亚细安国家在安全上选择向美国靠拢,但在美国撤出阿富汗后,像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开始觉得美国并不可靠,决定强化与中国的关系。拜登当然知道亚细安国家不可能与美国共同反中,因此在这次联合声明中都是一些空泛的文字。

在亚洲行期间,拜登将提出印太经济架构。但是,该架构显然还只是在纸上作业阶段,目前还只是一个构想而已。拜登2021年上任后,曾经扬言在美国经济没有恢复正常之前,他不会与任何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或在亚洲参加任何自由贸易经济体。英国首相强生2021年访问华府时,要求美国与英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但拜登却给他一个软钉子碰。现在,美国经济尚未恢复元气,且饱受通膨之苦,拜登却有意推出印太经济架构,不啻自食其言。

事实上,与其推出一个尚未成型的印太经济架构,倒不如加入已有相当规模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不此之图,印太经济架构要真正具体成形,可能拜登终其任内都无法完成。印太经济架构的另一个大目标则是在印太四国与韩国成立一个排除中俄两国的高科技供应链联盟。但是,这样的联盟倒不需要非在印太经济架构之下才能推动。

拜登21日与韩国总统尹锡悦讨论成立产业联盟与供应链联盟,无论他们如何努力,朝核问题恐仍将无解。此外,在23日的美日峰会中,拜登将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商谈两国合作研发与制造半导体 、美日安保与钓鱼岛等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今年的亚洲政策虽然是强化反中连线,但他却为是否取消对中国产品课征关税的问题而大伤脑筋。财政部长耶伦主张全面取消对中国课征的关税,以缓解通膨压力。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则认为应该保留对中国产品的关税,以协助美国劳工度过难关。二者都可能影响11月期中选举的选情。如果拜登选择取消关税,则反中的力道必然遭到削弱。若是接受戴琪的建议,则通膨恐怕进一步恶化,更伤选情。

由此观之,拜登的亚洲政策重心仍是日本、韩国以及澳大利亚,印太经济架构还只是构想,亚细安峰会更只是聊备一格,但因形势紧迫,拜登亚洲政策即使是拼装车,也只有硬著头皮上路。

作者为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荣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