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气候、中澳地缘难题缠身 工党接过“烫手山芋”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叶德豪

 

5月21日的澳洲大选结果几定,自由党-国家党联盟(LNP)联盟大败,在野九年的工党料将重新执政,是为二次大战之后的第四次。在本文出街之时,点票仍在进行,我们尚未能够肯定到底工党会否夺得多数,还是要与本次选举大有进涨的“青色”独立派和绿党合作。

但无论如何,预计将在日内宣誓就职的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甫上任就即将要面对多个大挑战。

民生开支问题

首先,正如世界各国一般,澳洲也正面际多年未见的通胀。澳洲在本年首季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创下5.1%的20年未见的按年增幅高点。相较之下,薪金增幅则只得2.3%。这也使生活开支变成了澳洲人最关注的议题。

本月初,澳洲央行就将基准息率提升了25个基点至0.35%,是为2010年以来首次。

对于民生开支的问题,自由党和工党也没有明显有效的应对方针。阿尔巴尼斯曾提出要将最低工资提高5.1%以追赶通胀率,但这种以提涨薪金增加购买力的方式,有可能会落入“工资-价格恶性循环”的圈套中。

工党的其他主张也主要集中需求面的层次,例如对各级收入人士的税务抵免、对买楼人士可高达楼价四成的资助等(此份额日后将由业主赎回)。

在供应面的层次,工党提出五年建设3万户廉价房屋,并提出对托儿服务最终可达至开支九成的资助,以鼓励女性就业。

由于通胀是全球性的问题,一国政府难以左右大局,但政治责任却要由各国政府负责,民生开支问题有可能在工党上台之初就成为其政治负担。

气候转向能否成功?

阿尔巴尼斯所领导的工党,在此次选举中汲取了2019年的教训,只敢打起不太鲜明的气候旗号,以免得失产煤区选民支持。不过,澳洲这几年来经历大火、水灾不断,见证着气候转变的严重影响,民情渐变。根据澳洲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去年的民调,有高达六成澳洲人认为“全球暖化是严重且紧急的问题,即使代价沉重,我们此刻也该着手应付”。这就解释了此次选举中以亲商、支持气候政策为宗旨的“青色”独立派和绿党的兴起。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上月发布的报告,就曾点名澳洲,指该国的化石燃料企业等既得利益者影响政府政策,成为限制气候政策雄心的障碍。

这种障碍也显现在工党的政纲上。工党提出2030年减排43%(相较于2005年)的目标,比其2019年目标为低,而且阿尔巴尼斯也支持新煤矿的设立。根据墨尔本大学的模型估算,如果澳洲要公平地为其对全球暖化的责任按比例负责,且要达成将暖化限制在比前工业化时期高1.5℃以下的水平,其在2030年需减排75%。

不过,工党的减排目标明显比自由党的26-28%为高。而且,工党也愿意推出支持电动车、花费巨额兴建再生能源传输网络等。而且,工党也将善用自由党长期不作利用的碳定价机制,为工业排放设置上限,而对高于上限的碳排放收费。

工党上台,对气候而言,至少是一个正面发展。但工党能否抵受得住来自温室气体排放量高的业界压力则仍属未知之数,特别是在工党不必独立派或绿党支持即能以国会多数执政之际。

在胜选后的演说中,结束澳洲国内的“气候战争”是阿尔巴尼斯提到的其中一个执政目标。但要达成这个目标却毫不容易。

中国因素与地缘政治

虽然工党向来被以原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为首的自由党人以各种宣传手段包装成“亲华”政党,但澳洲的民意已决定了任何未来澳洲政府都难以在对华政策上带来任何的转向:根据澳洲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21年的调查,高达63%受访澳洲人认为中国是安全威胁多于经济伙伴,此比例是2018年同一调查的五倍。

无论是阿尔巴尼斯本人,还是其马来西亚华裔的候任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都曾表态认为中国的行为愈来愈有“进攻性”,澳洲必须应对。对于上月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公布已签订双边安全合作协议,两人更借机批评自由党政府外交政策失败,没有认真对待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外交行动。

本年较早前曾批评莫里森当局政治化国家安全议题是为中国利益服务的澳洲情报部门前主管Dennis Richardson,就直指莫里森只是在两党之间制造对一个实际上不存在的分歧的认知。

加上工党无论在自由党政府的军费开支增加,还是针对中国的澳英美联盟(AUKUS)议题上,都持有支持态度,如今阿尔巴尼斯上台后首务就是要参加24日在东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都可见阿尔巴尼斯即使在对华言词上可能更为谨慎,但其战略方向也将与自由党政府类同。

问题是,莫里森政府跟随华盛顿的印太站队,并不能解决中国在区内地缘实力加强所带来的种种挑战。例如澳英美联盟的主打核潜艇计划,可能要到2040年后才能够落实。到时候在印太区域的中美竞争可能早已结束,而竞争的结果也不一定对美国(以至站队美国的澳洲)有利。而且,这种站队英语国家的政策方向,也欠缺了对域内国家的经营,过于“离地”。

有见及此,阿尔巴尼斯更有可能会像取代特朗普的拜登一般更为重视盟友外交。在澳洲的地缘格局之下,这就是睦邻政策。对于南太平洋岛国,工党提出未来四年新增超过5亿澳元(4亿8600万新元)的援助,以巩固澳洲作为区内第一大援助国的地位。而工党对气候政策的重视,也将助力澳洲改善与这些可能因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而家破国亡的国家的关系。

同时,工党此刻已提出将与在地理上区隔于中澳之间的印尼推动气候和基建伙伴关系,阿尔巴尼斯也选定了该国作为其上任首访的国家之一,表明希望与这个他口中的未来“超级强国”打好关系。同时,他也将建立一个专责东南亚的外交和贸易办公室,并任命一位驻亚细安特派代表。

不过,就在澳洲大选投票之前,有媒体就报道,中国已正在与南太平洋的其他岛国接洽,意图签订类似其与所罗门群岛签下的安全合作协议。长期视该区为“后花园”的澳洲要如何维持“老大”地位,似乎没有明显可行的方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