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布局亚洲振声威 抑制中国短期难奏效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

 

正在首访亚洲的美国总统拜登,计划今天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共同宣布,正式推出“印太经济框架”,这个旨在加强美国在区内经济影响力的经贸安排,被认为是与“四国对话”政治联盟,以及美英澳AUKUS准军事联盟,是针对中国的“三箭齐发”。美国全方位抑制中国的战略方针,拜登上任后有增无减,但始终仍然没有超出既围堵又交往的“堵交政策”(congagement)范式,而美国要达到抑制中国的目标,也非十拿九稳。

经济框架美国制定高标准 市场准入无优惠也无油水

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台即宣布,退出奥巴马总统筹划多年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其间包括中国等15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2020年生效,中国跟亚太地区的经贸关系不断提升,中国保持连续13年是亚细安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过去两年,亚细安一跃而成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超越曾经占此位置的美国和欧盟。美国不得不谋划计策,在亚太地区经济影响力重振雄风。

拜登去年10月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的确有新意。它旨在四个方面将“愿者上钓”的国家囊括于框架内,分别是为数码经济制定规则、保证供应链安全与弹性、支撑石化能源过渡到清洁能源,以及投资高标准的基建。“框架”与传统自由贸易协定的做法不同,最大的分别是不以互免关税为目标,而且是自由参与其中一项,甚至是大项下的子项,或者全部参与。

这个“框架”跟美国的印太战略一脉相承,而且是拜登政府提出“规则为本秩序”的蓝本,所谓规则为本,就是由美国主导制定规则,参与国家遵循以美国规则为圭臬的秩序。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而且在多个国际财经贸易机构占有主导地位,跟着美国可以分得油水,特别是日本和韩国,在多个经贸领域跟中国有竞争关系,而且需要依赖美国的安全保障,自然是这个“框架”的积极分子。

美国另起炉灶搞亚太经济框架,是否能够跟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或者RCEP分庭抗礼,不妨拭目观之,但必须要看到一点,美国的企图与参与国的盘算未必一致。美国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就亚太战略日前表示,拜登要向亚洲表明,在俄罗斯发起乌克兰战争后,美国可以立即领导自由世界对应,同时也能够在与亚太地区交往中,展示美国有效和有原则的领导力。然而,美国意图成为规矩制定者,但不承诺参与国对进入美国市场有优惠,并且要遵照有关劳工、环保、隐私权等等高标准,何来油水?最大的顾忌是,这个“框架”毋须国会批准,其法定地位如何?拜登两年后不能或者不想连任,“框架”有可能随风而去。

相信“框架”还是能够发起的,因为一些国家必须顺从美国,但也需要看到,这些积极参与的国家,同时也是CPTPP和RCEP的成员国,多参加一个“框架”未必无益,起码可以“套戥”。制定高标准牵连甚广,谈判必定旷日持久,美国希望以此制衡中国在亚太地区内的经济影响力,即使可以成功,也非三五年之间的事情。

拜登中期选举压力大 访亚洲希望名利双收

拜登此次亚洲之旅,还会进行四方对话第二次线下会议,印度总理莫迪以及澳洲新出炉总理阿尔巴尼斯也会到日本赴会。美国的印太战略,没有印度的积极参与,就没有了“印”的因素,印度跟中国关系有所变化的原因,以及对中国的诉求,跟美、日、澳不尽相同,是否会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起舞,值得观察。澳洲两党共识皆对中国有所嫉恨,成因复杂,但新上任总理阿尔巴尼斯,是否会借政党轮替的机会,在经贸方面谋求跟中国缓和关系,也值得观察。所以,四方对话这次会议后,共同声明的措辞如何,以及今后是否会有成员国阳奉阴违,也不能不存疑。

拜登此行,当然是希望政治、经济上名利双收,韩国三星集团与现代车企,承诺到美国投资设厂,并且答应拜登呼吁聘请工会工人,这些都是给拜登卖人情,让民主党在即将来临的中期选举有筹码。但拜登连板门店非军事区也不敢去,令人怀疑是否也会令到新任总理尹锡悦有所不快,从而降低依仗美国的决心,况且尹锡悦在大选中赢对手少于一个百分点,完全“弃中悦美”的做法,也不敢过于造次。

美国的亚太战略以抑制中国为目的,昭然若揭,但却反覆声明,所有政策并非针对中国。意思十分明显,既要围堵中国,但仍需要继续跟中国交往,即沿用“斗而不破”的传统方针,四国对话以及新推出“框架”,只是在天平上向围堵一方加点砝码,还不至于放弃交往,至于种种措施能否奏效,还有待考验,因此,此次拜登亚洲之旅,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只是突出了方向,但没有实质的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